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被吃了(第三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被吃了(第三更)

大草安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被连根拔起的一天。 小 说 . 忍受了无数次残酷至极的生死折磨,在一次次生死之中,顽强拼搏奋斗着,好不容易有些起色,竟然就被拔走拿去煲汤了?! 枪打出头草? 不!! 老天怎么能这样捉弄我? 我不服! 我不甘心啊!! 安林不停咆哮着,几欲崩溃。 最惨的不是不停被蹂躏,而是在蹂躏中好不容易通过奋斗有盼头了,结果突然来一个天降神手,一把将希望掐灭。 这种精神打击,能够直接摧毁一个人。 安林仍在不甘大吼着,但是没有谁会注意一棵草愤怒绝望的悲嚎。 一个大叔喜滋滋地握着一棵草,往家里赶。 安林被丢进了一个篮子中,上面也有同病相怜的几个蔬菜小伙伴。 他看到自己被带入了一个庄园的小房子之中。 “爹爹,你回来啦?今天摘了什么好吃的野味啊?”一个穿着朴素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对着大叔就是一个luoli虎扑。 “嘿,小琴,今天的收获很好,我还摘了一棵灵韵特别足,个头特别大的草,今晚就去给你做美味!”大叔抱着小女孩,乐呵呵地笑道。 “欧耶!老爹最棒了!”小女孩兴奋大喊。 大叔笑道:“今天有没有好好修炼,好好学习文化知识?” “有呢,妈妈都夸我了呢!”小女孩牵着大叔走进房门,脆声道,“她夸我勤奋,还夸我学得快……” 房间里,一个容貌颇为秀丽的妇女,正在忙着刺绣。 “回来啦?”妇女温婉一笑道。 “霜儿,别绣了,做饭去。”大叔乐呵呵地将菜篮放在桌上,脸上有着一抹自豪感:“今天收获很好,我们吃大餐!” 安林默默望着旁边的蔬菜兄弟,心道这算哪门子的大餐啊,连一块肉都没有,纯素吗? 片刻,他才回过神来,悚然一惊。 做菜? 卧槽!这就不是要把我给做了吗?! 妇女打开菜篮,看到了安林,顿时失声大叫:“天啊!好大一棵草,看起来就很好吃!” 安林:“???” “老公好棒!”妇女抱着大叔,又激动地亲了一口,“我绝对会把这棵草做得比天底下最美味的肉,还要好吃!” “哈哈哈……那这真是我素食主义者的福音了。”大叔也笑了笑,有些得意道,“众生平等,我们如此爱护其他生灵,想来这棵草就是上天给我们的回馈!” 安林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众生平等?敢情这是不把我大草安当生灵看了?看不起草吗?! 老子也是活生生的啊,凭什么被你吃啊! 提倡众生平等,求你们去光合作用啊!! 安林仍在不甘地咆哮着,身子却被妇女哼着小曲,放在砧板上,拿着菜刀切成了一段段。 身体被斩成一段段的剧痛,让安林几乎要昏厥过去。 他看到自己残破的身躯,被放入油锅之中,更加恐怖的痛感涌遍全身。上刀山下油锅,这油锅有多恐怖,没有亲身经历,是无法体会的。 几乎每一寸皮肤都在煎炸中开裂。 安林在惨叫着,意识也渐渐地在模糊着。 就这样终结了小草的一生了吗? 他心中这样想着。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铲了起来,放入盘子中。 安林:“???” 这样都没死? 天啊! 要不要这么欺负草!! 安林都快要疯了,老子都上刀山,下油锅了,都熟了啊!这样都没死吗,我还是草吗? 我特么是草精吧?!! 等等…… 草精? 安林回想起了自己不停变强的经历。突然想到,会不会就是自己的拼死挣扎和变强,让身体变得更加强大,才会导致自己被煮熟了都死不了,同时也不得超脱的尴尬处境…… 安林顿时泪流满面,这就是自作自受吗? 他就这样被端上了饭桌。 三个素食主义者,正对着他摩拳擦掌,流着口水。 “妈妈……这棵大草你炒得好香喔。”小琴砸吧着小嘴道。 妇女温婉地笑着,柔声道:“小琴你今天表现不错,这棵大草就奖励给你吃吧!” “欧耶!谢谢妈妈!”小琴兴奋起来。 安林一想到要被吃,就浑身一颤。 “不要……不要吃我……” “我还是个草啊,我还活着啊……你为什么要吃我……” 安林绝望了,在不停求饶着。 他实在不敢想象,这样一种状态,要是被吃了,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但他也知道,自己那卑微的求饶,仅仅是徒劳而已,没有谁能够听得见他的呐喊,他很可能要在绝望之中死去。 小女孩正欲对着安林动筷子,筷子却在空中生生一顿。 “妈妈……”小女孩瞪大了明亮的双眸,一脸难以置信道,“盘上的小草开口说话了!” 安林:“!!!” 餐桌上,空气霎时一静。 安林宛如抓到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大叫起来:“对啊!我正在说话啊,我还活着啊,求你们别把我吃了啊!!” “这孩子,在说什么胡话呢?”大叔眉头微微一皱。 “小琴,你是认真的吗?”妇女神色同样肃然。 小女孩点头道:“嗯!小草说他还活着,让我们不许吃他。” 安林听到这话,顿时感动到要哭了。 苍天啊!终于有人听得到他说话了,他终于可以不被吃了啊!! 他急忙跟小女孩道谢。 小琴又道:“他还跟我们说谢谢,感谢我们不吃他。” 妇女神色严肃地点了点头:“小琴有些精神错乱了呢。” 大叔同样神色凝重道:“明天带她去精神病院看一看吧,这孩子,估计是修炼出问题了……” 安林睁大了双眼,一股荒谬感涌遍全身。 “呜呜呜……我才不是精神病!”小女孩都快要哭了,疯狂地对着盘子里夹菜吃了起来,似乎要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 安林就这样被小女孩夹了起来,然后吃进嘴里。 他身体被小女孩的香舌搅动,被小女孩的牙齿磨碎。 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身体被放进了绞肉机里,偏偏意识还没有消失,痛感还在…… 那种痛苦,已经不是语言所能描述的了。 是的,安林还是被小女孩吃了! 老天爷似乎很喜欢和他开玩笑,在折磨他之前,总喜欢先给他一点希望…… 呵,人间不值得……――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