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四九仙宫(第三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四九仙宫(第三更)

罗炎等人吓得脸色发白,安林的目光实在是太渗人了! “白衣上仙,我们把得知的一切都告诉您了,您答应过要对我们从轻处理的……”王晨颤颤巍巍道。 安林倒也不会真的想将冥晶用在他们身上,就是突然想试一试罢了,现在想来,其实还是有不少对象可供他试验的,没必要让王晨等人作为活靶子,他们还别有用处。 “行,我答应饶你们一命。”安林点了点头,除了死去的大长老傅昊苍以及逃跑的昆仑六神将之外,其余几个长老其实都是温和派的,可以试着调教一番。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要以道心起誓,从今往后不再欺压弱小,并且贯彻实行四九仙宫的每一项政策,一生效忠于四九仙宗!”安林神色肃然地开口道。 王晨,罗炎,公孙碧玉一听能活命,急忙应是。 但很快,他们便回过神来。 “等等,四九仙宫和四九仙宗是怎么回事?” 罗炎愣了一下,开口问道。 安林负手在身后,淡淡开口道:“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仙王宫了,有的只是四九仙宫……” 三人神色一凛,是啊,仙王都死了,现在自然轮到白衣上仙统领整个神源大陆了。如今,面前的男子就是天底下最尊贵的生灵,他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了啊!! 一念及此,三人再次躬身道:“遵命!仙王大人!” “啊?别给我这么庸俗的称呼!”安林听到这称呼就不乐意了。 罗炎等人面露尴尬,众仙之王,有什么毛病吗? “请叫我仙帝大人!”安林开口道。 罗炎,王晨,公孙碧玉:“……” “哈哈……开个玩笑的,你们继续喊我白衣上仙就好,这个称呼我还是蛮喜欢的,别跟我搞那些什么形式主义。” 安林一脸无所谓地摆了摆手道。 众人心中腹诽,难道白衣上仙就不形式主义了吗? 三位长老随后便以道心起誓,立下丧权辱国般的誓言,一旦违反誓言,他们将道心崩坏,修为尽失。 这个结果其实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好了,就是不能伤害和欺辱修为低弱之人这点有些奇怪,实力强大的上仙,不应该是天底下最珍贵的一批人吗?偶尔欺辱一下比他弱的生灵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这就是神源大陆的风气了,将强者为尊这种情况发挥到了极致。你是实力最强战力最强的生灵,那么其余生灵就会服气,低境界遇到高境界的生灵,要行跪拜礼。 仙王使者属于仙王的核心势力,那么仙王使者就会受万人敬仰。 当然,这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安林会逐渐改变的。 他建立四九仙宫,为的就是这件事,他要改善这个世界! 安林所做的事情,尹喜其实是表示不能理解的。 要尹喜说,拿了天道碎片,直接就回去了啊,这个世界如何,关他们什么事情啊?再说了,最大的毒瘤仙王已经死了,世界将重焕生机,迟早会恢复到以前百家争鸣,万宗齐开的时代的。 但安林却不这么想,群龙无首的情况下,每一次剧变都意味着烽烟四起,生灵涂炭,他实在做不到拍拍屁股就走人。 就当是拿了那么多风无涯的宝物,也多做一些善事吧。 安林来到了仙王宫的主殿,意外的发现有一个容貌极为动人的女子,正恭恭敬敬地俏立在一旁等候。 她看到安林到来,便如白莲低俯,施施然地行了一个跪拜礼:“妾身颜书琴,拜见白衣上仙!” “你就是仙后颜书琴?”安林有些惊奇道。 颜书琴可是返虚中期的上仙,在苍穹破裂的时候,她是很有机会趁乱逃跑的。 “如今仙王已死,妾身哪里还有什么颜面被称为仙后,您直呼妾身名字就好了……”颜书琴的声音轻柔柔的,温柔之中带着甜美,就像棉花糖一样,完全没有一宫之主的狠厉和干练。 安林微微点头,神色稍缓道:“那行吧,小琴,你快快请起,且跟我说一下,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颜书琴站起身,那张绝美的脸蛋上有着浅浅的笑容:“如今春华宫的妃子,仍有六百二十三位愿意留下来侍奉白衣上仙您,不知仙王您什么时候去过目一下?” 安林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她们愿意侍奉我?那几百个女修可是仙王的妃子啊!我又不好这一口!” 颜书琴抿了抿小嘴,柔柔道:“白衣上仙,仙王风无涯的身体情况,您也是知道的……那六百多位妃子其实仍是处子之身,她们也是心甘情愿投入您的怀抱之中。只要您点一下头,她们就是您的了。” 嘶……只要点一点头,就能多六百多个美女后宫? 安林心头猛地一跳,不得不说,这真的很刺激。 但总觉得这剧情好像在哪里见过。 上千个妃子,竟然还有过半愿意继续留在他的身边。 看来当初的两千人攻略计划排除法,效果还是挺好的啊!成功将这群为了往上爬,可以抛弃许多东西的女子排除在外了。 至于这么多心甘情愿服侍他的妃子能不能要的问题…… 他安林是那种人吗?! “我白衣上仙说了要给她们自由,就一定给她们自由!她们想要留在我的身边?抱歉,我不喜欢开后宫。”安林淡淡开口道。 颜书琴有些错愕地望向安林。 这个世界,凡是有实力的,哪个不受人仰慕,妻妾成群。 白衣上仙竟然连送上门的美女都不要? “这……为什么?”颜书琴忍不住问道。 安林看着颜书琴认真道:“因为我的心很小,只容得下一个人。” 颜书琴呆住了,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语,而且那话还是从神源大陆第一强者的口中说出…… 这位艳绝春华宫的女子,心中第一次有了异样的感觉,心跳莫名的有些加速,不复之前的从容淡定。 阳灵倩也看着面前的男子怔怔出神。 这样的话,如果“那一个人”指的是她,那么她绝对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但她知道,这不可能。 “把春华宫的妃子都遣散了吧,发点灵石给她们就行。另外,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你没走?”安林将目光转向颜书琴,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