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百年未见,一切安好(第三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百年未见,一切安好(第三更)

凤凰护送着天庭的两百名执行部的修士,以及三位天仙,一同朝东南方向飞去,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 天空上方的青衣女子,孑然一身,目送着红日落入夜幕后,这才撕裂空间跨越,也不知去了哪里。 天帝,陈尘,上官艺等人,都将目光转向安林。 安林一眼不发,望着东北方向空荡荡的天地。 他们都不是傻子,自然从许小兰等人的交谈中彻底认清了现实。 一百年! 原来他们已经离开了一百年!! 怪不得这个世界会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化,怪不得眼前这些天才们的境界会暴涨如此之多,这一切都能通过时间解释得通了! “我们在那个奇异空间之中,不是才呆了一百天吗?”梦芝也是有些没回归神,仿佛难以接受这样一个结果。 “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天帝喃喃开口。 陈尘也是感慨了一声:“我早该想到的,时间天神的空间,不就是真正的‘天上’吗?” “安林之前进入的画面世界,一年等于时间天神空间的一天。太初大陆同样是画面中的世界,也理应是一年等于时间天神空间的一天。从本质上来说,世界的时间流逝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我们。” 陈尘的话语,让众人都为之动容。 上官艺有些委屈:“本以为那个空间修炼速度比太初大陆快上几百倍,是我们赚了,现在一想,这还不是差不多么?” “还是有区别的,在那里修炼没那么累。”梦芝安慰了一下众人。 现在情况一切都已经明了。 他们在时间天神的某个奇异空间度过了一百天,然后太初大陆过去了一百年!这虽然很让人震惊,但却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现在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想我也该回天庭一趟了。”天帝道。 “现在最好还是隐藏自己归来的信息,我们的实力都不弱,说不准能够当一支奇兵,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战局。”陈尘提议道。 众人闻言都点了点头,显然是赞同的。 每一个顶尖强者,敌人在战斗中都会有相应的制约和防范措施。 当他们凭空降临的时候,就有很大机会打对方一个猝不及防! “天帝,你我在之前虽然有过合作,但之后,我们就是敌人了。”陈尘又开口道。 “就怕你不这么认为。”天帝微微一笑,显然早有心理准备。 补天帮和破天帮,宗旨虽然都是为了救世,但行动的方法却完全不同,称之为死对头也不过分,所以用敌人称呼对方完全恰当。 “我也要回破天帮了,安林,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陈尘出言邀请道,这是来自破天帮二把手的邀请。 “还是回天庭吧。”天帝微笑道,这是补天帮二把手的微笑。 上官艺,女帝,梦芝,同样将目光汇聚在安林身上,似乎很好奇他的选择。 安林摇了摇头:“不了,我要去找她。” “找她?”上官艺反应过来“她”指的是谁,又道,“她不是已经撕裂空间离开这里了吗?你怎么找?” “我知道她去了哪里。”安林脸上有着温和的笑意,转身对着众人告别道,“先失陪了,我怕她等太久。” 说着,他便迈入空间之门,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彼岸界西南部。 这里已经化作了一片冰原。 常年飘着鹅毛大雪。 风雪如刀,寒气如雾。 一百年前,这里曾经爆发过惊天动地的战斗。 山河断裂,纵横如渊,狂暴的能量几乎摧毁一切。 但如今,一切都已经被霜雪覆盖,唯有一个极为巨大的凹坑,仍能看的出一个大致的轮廓。 远处数十里之外,虚空缓缓撕裂。 一个白衣身影静悄悄地走了出来,气息尽敛,生怕惊动了谁。 安林鬼鬼祟祟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曾经的雪女暂留地,无数精致完美的冰雕宫殿,如今已经不见了踪影,大地一片荒芜。 恐怖的寒力瞬间侵袭全身,让他止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 “环境似乎更恶劣了啊,要是化神境以下的修士在这里生活,会被冻死的吧?”