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合道陨落,天地同悲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合道陨落,天地同悲

黑伊人自从品尝过安林的血液,身体开始变得奇怪。 她不想伤害安林,觉得那是对拥有如此完美血液生灵的不敬。 她甚至因为自己被安林追杀,因为自己是安林的敌人而感到痛心和悲哀。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是敌人……” “我们就不能够是朋友吗……” 黑伊人一边逃跑,一边悲痛地开口。 平时冷漠无情的冰霜美人,如今竟然红了眼眶,有种泫然欲泣的凄婉。 安林看到这一幕暗暗心惊。 这黑伊人大帝的反应也太激烈了吧?他血液的效用这么强的么? 这一幕,也被正在追击敌军的修士们看到。 他们皆是面露震惊之色。 “安林宗主好厉害,竟然追着黑伊人大帝打!” “何止是厉害了,我还从来没见过堂堂一个合道境大能,竟然被打到不敢还手的,该说真不愧是安林宗主吗?” “你们快看,黑伊人大帝都被打哭了!” “嘶……恐怖如斯!!” 众修士看到远处的一幕,都在惊叹着。 不知为何,他们感觉这场战斗更加畅快了,简直就是扬眉吐气! 苍穹之上再次传来轰鸣声。 巨大的战舰已经驶临南潮城的高空之上,一个个漆黑的炮管格外渗人,有的已经冒着能量的光芒。 “吃我一记三万六千度螺旋扭死你炮!” 战舰中传来十分青春活力的声音,那是柳千幻的声音。 “轰轰轰轰……” 炮火轰鸣不断。 紫色的炮弹如撕裂长空的流星,在以极高的速度旋转,让空间都撕扯扭曲,就像一个圆锥形漏斗,不仅动能极大,还能撕裂靠近它的事物。 悲星大帝望着飞速扑来的一个个炮弹,几乎封死了它一切躲避的方位。它圆溜溜的身子猛地收缩,浑身的尖刺笼罩神道之力,身子猛地膨胀,漆黑的尖刺从体表激射而出。 “悲刺!扎扎心!” 尖刺呼啸,每一根都极其精确地对准了一枚炮弹。 炮弹旋转带来的扭曲之力,无法扭曲那漆黑的尖刺。 一朵朵能量爆炸的火云,在苍穹之上绽放。 悲星大帝怪笑一声:“青山绿水,我们后会有期!” 说罢,它圆鼓鼓的身躯竟然出现了一阵奇异的风。 “悲风……风紧扯呼!” 嗖!风托着悲星大帝,朝远处逃遁。 “别逃!”柳千幻见状大呼一声,星火战舰大炮轰鸣,不停朝悲星大帝轰击。但悲星大帝身法灵活,边逃边用神道应付,距离竟是被越来越远了。 没办法,星火战舰适合防守和战略进攻,如果要追一个下定决心逃跑的合道境大能,还是太勉强了,毕竟不够灵活。 与此同时,苍穹降下接引的光芒,将六位被包围的天人族笼罩在内。 “天道的接引已降落,你们还有何办法能挡我们的离开?”一个元帅望着许小兰等人,脸上多了几分蔑视和漠然。 “这个世界,胆敢与天作对的存在,都会死得很惨。”另一个元帅更是面露嘲讽,“暂时的获胜,只不过是让你们死亡边缘挣扎得更久一些……” 六位天启境大能,重新变成了高高在上的状态,如神灵俯瞰世间蝼蚁,漠无表情地望着围困着他们的超级大能们。 朱旭泽看到那道从天而降的金色光芒,面露不甘之色:“可恶,又是这道光!” 接引之光,蕴含着天道的法则,能够隔绝外界一切的力量! 它是天启境的天人族逃跑是最喜欢用的方式,由五位以上天启境元帅联合施展即可,就算是合道级别的攻击都无法撼动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进行空间转移。 虽说破天系术法能够破开法则,与天战斗,而他们也都修炼了破天系术法,但那力度仍不足以破开接引之光。 就在他们短时间束手无策的时候。 一道金色的雷光,携带浩然神威撕裂虚空,金芒曜世! 它瞬息横跨数百里,落在了接引之光上。 轰隆! 震天动地的炸响。 接引之光,竟然在金色雷霆的轰击下,轰然开裂。 六位天启境元帅懵了。 朱旭泽和司徒凤也呆住了,他们艰难转头,看到极远处那一抹正在追赶着黑伊人的白衣,指尖似乎还有残余的雷光缓缓消散。 “是他干的?”朱旭泽似乎还未回过神。 就连天启境元帅们,也一脸的难以置信,平时古井无波的脸,如今像迎来海啸一般,就连说话都颤抖起来。 “他,他到底是谁?这是人类吗?他怎么会用天的术……啊……!!” 一名天人族元帅还未说完话,就被许小兰趁着众人心神起伏的时候,暴起出手再次斩杀。 朱旭泽和司徒凤也反应过来,当即对天启境的天人族进行围杀。 五个天启境天人族,又哪里是四个合道境超级大能的对手?一时之间,苍穹破裂,纯白色的血雨洒落世间。 所有天启境的天人族皆尽陨落! 伊登大帝看到这一幕,吓得脸色惨白,逃得更快了。 然而突然间,他浑身的血液开始产生突变,每一个细胞都开始雀跃,毁灭的力量在体内肆虐。 “什么情……啊……!!” 伊登大帝一句话没说完,就忍不住大叫起来。 凤凰牢笼的边缘。 黑伊人大帝已经伤痕累累,气息也变得孱弱不已。 一张漂亮的脸蛋有着血污,几缕墨色长发紧贴着汗水淋漓的脸颊,拖着残破的身躯不停奔跑,眼中满是悲伤和屈辱,这模样倒是多了几分凄美。 她已经被安林斩了上万剑,杀得濒死十几次,最终还是靠逆天的生命力,强行恢复伤势,继续奔跑。 “舞莲华,袖击!” 她挥舞长袖,将那熊熊燃烧仿佛要将苍穹都焚尽的火墙,直接轰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口。 “不行啊,都到这一步了,不能让你给逃了……” 安林看到这一幕,叹了一口气,胜邪剑轻轻翻转。 刹那间,天地无色! 黑伊人突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没有任何空间感的绝对黑暗之中。 她孤零零地独处黑暗,无尽的恐惧如潮水一般涌来,眼瞳瞪得大大的,本能般地拼劲全力防守。 黑伊人已经没有多少残余的力量了,身子也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时,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 “邪剑术终式,永夜……” 黑伊人的惨叫声,回荡在没有空间的黑暗之中。 满目疮痍的战场上。 各大种族的生灵仍在厮杀。 明明是白日高空,突然间乌云密布,笼罩方圆三千里。 这是合道境陨落后特有的天地异象。 许小兰当初就是说没看到这种异象,才坚信安林没死。但安林等人气机全无,生命玉牌碎裂,人间蒸发,大家都认为是时间天神的力量将安林用特殊方式灭杀,这才没有异象。 战场上,大道齐鸣,蓦然下起了乌黑的血雨,似乎是苍穹在呜咽。 墨色血雨之中,蕴含着对血之一道最高真意的感悟,就算不是修习血之一道,也能对生命的感悟更加深刻。它是黑伊人大帝陨落后,神道崩溃消泯前,对天地最后的回馈…… 几乎所有的生灵,心头都涌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哀,仿佛失去了某样极为重要的东西。 合道陨落,天地同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