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我是一棵小草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我是一棵小草

如此清新自然的画面,可遇不可求!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走过路过,绝对不要错过! 千年等一回…… 安林在跳向那个画面的时候,心中冒出了无数的想法。 但有一点始终没变,那就是这个画面的世界,他进定了! 河流感应到了安林高进,主动释放时间之力,将他吸入画面。 安林只觉有一股力量包裹了自己,一阵天旋地转,世界归于混沌! 陈尘跳入河中,将那一截时间河流截下,避免其走远,然后静静等待着安林的回归。 “安林他不会有事吧?”上官艺有些担心道。 “没事的,他在里面真真正正死了一次后,就可以回来了。”陈尘淡淡开口。 “……”上官艺都无语了,这算哪门子的没事啊? 不过眼前这河流的画面,的确很清新,说不准安林能够幸福地死去呢?上官艺心中默默地想到。 河流之内的时间流逝与这里差别很大,安林估计很快就能回来了吧? 两人在岸边静静地等着。 在一片黑暗与混沌之中。 意识正在慢慢地回归。 安林睁开了朦朦胧胧的双眼。 温暖的阳光直落而下,暖洋洋的,很舒服。 蓝蓝的天空,浅浅的白云,清爽的微风。 天呐,这是天堂吗?! 安林愉悦了,他来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他很兴奋! 然后,他竟然还看到了和人差不多高的小草,还有极为巨大的昆虫! 咦…… 等等。 好像有哪里不对? 安林心头突然浮现极为不妙的预感。 他想挪动身子,却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扎根地下。 他望着隔壁的草,迎着露珠倒映的模样,看到了自己绿嫩嫩的娇躯,随即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老子变成了一棵草? 这个发现让安林差点一口叶绿体吐了出来。 握草!原来风格如此清新的原因,是因为在这里,我只能当草?! 草是何物? 植物界中蝼蚁啊!! 在生态圈之中,最为平凡,最为卑微的一种生物,食物链的最底层! 安林在崩溃的同时,突然又醒悟过来。 不过……相当于河流画面中的其他酷刑,当一颗小草,平平凡凡,无无聊聊地过完一生,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糟糕的事情? 这样一想,安林顿时就释怀了。 是了,这样多好啊! 他喜欢这种展开。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虽然是一颗草,没有眼睛耳朵嘴巴鼻子,但五感俱全,可以欣赏美好的自然风光,可以感受清凉的微风,暖暖的阳光,还能嗅着不远处的花香,这种生活,也算得上是惬意了。 当草不好吗? 胡说! 明明很幸福! 安林甚至有点开始理解小红为何如此咸鱼了。 这样一副躯体,真的很容易懒惰和咸鱼啊!! 都是因为太舒服了。 就在这时,一身狂风吹来。 呼呼呼…… 啊啊啊啊! 安林顿时惨叫起来,腰部传来撕裂一般的疼痛。 他的老腰被狂风吹弯,就像平时筋骨不好的小伙伴,被强行压了一个一字腿,他现在更为凄惨,竟被压了一个u字身。 狂风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 安林的老腰感觉都直不起来了,身心俱疲。 看来,小草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安林心中默默感慨着。 这时天上不知何时,已经积聚了层层乌云。 嗯…… 刮风下雨没毛病…… 安林遭受了一番折腾,还未缓过气来,天空便哗啦啦地下起了雨。 下雨好啊,补充水分,被风虐了这么久,终于要给福利了吗? 就这样,天空下起了雨,还是暴雨。 安林畅快地吸收着雨水,一开始还是浑身舒畅的,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了,那雨竟然是暴雨。 当水分充满了他的身躯后,那些雨水竟然还一直往他的身上灌! “啊……!” “咕噜咕噜……” “救命……咕噜咕噜……” 安林使劲扭动着身躯,不想喝那么多水。 但暴雨覆盖了整个天地,哪里是他想躲就能躲的? 雨水疯狂灌注入安林的身体,让他感受到了溺水一般的痛苦。 强烈的窒息感,让他欲生欲死。 巨量的水撑着他的身体,让他浑身肿胀极为难受。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我终于要死亡了吗?” 虽然很痛苦,但是安林觉得就这样死去,貌似也是不错的。 一个时辰后。 雨停了。 安林脑袋贴着地面,半死不活,但好歹是撑过来了。 麻麦批,我怎么就活了呢? 捡回一条命,安林并不觉得有多高兴。 他觉得就这样结束,然后离开这个世界,就很好啊! 不过……既然没事,他也会好好生活,天天向阳。 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 这让安林颇有一种阳光总在风雨后的感慨。 但很快…… 他又发现不对劲了。 麻麦批!怎么这么热?! 他突然意识到,现在好像是夏天? 炽热的烈阳,炙烤着大地,地面上的雨水蒸发,高温让水汽都有些扭曲,不仅没有增加凉快感,反而变得更加闷热难受…… 第二天。 这种情况变得更加的恐怖。 因为水分的缺失和太阳越来越烈,安林在暴晒中,皮肤像被火烧一样,火辣辣的,剧痛难忍。 “好热……” “好渴……” “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安林整棵草都是焉的,体内的水分已经被晒干,感觉就是一个人独行在沙漠,不仅十分的渴,还要被火烤,如行尸走肉,如干尸一般。 他错了,这个变成小草的惩罚,哪里是幸福的啊,分明就是要命啊!关键是小草的生命力还特别的顽强,每次都是被折磨得在生死之中徘徊,最后偏偏又没死成,然后继续承受折磨…… 就这样,安林被狂风催筋断骨,被大雨灌溉窒息,被烈日焚如干尸……次次都感觉要死了一样。 偏偏他还不能动,不能反抗,只能一直默默承受,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循环往复,日复一日…… 安林醒悟了过来。 河流的画面之中,哪里会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天堂,看东西不能看表面,其实所有的画面都是炼狱啊!! 当安林以为,这样就是极限的时候。 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