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最后的杀招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最后的杀招

叶灵这一次突刺的角度选得好,但她太心急了,错估了安林另一个手掌的距离。脚步一顿,安林不退反进! 女子看到了男子嘴角上扬的弧度。 这时候,她才察觉到,已经有一个笼罩着金光手掌拍向自己的小腹。 嘭! 金光激荡,大地之力倾泻而出。 叶灵的身子被一掌拍成了弓形,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子直接倒飞数千米,撞向演武场边缘的透明护壁上。 “大师姐!” “叶灵师姐!” 场上的弟子们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呼起来。 程英雄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切磋的,对吧?” 冬珍傻傻地点了点头:“应该……吧?” 虽然说是切磋,但这场面怎么感觉如此惨烈呢? 老一辈的弟子被吓到了,萌新核心弟子更是吓得瑟瑟发抖。 他们看着那位传说中的宗主,又敬又惧,心道明明是人畜无害的模样,打徒弟也太狠了吧? “在战斗中,被敌人的话语扰乱心神,是大忌!我随便两句话,就让你心神失守,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安林一脸严肃道。 话音刚落,他身上便跳出一条由大日炎构成的巨龙,朝叶灵扑去。 叶灵嘴角渗着殷红的血,莲足猛地一踏护壁,如闪电般落下地面,然后快速移动,让那条神火巨龙扑了个空。 但突然间,又有一条星魔炎构成紫色巨龙扑向她。 叶灵根本来不及使用化影,只能以更快的身法移动躲避。 “万物皆能成为你刺杀的媒介,当得上绝杀第一。这是因为你能将化影和空间跳跃,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安林淡淡说着,身后又出现蓝色火焰龙和让虚空扭曲的虚空龙。 “但是,你的术法依旧是有缺陷的。” 落月炎和虚空炎构成的火龙,开始朝叶灵咆哮着扑去! 四条火龙不停扑咬,将大地撕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缝,灼烧出一条条漆黑的轨迹。 它们联合扑击,渐渐地再一次将叶灵逼到绝境。 “看吧,连续使用化影和空间跳跃,体内的力量所剩无几了吧?”安林笑了笑,身后又出现了血凤凰神火构成的火龙和金龙神炎。 “你体内的力量只能支持你短时间爆发,还有就是每一次空间跳跃和化影,都需要以你的意识思维提前预判。” “像我这样四条火龙全方位连续不间断的攻击,你光是躲避就几乎花光所有的注意力,哪里还能提前预判?” 话音一落,又有两条火龙咆哮着扑向叶灵! 六条火龙咆哮而来,封死了叶灵所有的退路。 叶灵清喝一声,阴冷的杀势瞬息让方圆百米的区域都变成极寒,六头火龙一旦靠近她的范围,速度竟然都开始变慢,并且个头开始变小。 安林看到这一幕,嘴角不禁微微一抽:“好强悍的杀势,你是想强行破开我火龙的围攻吗?” 曾经的萌萌哒的小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修的道竟然这么歪了,竟走上杀气如此之重的道路,比苏浅云还要夸张…… 作为师父的安林,突然感觉到好惆怅。 就在这时,叶灵宛如困兽做最后的拼搏,真的让她瞬间斩裂了一条火龙,成功逃出了包围圈。 神器的威能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刺客类型,也能极为霸道地将一头千丈火龙撕裂得粉碎。 就在叶灵要施展化影,逼近安林之时,安林脚步一踏地面,在叶灵的脚下,突然出现了黑色的圆圈,仿佛噬人的巨口,要吞灭一切。 轰隆! 恐怖的重力,压得叶灵身形一滞。 这正是刑天战神的核心术法,深渊重力! 无法言喻的重力,仿佛要将她那娇躯碾成肉沫,就连坚不可摧的大地,都开始缓缓凹陷。 叶灵身形微微一顿,正欲使用空间跳跃,逃离术法范围。 但有时候,短短一瞬间的停滞,足以决定战斗胜负走向。 比如空间在瞬间被封禁了,又比如安林已经使用鲲鹏行来到了面前,再比如她还未有所动作,安林的小拳拳再一次锤向了她的胸口。 金光如大日般耀眼。 方圆千米被拳头锤得的虚空扭曲崩裂。 叶灵更是被锤得身体都好似要撕裂了一般,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接喷到了安林的脸上…… 女子被锤飞,又狠狠地撞在了透明能量护壁上。 她浑身瘫软,身子朝着护壁缓缓滑落,一道血迹从划过的轨迹出现。 在夕阳下,女子青丝杂乱,遮住了半边玉脸,看起来极其悲壮凄凉。 安林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一步步走向叶灵。 场外的弟子们却看不下去了,这场面实在太悲惨,有的甚至开始朝安林大喊求放过叶灵大师姐,不要再欺负她了。 这特么哪里是切磋,完全就是往死里打啊! 叶灵剧烈喘着粗气,挺翘的酥胸不停起伏。 嗯……还好没有被锤中两边…… 她望着不停朝自己走来的被重重神火笼罩的男子,默默握紧了一直未曾松手的神器,送你安全上路之剑。 “四九剑诀共分为十八重,越是修习到了后面,提升一重都难如登天。整个宗门,更是没有谁能够炼成第十八重。但我知道,剑诀仅仅有十七重,第十八重那些心法,全是胡说八道之语……” 安林脚步轻轻一顿,有些意外地望着远处的女子。 叶灵抬起头,清澈的双眸炯炯有神,从未现颓败之色。 “根本就没有第十八重,如果说有,那第十八重,应该就是我们剑术修炼至巅峰之后,自己所悟的新剑招。毕竟只有自己创造的,才是最契合自身,理解最深刻,最强大的剑招!” 听着叶灵的话,安林再一次心有触动。 “师父你知道吗,当初我从紫薇大帝那里,取得你的遗物的时候,哭得就像个傻子。”叶灵眼中有泪水荡漾,紧握着匕首,“神器不属于我,但我将它视为珍宝,它是你留给我的至宝。我们是师徒,冥冥之中有联系,我总希望以我之血为媒介,能够找到你……” 叶灵松开了手中的匕首,鲜血沿着嘴角流下,笑容之中有着释怀。 “很久没像现在这般,真切地感受你带给我的幸福了……师父,这就是徒儿领悟的四九剑诀第十八重,寻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