安林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四处打量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很快,他发现一个极为巨大的圆形凹坑内,好像有一个黑影。 “那个方向,好像是时间天神自爆的地方吧?也是我消失的地方……”安林缓缓靠近,这才发现那里有一间看起来很漂亮的木制房子。 这房子在一片荒芜的雪原中格外的刺眼。 他偷偷潜行过去,看到房子上还挂着一个牌匾。 上面写着:“兰林小屋。” 透过窗子,内能看到屋内烛火摇曳,渡上暖暖的火光,装饰很精致,很温馨,墙壁上还摆了几张他和小兰的平时闲着没事照的生活照,里面的他和小兰都笑得很开心。 看到这里,安林心中又是一阵暖意涌上心头。 这间房子里,真的很有家的感觉。 许小兰不在房间里面,安林也没进去。 他朝爆炸的中心走去,终于看到了他一直找寻的身影。 一个青影娉婷的身影,正倚靠在一个枯木上,静静遥望着不断飘雪的天地,望着空无一物的天地。 她明明有温馨的小家可以回,却选择站在孤寂的风雪冰原。 她就这样翘首盼望着,等着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的人。 安林忽然想起,事情都过去一百年了,时间天神又是自爆死亡,可能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吧? 但许小兰依旧在这里。 风雪落在她的青丝,落在她的肩上。 她轻轻地呵着气,形成一团白雾,清澈的双眸轻眨着,望着空荡荡的天地,孤单而执拗,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这一幕,她的背影孤独得让人心痛。 世人可能根本无法想象,如此一个超尘脱俗,受亿万生灵景仰的神女,会一次次来到这片寂寥的冰原上苦苦等待,日复一日。 安林走到了青衣女子的身后,张了张嘴,如鲠在喉。 他忽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女子,还收敛着气息。 他伸出手,想将许小兰肩上的霜雪拍走。 许小兰似有所感,像只受到惊吓的猫,突然转身,龙雀剑不知道何时已经握在手中,携带极致的锋芒斩向身后! 嗡…… 剑身嗡鸣,生生止住了锋芒,悬停在安林的脖子上。 她傻傻地望着前方,右手竟止不住地颤抖。 “你……你……”清脆夹杂着难以置信的声音。 许小兰一直平静的心境,很久没有这般失态了,似乎害怕是自己看错,她还用左手揉了揉眼睛。 “小兰,好久不见。”安林温和一笑,有些小心地将女子肩上和发上的白雪拂去,手依旧有些颤抖。 龙雀剑落在雪地。 许小兰眼眶一红,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紧抿的小嘴有着激动,也有着委屈,最后用拳头狠狠砸在安林的胸口,大骂道:“你混蛋!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我知道,对不起。”安林抢先一步,紧紧将许小兰拥入怀中,仿佛要将这些年缺失的温暖都弥补回来。 他和她百日未见,她却等了他一百年! 安林根本无法想象,这一切给怀中女子带来了多少伤害和折磨。 “呜呜呜……”许小兰紧抱着安林,嚎啕大哭,“说好的打不过就跑呢,你为什么不跑?你说你是不是有病?” “是的,我有病。”安林不敢惹怀中女子生气,顺着她的话道。 “一走就是一百年,你这个薄情寡义,毫无责任感的混账!”许小兰继续大骂着,仿佛要将她心中的怨念都发泄出来,抓得安林后背生疼。 “是的,我混账!”安林立即承认了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 “你就不能早点回来吗?害我等了好久好久……” “我真想一剑斩了你,呜呜呜……” “别说斩我了,喂我喝药都没问题。” “???……” 似乎是骂够了,小兰那娇软温热的身躯,不再像母老虎一样挠人,而是像一只小猫,轻轻地啜泣着。 “以后不许这样了。” “嗯,我保证,一定不会这样了。” “你……你这一百年,过得还好吗?” 许小兰的语气渐渐软了下来。 “除了没有你,一切安好。”安林柔声道。 许小兰抱得又紧了一些:“我也是,以后我们不要再分开了。” 广阔寂寥的冰原上。 两人紧紧地相拥着。 独守百年的女子,终于等来她心中的人。 百年未见,一切安好。 天才本站地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