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被虐归来(第四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被虐归来(第四更)

安林已经生无可恋。 小 说 . 他经历一番非人的折磨后,身子终于被小女孩咀嚼得差不多了,然后吞入了肚子里。 让他惊恐的是,他的小草的生涯到了这里,竟然还没有结束…… 安林绝望了,他这生命力何止是顽强,简直就是变态啊! 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他现在所遭受的折磨,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千万倍。 老天给他开了一个不死挂,不是好心,而是想让他不那么轻易死去,然后继续遭受非人的折磨!这是何其歹毒的想法啊! 安林就这样顺着小女孩的食道,来到了她的胃中。 他还是第一次进入一个人类身体的内部,还是如此可爱的小女孩,只不过是以小草濒死的身躯进入的,那种感觉和美妙扯不上一点关系,简直是地狱级别的折磨! 胃酸正在融化他的身体,那种身体融化的痛感,让安林快要发疯。 紧接着,安林来到了小女孩的小肠,小肠的蠕动和搅拌,仿佛在鞭尸安林。胰腺分泌的胰液,肝脏分泌的胆汁,不停将他的身子分解…… 关键是,一整个过程,他竟然都有极为恐怖真实的痛感!! 你能想象身子被一点点消磨成碎片,再融化成汁液这个过程,有多么的痛苦和恐怖吗? 这种痛苦,已经穷尽他的想象了。 安林觉得自己被虐得有些傻,连思维都不连贯了,意识也逐渐模糊,心头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痛,无与伦比的痛! 天啊,这是十八层地狱吗? 为什么当一棵小草,都会这么苦…… 安林在怀疑草生之中,渐渐陷入黑暗。 仿佛陷入了罪恶的无底深渊,一直下沉,下沉…… 最终归于虚无。 我选的明明是一幅清新自然的画面啊,为何在这个画面中,会遇到如此恐怖的折磨?我明明只是一棵草…… 草的一生,到底经历了什么?! 安林好像开始明白,为何如此清新自然的场景,能够媲美时间河流中的其余极恶画面了。单就痛苦程度来讲,与其他画面相比,甚至更加强烈。而他所承受的痛苦,超过了他作为人类的总和的千万倍。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他所承受的痛苦,在天地之中,其实是最为寻常的景象,春夏秋冬,草木枯荣。而给他最极致痛苦,并且终结了他一生的,是素食主义的一家三口。 好像都没有错,都很理所应当。 但偏偏安林就是品尝到了最痛的经历。 生在轮回之中,力量决定形态。若无力量,活在最底层,那就算是被其他存在以“善良”的模样,折磨致死,也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绝对的善良,有的只是绝对的力量。 弱小者别说善良了,就连怎么死,都没有权利去选择。 安林从最卑微小草的一生中,多了不一样的感悟。 意识开始回归。 有着哗啦啦的水声在耳边流淌。 一股力量,突然出现,猛地吸扯着他的身体,那力量带着一种不可违抗之力,好似要他陷入另一个轮回。 安林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立即使用虚体幻诀! 他的身体在瞬间变得虚幻起来,那力量仿佛抓了一个空。 “呼……” 安林松了一口气,差点又被吸入另外一个画面中,真可怕! 世间极恶的惩罚,他尝过一次就差不多要疯了,要是再让他经历一次其他画面,说不准他就要被虐得醒不过来了! 安林猛地腾空而起。 轰隆! 水花暴起。 安林再次出现在了时间之河的上方,翩然飘落岸边。 “安林道友。” “安林,你没事吧?” 陈尘和上官艺立即走了向前,一脸关切地问道。 他们的脸上除了关切之外,还有一种难以掩饰的敬佩。 是的,敢进入时间河流画面中走一遭的,那都是牛逼啊! 至少陈尘和上官艺,不敢像安林一样无所畏惧,他们宁愿变仙女,都不愿意在画面之中走一遭。 “没……没事,我需要好好地缓缓……”安林看到陈尘和上官艺,本能地缩了缩身子,脸色苍白道。 陈尘有些不解道:“安林道友……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些怕我?” “你胡说,我怎么会怕你呢。”安林弱弱道。 陈尘:“……” “安林,你怎么了?” 上官艺有些担心,迈着莲步走来,红唇轻启,声音轻柔地问道。 “啊!不要过来!别吃我!!”安林看到上官艺说话时张开的嘴巴,就本能连连倒退,神色惊恐道。 上官艺:“……,这就是你说的没事?” “在画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陈尘见状更好奇了。 他们知道,安林必然是经历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惨事,才会变成如今这副精神失常的模样! 安林远离了一段距离,磕了一枚仙丹冷静了一下,这才心有余悸道:“我在那里,变成了一棵小草……” “小草?”陈尘喃喃开口。 “这不挺好的吗?”上官艺发表自己的看法。 “挺好?呵呵……”安林惨淡一笑,“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 于是,安林将自己拥有人类一般的知觉,然后被狂风摧残身躯,被太阳抽干水分宛如干尸,被大水灌溉溺死,被昆虫噬咬,被病菌撕裂身体,被烈火焚身,被刀斩分尸,被油锅,被吃,就连进入消化系统都不放过的经历一一叙述。 陈尘那古井无波的脸,再次浮现惊骇之色。 上官艺更是听得目瞪口呆,背脊发凉。 “这是草该经历的事情吗?”陈尘无法保持淡定了,同时心中也有些庆幸,还好他当时忍住了用身体试一试画面酷刑的冲动。 “安林……”上官艺眼眶有泪,“都怪我……” 这位师姐又将锅往自己身上揽了。 安林响起了自己的经历,顿时又忍不住眼眶一红:“我都不知道,我这些年到底是怎么样度过来的……” 就在这时,清香拂来。 一个软软带着清凉的躯体贴了过来。 那是上官艺师姐的怀抱。 “没事了,安林,一切都过去了。”上官艺像母亲呵护孩子一样,温柔地抱着瑟瑟发抖的安林,不停地安慰道。 安林在上官艺的怀里,渐渐找到了安全感。 小草心态还没完全缓过来的他,精神极度紧张刺激与疲惫过后,终于有了睡意。 “唔……我要睡一觉了。” “好的,睡吧。” 上官艺柔声道。 就这样,安林在上官艺的怀里沉沉睡去――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