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月夜真王的决定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月夜真王的决定

在一块漆黑的浮空大陆上,这里繁衍着一个神秘的种族。 他们天生便拥有着超越常人的力量,即使是不会修炼的普通居民,也有高段道之体的力量。一旦成年,即使是普通人,也能凭借着黑色的翅膀翱翔于天空。 这个种族常常在黑夜出没,每一次出动都会给太初大陆带来一场腥风血雨。 太初大陆的生灵们,都将这种族视为黑夜的恶魔。 因为他们都有一双黑色的翅膀,所以又被称为黑羽族。 但是,这个种族却自诩为天道的使者,所行之事皆为天。 黑羽族繁衍的浮空大陆上,有一座极为巨大的城堡矗立在最中央。 十一枚刻印悬浮在城堡的四周,散发着浩荡的神辉,象征着黑羽族十一名至高无上的真王。 本来是有十二枚刻印的,因为某个事件,暗夜真王忽然陨落,导致一枚刻印碎裂,变成了如今的十一刻印。 此事轰动了整个黑羽族,黑羽帝王下令,举族哀悼三个月。 如今,哀悼还没有结束,黑羽族依旧沉浸在一片哀伤的氛围中。 城堡内,黑羽帝王负手站立,俯视下方的十一名真王。 苍凉悠远的声音从帝王的口中扩散:“星夜真王,你放弃了暗夜真王事件的追查,孤罚你在暗之心供能一百年。” 一名长相妖异男子俯首恭敬行礼:“星夜,遵旨!” 辛苦一百年,捡回一条命,这波简直不要太赚! “暗夜的死不能就这么算了,胜邪剑也必须拿回来,此事你们谁来接手?” 黑羽帝王的声音再次响起,苍凉悠远,却又直入人心。 真王们皆是一阵沉默,显然在思索得失。 毕竟敌人是能让暗夜真王,连天绝星杀阵盘都用不出来,就彻底陨落的存在,再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片刻后。 一名长发如墨垂落膝间,美丽空灵的女子漫步向前。 她的眼眸似皎月般温柔清澈,神色却是淡然若水,微微躬身道:“月夜愿承接此事。” 黑羽帝王颇为赞许地点点头:“很好,此事若成,你不仅可获得神果一枚。还能有资格进入天隙,感悟千年一次的道承之光。” 众真王闻言,纷纷心中一颤,不由得向月夜真王投去羡慕的目光。 神果难得,道承之光更为难得。 感悟道承之光,便能有机会触摸到合道境界的门槛,他们如何能不心动。 然而这样的机会,每千年只能有一个名额。 天隙将开,不料这名额竟被月夜真王夺去了! “多谢帝王赏赐。” 面对如此让人心动的赏赐,月夜真王也只是平淡行礼道谢,不再有过多的神情。 黑羽帝王见到这一幕暗自点头,月夜真王在十二名真王中,实力能排到前三,比暗夜真王都要强大许多。而且她处事冷静,谋而后动,所接手的任务没有一次是失败的。 换句话说,月夜真王其实就是黑羽帝王心目中,处理这件事的最佳人选。 果不其然,她站出来了。 黑羽帝王目光深邃,仿佛穿透了空间,看向某个方向,低声呢喃:“胜邪剑……” 白华州。 一个特色菜馆内,正在和大白小丑们大快朵颐的安林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正在吃菜打什么喷嚏啊,影响食欲啊,汪!”大白举爪抗议道。 安林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可能是某个美女想我了吧,太强太帅,我也没办法啊。” 大白翻了翻白眼,不再理他,继续吃着饭菜。 他们在前往朱雀宗的路上。 因为是度假,所以安林打算一路玩着去,正好体验一下九州的风土人情。 可能是平常美丽的仙子见多了吧,一路上他也没打望到几个好看的妹子。 不过倒是饭菜这一点,非常合安林的胃口。 他们去各地的菜馆,专门点那种没见过的菜,一路上也是非常的满足。 饱餐一顿后,安林便去风花庭看妹子。 这里的风花庭可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些地方,那里是歌姬唱歌,舞姬跳舞的地方,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交易了。 就跟在地球看个文艺演出差不多。 舞姬跳舞什么的,安林其实提不起什么兴趣。 倒是歌姬唱歌,十分吸引着他。 在九州界流传的歌曲,旋律都特别的好,而且有着一种意境之美。 歌姬唱歌都很投入,俏立于花台流水之间,清澈的歌声袅袅环绕,如同一幅声形结合的画卷,让安林非常的享受。 明月高悬。 白华州的某处天空,空间被一双雪白修长的手撕裂。 一名女子从空间通道中走了出来,月光照在她的身上,显得柔和圣洁。 她正是从移动城堡及时赶过来执行任务的月夜真王。 “能感受得到,胜邪剑就在附近了。” 月夜真王闭上了双眸,微微扬起秀脸,缓慢地呼吸着。 “不能直接派人去,那样因果线会非常的明显。” “要怎么做,才能淡化因果,又知晓情报呢?” 微风吹拂,月夜的身子随风而动,如同柳絮般飘向高空。 “化为自然,彻底变成一个旁观者。” “无心万物,不干涉,不在意,却又知晓一切的存在……” 她淡淡一笑,整个人被月辉笼罩,身子飘向高空,化作了一颗星辰。 这颗星星不会闪动,它的光芒很像月光,柔和,如水。 它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月亮,圆圆的,有着鲜明的轮廓。 月如星,星如月。 虽化为自然,无心万物,但是它还是看到了安林。 准确点来说,不是它看到安林,而是因为它和胜邪剑的某种联系,让安林变得有些显眼了。 风花庭上,歌姬一曲唱罢,台下群众都是热烈地鼓起了掌。 就连大白也是蹲坐在地面,一脸兴奋地跟着鼓掌。 它平时没来过这种场所,此时又能看美女跳舞,又能听美女唱歌,对它来说真的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种族隔阂的法则好像不适用于大白,它一看到美女,水汪汪的狗眼便瞪得大大的,如同寂寞老男人,见到美少妇。 安林一度怀疑大白是不是男人变的,不然怎么会看到美女比他还激动。 “啊啾!” 就在安林跟着鼓掌的时候,又是一个喷嚏。 大白乐呵一笑:“安哥,你今晚可真是艳福不浅啊,又有美女寂寞想你了!” 安林抽了抽鼻子,无奈道:“唉,像这种默默注视着我,偷偷想着我,又不告白的女孩子,我该说些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