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奇异空间之内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奇异空间之内

安林发现,他自己正处于一个极为奇特的空间内。 空间一片纯金之色,看起来没有任何的边际。 地面也是金色的,物质感十足,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踩起来很软,还带着阵阵暖意。 一条金色的河流从他们的面前奔腾而过,不知始终。 单单看这些画面,其实还是挺不错的。 但那条河流却让安林感到了惊悚。 河流倒映的不是他的面容,而是有着无数的画面,那些画面极其的恐怖,是世间完全不敢想象的折磨。 比如在身体上植入虫卵,虫卵孵化不断吸收被寄生者的养分,被寄生者的肉体一天天腐烂,然后血肉被孵化出的虫子啃食,最后啃食到连骨头都不剩,画面上的生灵无不惨叫绝望,比死去还要痛苦。 在河流之上,类似的酷刑还要许多,甚至更恐怖的酷刑不计其数。 一个个不同种类的酷刑画面,像河流一样朝前方流淌,无穷无尽。 上官艺走到安林的身旁,缓声道:“若不是陈尘在我们掉入河流之前,用术法转移到岸上,说不定,河流上面的酷刑,我们都要经历一遍。” 安林听到这话,瞬间头皮发麻。 河流画面上的酷刑,经历任意一个都要生不如死,他差点要把这些酷刑都经历一遍? 他望着奔腾不息的河流,脸都黑了:“这特么根本没尽头吧。无穷无尽的折磨,根本就是天底下最恐怖的地狱啊!” “或许,时间天神是把她纵观万古长河,看到的所有酷刑,都放在了这条河流上吧。”上官艺同样看得有些后怕。 “真狠啊……她死前说要让我们陷入无尽的时间轮回之中,死上亿万次,没想到是这种死法……”安林同样感慨不已。 他突然觉得,许小兰喂他喝毒药的惩罚,简直就是温柔乡啊!! 不得不说,千年剑的威力和时间天神的自爆,真不是一个档次。 安林突然又想起,陈尘竟然连时间天神的自爆都能挡下来,还顺带救了他们,岂不是更牛逼? “对了,陈尘在哪里?”安林问道。 上官艺伸出葱白玉指,朝河里指了指:“他在河里呢。” 安林震惊了,随后眼眶一红,差点哭出来,哽咽道:“想不到,陈尘学长为了救我们,竟然牺牲了,还得承受如此之恐怖的痛苦……” “你想什么呢……”上官艺白了安林一眼,道:“陈尘是到河里找回去的路了,在这时间长河之中,说不定会有回去的线索。” “他不会有事吧?疼不疼啊?”安林面露担忧道。 上官艺微笑道:“你的学长陈尘很厉害,有特殊的办法可以隔绝时间河流的侵蚀。他已经将那方法教给女帝,梦芝,还有天帝,现在他们四人都在时间河流中,寻找着回去的线索。我则负责在这里看护你。” “大家都在为了出去而拼命呢……”安林望着四周金茫茫的一片,也是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处境,是被困住这片奇异的空间里了。 在这里,用不出空间之力,没有任何的方向感。唯一的线索,就是面前这一道奔腾不止,记录着世间最残酷折磨的河流。 看多了这条河流上的画面,会晕,会恶心反胃。 安林看了一会儿,就有些受不了了。 这比看什么恐怖片要刺激多了,随便一个镜头,都能吓得寻常人丢了魂,或者是恶心到好几天吃不下东西。 安林寻了一个位置席地而坐,掏出一枚灵果啃了起来。 上官艺跟着走过来,坐在安林身旁,白玉无瑕的脸上有着一抹笑意:“很难受吧?我之前看到这河流,比你还不如,直接就吐了。” 安林有些意外地望着上官艺一眼,似乎没料到这位传说中的冰祖转世,抵抗力竟如此之弱。 上官艺双腿并拢弯着,下巴抵在膝盖上,充满威仪的金瞳渐渐散去,重新变成了黑白分明的双眸,脸上平添了几分娇弱和愁绪。 她轻声道:“你看看那些酷刑,别说遭受折磨的生灵了,就算是穷尽我的想象,也不可能想得出万分之一。” “但在时间长河之中,这种类型的酷刑,竟然近乎无穷无尽……你说,同样是生灵,为何有如此多的生灵会低劣至此?” 听着上官艺的话,安林不由得一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我们能不能想个办法,把林子里的坏鸟都杀了?或者让坏鸟连出生的资格都没有?”上官艺又道。 “呃……”安林愣了一下,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小女孩任性的胡闹之语呢,就好像在咆哮,坏人什么的,都死光吧! “这个世界,有善就有恶。”安林想了想,道,“坏人存在的意义,或许只是为了衬托善者的伟大。” 上官艺被安林这番措辞逗笑了。 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有黑就有白,有肮脏的东西,才显得善良的伟大,没几个魔宗去衬托名门正派,那些名门正派的伟光正形象又靠谁去衬托? 但是黑的东西人们终归还是不喜欢的,就好像人人都喜欢干净,谁会喜欢藏污纳垢脏兮兮的模样。 “其实,我也一直想让雪女们,变成人人喜爱的生灵。”上官艺望着安林道,“可惜了,她们虽然长得好看,但性子都偏冷,就是像你们常说的高冷女神一样,对外人都是爱答不理,让人觉得难以接近。久而久之,就没有什么种族愿意和我们打交道了。” 安林笑道:“那我之前受到你们热情的款待,算是很难得的了?” “何止难得啊,就算是女帝,都没被她们这么热情接待过。”上官艺扬起一抹艳丽的笑容。 安林回想起之前被雪女们热情服务的场景,也不禁有些回味。 “安林……”一声轻柔的呼唤在耳边响起。 安林转过头,却发现上官艺正目光盈盈地望着自己,白嫩如玉毫无瑕疵的脸蛋上,粉色薄唇轻轻颤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安林心头一跳,第一反应就是,上官不可以,我们没可能的,小兰会逼我喝药的! “安林,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上官艺脸上浮现愧疚之色,低下了脑袋。 安林愣了一下,这个事情发展,好像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我的请求,你也不会接连遇到生死危机,我就是一个灾星,都怪我……” 她手臂抱着弯曲的双腿,把脑袋埋在双臂,身子缩成一团,低声啜泣起来:“谁遇到我都会倒霉……我已经很努力了,但还是谁遇到我就很倒霉,我是不是不该接近任何人?或者说,我不该存在于世?” 安林有些没回过神。 他望着面前突然哭出来的女子,一时间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