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颜书琴自由了(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颜书琴自由了(第一更)

为何还没走? 颜书琴觉得这个问题,她自己也不太懂。 或许有怕白衣上仙因为她的离去而愤怒,毁掉她家人的原因。或许也有对这位传奇男子的憧憬和向往。或许单纯的是有些好奇,想要近距离接触一下白衣上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子? 幸好,她这次的选择不算做错。 她觉得通过这一次接触,白衣上仙比她想象中的更完美。 唯一让她有些感到挫败的是,白衣上仙对于她的绝世美貌,好像都无动于衷的样子…… 心里太小,只能装一个人。 但眼里可以有我啊…… 颜书琴在一瞬间,想了许多的事情,但很快就展露出了清丽动人的微笑,柔柔反问道:“那么白衣上仙舍得让妾身走吗?” 她修行资质顶尖,容貌顶尖,才艺双绝,是一个眼光奇高的女子,自然不会轻易看上太过普通的人。 白衣上仙的横空出世,满足了她对梦中情人所有的幻想。 颜书琴自认为,放眼整个大陆,都没有哪个女子,能说真的超越她。她都这般示好了,白衣上仙再怎么高要求,应该都会动心吧? 她就这样站在原地,白裙飘飘,如绽放的雪莲,清丽绝俗,那一双秋水眼眸望着安林,婉转清澈,氤氲着别样的情感。 安林着实被颜书琴这副模样惊艳了一下,点头笑着回道:“我自然是不舍得你就这样走的。” 果然……只要是男人,就没有不被她魅力所征服的。 颜书琴秀首微抬,心中多了几分自信,白嫩精致的脸有着浅浅的笑意,有些羞涩,又有些为难,一脸欲语还休的模样。 她缓了片刻,才轻柔柔地开口道:“如果您不想让妾身走,那么妾身又怎么敢走呢……” “哦,你别误会了,我其实是想说,你好歹也是春华宫之主,平时应该有机会帮风无涯管账,也会有不少好东西,所有我才不舍得你就这样走了,至少再上缴一点物资再走嘛……”安林面露期待地望着颜书琴。 颜书琴小嘴微张,仿佛听错了一般,整个人愣了好几秒。 “噗嗤……”一旁的阳灵倩忍不住,先笑了出来。 颜书琴雪白的脸蛋羞愤得有些涨红。 老娘都如此牺牲色相了,你竟然只看中老娘的钱?! 她觉得很委屈,却又不敢发怒,只能抿着唇瓣默默望着安林。 “好了,好了,仅仅提一下钱的问题,你就一副如此委屈的样子?看来谈钱伤感情啊……行了,你走吧,我也不为难你了。”安林挥了挥手,道,“你现在自由了!” 自由…… 安林的话语,再次让颜书琴心中轻颤。 颜书琴望着面前带着温暖笑容的男子,那笑容真诚得不掺杂一丝的杂质。半晌过后,她终于是跟着由衷笑了起来,身心竟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自由啊……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是啊,一切都结束了。 她还惴惴不安,想要自困于牢笼的时候,面前这位男子却干脆利落地将牢笼砸碎。 结束得如此的简单,又如此的美好。 “谢白衣上仙的恩赐。”颜书琴再次姿态优雅地行了一礼。 她笑容明媚,身姿翩然,恍若九天谪仙。 “行吧,退下吧。”安林还有许多其他事情要做呢。 颜书琴步伐轻盈,朝大殿外走去,走到门口,脚步轻轻一顿,回眸笑道:“白衣上仙,如果你还想继续为受压迫女子的解放事业而奋斗,我可以帮你的哦。” “啊?”安林愣了一下,不明白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是几个意思,但还是问道,“免费吗?” 颜书琴:“……,免费。” 她想了想,补充道:“在神源大陆,女性修士的地位还是有些不如男性修士,所以,我也想为广大女性修士争取最大的福利。” “免费就好说。”安林笑道,“以后再联系。” 颜书琴笑着点了点头,转身若惊鸿一般直上云霄,消失不见了。 “好一个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颜书琴真的是完美诠释了这首诗呢!”阳灵倩气呼呼地抱着双臂,有些不满地冷哼道。 同时也在腹诽这颜书琴,就算走之前,还不忘撩一下安林,真亏她表面还一副冰清玉洁的模样…… “其实她还没你漂亮。”安林突然转身,笑着说道。 “诶?”阳灵倩被突如其来的话语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待她反应过来后,娇俏的脸蛋早已羞得通红,“你……你在说什么啊?” 天啊!安林竟然说我比颜书琴好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吗?!阳灵倩再心中早已开始大声尖叫。 同时,她心跳加速,变得有些慌乱起来。 现在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她还未有所动作,安林又道:“你比她直率和坦诚,性格也很好,所以颜值有加分,自然比颜书琴漂亮!” 阳灵倩:“……” “来,这对镯子很适合你,我就送给你了,作为感谢你这段时间和我配合的谢礼。”安林又将一对镯子递到阳灵倩的面前。 “这是……天火红心镯!”阳灵倩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面前的镯子,“这……这可是仙器啊……” 她有些犹豫,似乎不想接受如此贵重的物品。 在神源大陆,就算是返虚级别的上仙,都不一定拥有仙器,她仅仅是一个育灵巅峰的修士…… “叫你收下你就别给我客气了,我还差这一件仙器吗?”安林看到阳灵倩这受宠若惊,诚惶诚恐的模样,就忍不住好笑,抓起面前柔软纤秀的小手,直接将手镯套了上去。 “嗯,很不错,你是炎修,一身红色留仙裙和天火红心镯也很搭。”安林看到阳灵倩皓白双腕上的赤炎跃动的手镯,满意地点了点头。 阳灵倩痴痴地望着手中的双镯,目光透着迷离。 她轻盈盈地转了一圈,体态优雅婀娜,素手上扬,仰头望着那在阳光灼灼艳丽的镯子,忍不住绽放笑靥。 光影飞舞,红香拂来。 颇有一种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的意境。 阳灵倩笑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