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灵儿真棒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灵儿真棒

神器送你安全上路之剑从叶灵的手中脱落。 围观的弟子和长老们,都觉得是叶灵身受重创,体力不支,武器这才脱手而出,这种推测其实没什么问题。 但安林的脸色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果然,下一瞬。送你安全上路之剑,竟然自己动了起来。银白色的寒芒闪烁推进,速度快到连安林都无法跟上。 寻安…… 不就是寻找安林吗? 用属于他的神器,用师徒间冥冥之中的联系,追寻安林的踪迹! 几乎毫不迟疑的,他立即动用了六大神火,包括一大圣火,宛如重重叠叠的屏障,将他保护在内。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匕首模样的神器在触碰火焰之前突然消失不见了,下一瞬,他寒毛炸起。 神器匕首竟然出现在了他的面门之前! 锋芒已经近在眼前,寒意直贯大脑。 他脸上被叶灵喷的鲜血,散发着淡淡的波动,那正是能让神器力量暴增的潜伏能量。 原来喷我一脸血,也是一个伏笔? 安林在这一瞬间,终于是有了不少明悟。 叶灵之前说过,神器并不属于她,而是属于安林,现在恐怕是想借“寻安”一式,将神器物归原主吧…… 虽然这可能是他见过的,最清新脱俗的归还物品的方式了。 还神器给你的时候,顺便送你上路…… 是的,名副其实的送你安全上路之剑! 安林就要被这剑送得“安全”上路了! “嗖!” 银白色的锋芒,划破虚空。 然后像流星划过天际,稍纵即逝。 众弟子只看到白光一闪,然后安林的身子朝后倾倒,都吓得瞪大了双眼,女弟子更是花容失色。 “安林宗主!” “完了,这是被爆头了吗?” “被神器穿透脑袋,不可能活得了的。” “呜呜呜……安神好不容易活过来,又要挂了吗?” 众弟子或是悲叹或是痛哭。 直到安林转头,没好气地瞥了一眼远处的围观吃瓜弟子,道:“拜托,你们的戏不要太多行不行?” 此言一出,众弟子都如释重负。 “安林宗主被剑戳得满脸是血,竟然还没死,真不愧是安林宗主!” “那血不是叶灵喷到他脸上的吗?” “呃……” 听着众人的话语,安林用术法将脸上的血液洗干净。 然而,在干净的侧脸上,众人竟然看到了一道血痕,正慢慢地渗出鲜血,伤口不大,好像是划过的。 “嘤!”凤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兴奋地叫了起来,挥舞着赤金色的双翼,似乎在庆祝。 “安林宗主的脸受伤了。” “难道……是刚刚那一击?” “刚刚的招式,是叶灵大师姐用出来的,所以,她赢了对吧?” 纵然说着这种话,弟子们仍是有些不敢相信。 之前安林曾和叶灵约定,只要伤到他,让他见血,那么比试就算他输。如今,安林的脸上多了一道血痕…… “比试时间过去十三分钟,安林负伤,此次比试切磋,叶灵胜!”白凌用清亮又畅快的声音大声宣布了最终的比试结果。 整个演武场顿时一静。 随后便是欢呼声响彻云霄。 “恭喜大师姐比试获胜!” “赢了,大师姐竟然赢了!!” “太棒了,这是我看到的最励志最感人的逆袭了,呜呜呜……” “扬眉吐气,皆大欢喜啊!哈哈哈……” 大家看到叶灵被虐成那副惨样,纷纷对她逆袭的胜利表示开心和兴奋。当成功十分艰难且来之不易之时,人们往往会对成功者十分钦佩,并默默地与她站在同一个阵营。 相反,安林全程牛逼到最后,但被伤了一次,成功沦为了众弟子的反面教材…… “冬珍,我……”程英雄望着身旁性感火辣的狐女,有些激动,但又有些畏缩和害怕。 冬珍拍了三下程英雄的肩膀,摇晃着火焰狐尾,妩媚地眨了眨美眸,笑道:“明天见。” 程英雄先是一愣,随后开心坏了,十分感激地望着目光转向叶灵,泪水在眼眶打转:“叶师姐,谢谢您!!” 演武场上。 众人的欢呼没有影响到两人。 叶灵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勉强站立,望着安林,声音有些颤抖,大声道:“师父,我赢了。” 安林轻轻点头,同样笑道:“是啊,灵儿真棒。” 叶灵怔怔地望着安林,望着那温暖的笑容,那站得挺拔,虽然不强壮,但却十分可靠,十分让她心安的身子。 她想起了百年前,在演武场跟师父学剑术,学修行,每当有进步的时候,师父也是这样夸她的,夸她灵儿真棒。 然后,师父不见了。 她的每一次进步,师父也看不到了。 一声声早就习以为常的赞美话语,突然从她的生命中消失。那时候,她才恍然发觉,自己做的一切努力,是多么希望那个人的认可…… 没有了那个人的赞美,她每一次进步的喜悦,都不知道该想谁去诉说。从彷徨无措,到一心向道,育灵,化神,返虚…… 一路走来,她多么想把这一切的进步,都说与那个人听。 多想再听那个人再夸一次“灵儿真棒”啊…… 这个从不敢与人说的梦想,终于在今天实现了。 叶灵双眼倒映着那个白衣翩翩的身影,不觉间流下滚烫的泪水。 “诶,灵儿,你怎么哭了,是我夸你的方式不对吗?”安林看到叶灵流泪,吓了一跳。 “噗嗤……”叶灵破涕为笑。 少女的笑容在夕阳下格外醉人。 笑了一下,她感觉视线有些模糊,身躯轻轻一晃,朝后方倒去。 下一刻,清风拂来。 安林半跪在地,伸手揽住叶灵纤秀的小腰,将她抱入怀中。 “灵儿,灵儿,你没事吧?” 安林有些愧疚地望着叶灵,懊悔自己之前的战斗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我没事……就是太累了……但很幸福,一放松就想休息一下……”叶灵感受到身体传来的温暖,又有些依恋地朝安林的怀里钻了钻,动作神态完全不像窈窕少女,更像是个依恋大哥哥的小女孩。 她抬起脑袋,望着渐渐变暗的天空,仍有金红色和紫色的霞光在天空残留,就像一幅绚烂的油画。她不禁轻声问道:“师父,你喜欢看日落吗?” “嗯?”安林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喜欢。” “我也喜欢。”叶灵甜甜一笑,舒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眸。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暖。 梦中的叶灵,仿佛回到了百年前的时光。 每一次她练完剑,都是日落时分,大汗淋漓。安林经常会在演武场,大声招呼着她:“灵儿,走啦,师父做好了菜,快回家吃饭。” 叶灵总会开心地扑向师父,拉着温暖的大手,说着今天的收获,听着安林的夸奖,就觉得这一天是完整充实的。 时光流逝,往日不再。 但值得庆幸的是,她的师父终于回家了。 有师父在身旁的日落。 她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