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渡劫诡异事件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渡劫诡异事件

场上几乎所有的生灵,都忍不住将目光转向某一个方向。 那里,有一个白衣男子正持剑站立,沐浴着墨色血雨。 很安静,却带着一股极为可怕的无形威慑力。 被追杀的黑伊人大帝,已经不见了踪影。但其余人都知道,那位统领一域的血族大帝,恐怕已经陨落于此…… 合道陨落,天地同悲,万灵同泣。 正在战斗的血族们,只觉莫大的悲哀直贯心头,泪水夺眶而出。 艾达,金灵,金妖,虽说是敌方阵容,但望着漫天血雨,她们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哭红了眼睛。 黑伊人作为她们的前主人,要说没有感情怎么可能。但因为追求道的不同,却不得不兵戎相见,甚至眼睁睁看着对方陨落。 九州联军心中也有几分悲凉,主要是被天地大道的悲鸣所感染。 “原来这就是合道境陨落的场景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叶灵忍不住驻足,灵动清澈的双眸倒映着漫天的血雨。 轩辕诚伸开手,接着掉落的雨水:“苍穹降落的每一滴血雨仿佛都蕴含着一个故事,蕴含着黑伊人对于道的感悟,道的散落于世,却又落在世间生灵身上,并未真正消失……” 苏浅云轻轻点头:“这是一种特别的传承吧,颇有一种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感觉呢……” 大白则是目光炽热道:“本来以为安哥撵着黑伊人大帝跑已经很恐怖了,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将对方斩杀,那可是合道境超级大能啊……汪!” 合道境超级大能如果想逃,是很难将其斩杀的,但安林做到了,他让黑伊人成为了战场上第一个陨落的合道境超级大能! 无论是血族,还是虚灵族,天人族,心头都变得更加的绝望。 九州联军却像再次打了鸡血,继续围杀被困在大焚天神级樊笼阵的敌人,越战越勇,个个猛得跟凶兽一般。 战局改变得实在太快。 天人族的所有元帅和大将身死,血族和虚灵族的大能除了一个逃走,其余的死得干干净净,如今又有合道境陨落,天人族联军已然兵败如山倒。 伊登大帝真的被吓到了,他才被某种血液弄得欲生欲死,如今又看到黑伊人大帝陨落的场景,要知道黑伊人论实力,可是要比他都强上一筹的啊!他怎么还能保持淡定?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他掉头就跑! 缇娜却在这一刻,笑吟吟地拿出一个小瓶子,瓶子内装着血液。 她打开瓶口,笑道:“别走啊,我这里有圣血哦,你不想喝吗?只要你不跑,我就答应给你喝哦……” 鲜血散发着诱人的波动。 伊登大帝没有接触这种血液还好,一旦接触过圣血,他就对那圣血的波动极为敏感! 不行!不能回头! 这一看就知道是陷阱!她一定为了拖住我才这么做的! 伊登大帝心中咆哮着,结果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情不自禁地转头,目光炽热地望着缇娜手中的小瓶子,默默咽了一口唾沫。 圣血的诱惑力,远超他的想象! 要知道暗芒大帝当初被逼得发疯,就是因为在接收圣血做安林仆人,和保持本心以及骄傲之中痛苦挣扎。 最强圣子都被圣血勾引得如此惨了,伊登大帝又怎么可能有那种定力? 就在伊登停住脚步的时候。 不远处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然后有金虚雷疯狂肆虐咆哮。 “是劫云!” “还是金虚雷劫!” “天啊,是有人临阵突破返虚了?” 众修士见状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他们将目光转向一处地方,那里有一个身穿红袍,浴血奋战的血族男修,脸上有着畅快和狠厉之色。 “哈哈哈……朝闻道夕死可矣!” 他知道自己逃不走了,但依旧很开心! 能在有生之年,踏入返虚之境,一窥返虚风景,也是一件幸事。 “是因为黑伊人大帝的陨落,所以有所感悟,这才悟道突破吗?”有血族男子似有所感,十分羡慕地开口道。 一时之间,那位渡劫的血族,成为战场上不少人的焦点。 “哈哈哈……克莱斯特,你尽管渡劫,由我们守护着,就算是死,也要让你成为我们血族的新大能!”一个手持双斧的血族强者哈哈大笑道。 “对,你就放心渡劫吧!”又有血族女子站在男修身旁护阵。 不少血族自发地将克莱斯特围在中心,犹如众星拱月,他们放弃了逃跑,只为了守护那刹那间最耀眼的风华! 克莱斯特十分感动:“谢谢诸位!” 轰隆! 劫云上的金虚雷撕裂虚空,开始落下! 克莱斯特面露豪壮之色:“来吧!” 金虚雷咆哮着轰向卡莱斯特的头顶,却在半空中突然转头,落向那个手持双斧的血族强者。 轰隆! 血族强者被劈得浑身焦黑,金虚雷仿佛要撕裂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他缓缓转头,一脸茫然地望着克莱斯特。 克拉斯特同样的一脸茫然。 “你……你……”手持双斧的血族强者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话还未说完,就双眼翻白,身子朝后倒下,气机断绝了。 这一幕,可把周围护法的血族强者吓坏了。 天劫不劈克莱斯特,却把旁边的强者给劈了,这是个什么神仙操作? 正惊疑间,第二道金虚雷划破虚空,携带浩然威势落下。 克莱斯特正欲抵抗雷劫,却见那道天雷竟然又开始拐弯,轰向了身旁的一位热心护法的血族女修…… 轰隆! 伴随着女修的尖叫声,她的身子被劈成了焦炭。 克莱斯特:“……” 众护法血族强者:“……” 诡异,恐怖,不可理解。 从来没有见过,渡个劫,雷劫还能拐弯的存在。 你特么是天煞孤星还是咋的? 这时第三道金虚雷已经落下,这一次它落下的目标依旧不是克莱斯特,而是距离他最近的一位血族强者。 这位血族男子也是化神境巅峰,大吼着施展血盾抵挡,他实力很强,这道天雷他有实力挡下! 然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金虚雷在降落的过程中,威能竟然突然间有了极大的增幅! 轰隆!金虚雷撕裂血盾,将那位化神巅峰的血族强者劈成了焦炭! 克莱斯特永远也忘不了,对方死的时候,望着自己的愤怒和怨恨的眼神,似乎在说,我特码好心为你护法,你竟然用天雷劈我?! 自发为克莱斯特护法的血族强者,默默远离了他,有人面露嫌弃,有人面露憎恶,有的甚至很愤怒。 “不……”克莱斯特看到这一幕,心口仿佛又被狠狠扎了一剑,抽痛不已,同时脸上满是茫然之色。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