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官方实锤的身份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官方实锤的身份

天雀神女斩杀天人族元帅,让地面上所有的兽族强者和天人族强者,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一般,除了恐惧就是绝望。 “怎么会,天启境的天人族,竟然这么容易就死了?”狮头人面露难以置信之色,强壮硕大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天莲元帅好歹也是上天钦定的霸主,怎么就被一剑斩了呢?” “还站在这里干嘛,快逃啊!”一个瑟瑟发抖的鼠头人,忍不住重新变成了老鼠,开始朝远处逃遁。 蛇人望着笼罩了整个坠龙渊的凤凰神火,苦笑一声:“逃?我们能够往哪里逃?” “妈的!跟她拼了!我们就算是死,也要咬掉对方一块肉!”一头雷虎咆哮一声,化作奔雷朝天雀神女扑去! 其余兽族强者自知逃跑无望,也是拼死一战。 天人族强者更是召唤白色能量光柱,直接轰向天空的凤凰。 “乌合之众。”天雀神女站在凤凰之上,素手轻轻一挥,“凤凰之雨,清洗一切。” 苍穹之上的凤凰,抖了抖身子,仿佛将身上的水珠抖落大地一般,然后,便有无穷无尽的神火化作箭矢如雨落下!它们刺穿了兽族强者的身躯,撕裂了天人族的能量光柱,融化了天人族的身躯…… 一阵短暂的惨叫声后,坠龙渊再无存活着的敌人!!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凤凰的一个哆嗦。 “握草!这凤凰也太霸气了吧!”躲在暗处的安林,看得羡慕不已。 这才是作为一个修仙者应该拥有的梦幻坐骑啊。 他不在的日子,小兰究竟经历了什么…… 是的,那个以凤凰作为坐骑,风华绝代若九天神女的修士,正是他百日未见的许小兰! 当然,现在他已经不敢说,仅仅是分别一百天了。 如果是一个人的变化很大,还能用妖孽来解释。但每一个人,在一百天内就有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安林是打死都不信的! “现在问题很大啊!”上官艺喃喃道。 她是认识许小兰的,几年前还是萌萌的育灵境,如今突然变成合道境,她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魔幻…… “不是这个世界有问题,就是他们出现了问题!”天帝同样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难掩惊骇之色。 “我已经对这片天地分析感知了一遍,这里的确是我们存在过的世界,但变化却特别的快,不像是过了一百天的模样。”陈尘也开口道。 安林其实已经忍不住跑出去问个究竟了。 但为了避免提前干涉这个世界,他最终还是生生忍住那股冲动。 坠龙渊的神火开始消散。 这片大地已经化作一片废墟。 近十万的强者,全部身死,这在太初大陆都算是一级大事件了。 “你们没事吧?”天雀神女从朱雀之上跃下,莲步一动,就来到了受伤最重的真核天仙面前。 “我没事。”真核天仙笑了笑,自己先磕了一枚灵丹。 “小兰!你来得也太慢了,之前天莲动手,可把我们吓死了!”夕月天仙坐着一轮弯月,浅笑着飞来,素手轻挽着青衣女子的臂弯。 “遇到了一点小意外。”天雀神女面有歉意,“之前不仅是秋辰元帅盯着我,还有其余两个元帅一同盯防。他们合力拦我,我对付他们花了点时间,把他们打死一个,打跑两个,这才赶过来。” 天仙们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三个天人族元帅同时围攻,结果都被小兰虐成这样? 这哪里是小意外啊,这明明就是大意外啊!! “我的小兰师娘果然是最棒哒!”念安天仙笑容纯净,同样凑到了天雀神女面前,牵着她的小手,“突袭任务圆满成功,我们回去吧!” 与之前的美艳肃杀完全不同,这时候的她,就像邻家少女一般甜美可爱,有些依恋地牵着天雀神女的手。 天雀神女笑着点了点念安天仙精巧的鼻尖:“灵儿,你和轩辕同学,苏苏先回去,我还要去做一件事。” 安林听到这句话,心中再次一颤。 果然!天雀神女就是许小兰,真核天仙就是轩辕诚,夕月天仙就是苏浅云!官方实锤了!! 至于念安天仙,小兰喊她灵儿,她喊小兰师娘。 难不成……她就是叶灵?!! 安林回想起那个又乖巧又可爱,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小女孩,再看看如今杀返虚如杀鸡的杀神,胸口就有一口老血要吐出来了。 绝对有问题!麻蛋!道之体四段的小徒弟,一百天后,修为比师父还高,竟然是返虚初期巅峰……开什么玩笑!! 安林受刺激了,他本来以为,自己还能找到一点作为师父的尊严,至少有一个小女孩,像个正正经经的徒弟,能让他教一教。 现在好了,小女孩的境界也超过他了。 萧泽,萧屠,叶灵,三个徒弟境界全比他高了。 他感觉自己就像个假师父…… 不过她一口一个小兰师娘,作为师父,还是蛮欣慰的。 “做一件事?小兰师娘,你要做什么,该不会是……”叶灵突然有些慌了起来,紧紧攥着许小兰的衣袖。 “没事,我去彼岸界一趟,很快就回来。”许小兰笑着安慰道。 “不行!”轩辕诚神色凝重,“现在真的不同以往了,你以前天天去那里我都不会说。但如今,不知道多少可怕的强者正在盯着你,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步入万劫不复之地。” “我意已决,放心吧,凭我的修为,偌大的太初大陆,还没几个能够让我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你们就别跟着过来了,容易露出破绽,我一个人悄悄过去就行。”许小兰依旧坚持道。 “小兰……”苏浅云有些担心地望着许小兰。 “唉……何必呢。”轩辕诚摇了摇头,但也不再多说什么。 “很有必要呀,”许小兰望着西北,清丽精致的脸上浮现一抹温柔的笑容:“我怕他回来的时候,没人在那里接他。我怕他回来的时候,对这个世界感到陌生,感到不安。我怕他回来的时候,忘记了回家的路……” “毕竟,已经一百年了呢……” “我希望他回来的时候,能够看到最熟悉的人,带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