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林珺珺的噩梦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百三十一章 林珺珺的噩梦

安林耸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怕你们没有那么多的宝物给我。” 林珺珺闻言心口一闷:安林……你是存心来气我的吧? “呵呵,你尽管把知道的信息交出来,我要是皱一下眉头算我输。” 林珺珺眸光微闪,注视着安林,颇有几番战意。 安林不再废话,先是画了一个阵图。 林珺珺照着他的阵图,在白纸上临摹一份。 她画完之后,颇为赞许地点了点头,脸上却带着胜利者的笑容:“还不错,一个血脉强化阵法,能去江安澜的宝库拿一件中阶灵器。” 说完,林珺珺托着腮子,淡淡一笑:“安林道友,你还有吗?” 安林点了点头,又画了两个阵图。 林珺珺心中微惊,但是脸上却保持着淡然,画完之后:“嗯,很好,很大的收获。可以去江安澜的宝库拿一件中阶灵器,和一件初阶灵器。” 安林心中大惊,脸上却保持着淡然。 随便丢两个辣鸡阵法,竟然都这么值钱…… 他的心中开始有底了! 然后,他又在桌子上画了十个不同的阵图…… 林珺珺望着这个复杂玄妙的阵法,深吸了一口气,气势可以弱,眉头不能皱! 在白纸上画完十个阵图后,她开口道:“可以去江安澜的宝库里拿三件中阶灵器,七件初阶灵器。” 江安澜听到这句话,全身一颤:“天羽大人,中阶灵器没有了……” 林珺珺闻言呆了呆,但很快便回过神:“我记得你宝库里有一件高阶灵器,可以抵三件中阶灵器了,拿给他吧。” 江安澜闻言心中抽痛,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众队员纷纷将羡慕的目光投向安林。 而安林则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丝毫不为所动,这让队员们更敬佩了。 看看,什么叫做气场! 得到十几件灵器完全像吃饭喝水般正常,这才是他们的安大神啊! “既然信息已经收集完毕,现在就去江安澜的宝库里取宝物吧。”林珺珺站起身来,对众人笑着开口道。 “慢着,我还有信息呢,你急什么?”安林摆了摆手,白了林珺珺一眼,开口道。 林珺珺身子一晃,美眸圆瞪:“你……你还有?” 安林肃然点头,接着在桌子上写了十几道不同的符文。 林珺珺:“……” 江安澜要哭了:“天羽大人,宝库里没有灵器了……” 林珺珺:“拿灵丹出来!” 安林笑了笑,然后在桌子上写了十几个血脉研究实验理论。 江安澜呼吸急促:“天羽大人,宝库里没有灵丹了……” 林珺珺捂着心口:“把天材地宝,炼器珍材都拿出来!” 安林一脸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在桌子上写了几个科技造物构造图。 江安澜嘴唇哆嗦:“天羽大人,宝库好像只剩下灵石了……” 林珺珺美眸圆瞪,紧咬着下唇,好半天才回过神:“那就拿出来啊!” 安林很满意,然后乐呵呵地又写了十几个阵图。 林珺珺双眼一黑,画笔掉落地面:“你……你怎么还有阵图!?” 安林眨了眨眼睛:“因为还没写完啊,我怕写太多你们会破产,所以特意留了一些。” 多么体贴的安林道友啊…… 江安澜呆呆地望着桌子上的阵法图,只想一头撞死在桌子上。 “天羽大人,宝库已经被掏空了,您看着办吧。”江安澜生无可恋道。 龙之一族,都是非常喜欢宝物的。 宝库里的宝物,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是那么美好,那么让人依恋。 现在宝库被掏空,他觉得他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安林将目光瞥向林珺珺,一脸狐疑道:“你不会出不起吧?” 林珺珺闻言怔在原地。 她此次出行只是为了参悟画道,并没有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在身,但是别人阵法都已经画出来了,她总不能说先赊着吧。 她是谁,她可是天帝的女儿啊,怎么可以食言! 说当场给奖励,就要当场给奖励! 林珺珺心一横,将脖子上带的镶嵌白色宝石的项链取下,递给安林,咬牙道:“这是天灵冰心,高阶护身灵器,够抵你那十几个阵图了!” 安林勉为其难地收下了天灵冰心,一脸的不满,以一种看奸商的眼神望着林珺珺。 林珺珺心口一闷,差点吐血。 真正应该伤心的人到底是谁!? 这可是她最喜欢的贴身配饰啊,现在给安林了,他竟然还一脸的嫌弃? 安林的嫌弃其实不无道理,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项链,他自己根本没有带上去的欲望,能不嫌弃么。 就这样,他继续在桌子上,又写了十几个不同种类的符文咒法。 林珺珺懵逼了。 江安澜傻眼了。 队员们纷纷张大了嘴巴,不断地揉眼。 “我好像有点明白,他为什么会被白凌赶出去了,这尼玛到底是获得多少信息啊!”骆子平一脸不可置信地开口。 “这些信息真的是获得的吗,不会是在主脑空间抢来的吧?”宗永言嘴角一抽,开口道。 “看其样子,他好像还有不少保留的信息。”孙胜莲开口道。 “真不愧是安哥,就是霸气!”苗甜紧紧抱着小丑的胳膊,开口赞叹道。 她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的剧情了…… 看到一脸懵逼的林珺珺,安林眨了眨眼睛:“怎么了?你是不是没货了?” 林珺珺眼眶通红,倔强地咬着粉嫩的下唇,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是的,她从来没有如此绝望过。 这样步步紧逼,她都快要崩溃了。 她全身最值钱的就是那天灵冰心,还有什么可以卖的?卖了她自己吗? “安林……你……你是专门过来欺负我的吧!?” 泪水在林珺珺的眼眶中打转,她再也不复之前的恬静淡然,完全变成了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女生。 她很想揍一顿安林,但是旁边这么多人,她没那个脸出手啊,所以只能忍着,谁知现在都快被气哭了。 “没事,没事的,你别哭,我大不了不要那个奖励了。”说着,安林将桌子上的符文擦去。 惹哭天帝的女儿,这事说出去太吓人了。 他可不想惹祸上身,所以自认倒霉,不要那奖励也罢。 谁知,安林的同情再次给了林珺珺一个暴击。 她抹了抹眼睛,拿出一张白纸,写了一个大大的羽字,递给安林。 “奖励我说给你,就一定会给你。你拿着这个羽字,可前去天庭免费让人炼制一枚六品以下的仙丹!” 安林拿着这张纸,陷入了沉默。 空头支票? 林珺珺以为安林不知道如何前去天庭,补充道:“每个州的都郡都有前往天庭的传送阵,拿着这张纸给天庭的值班人员,他们不敢拦你。” 安林点了点头,将纸张收好,他本来就是天庭的学生,直接跑去兜率宫都没问题。 不过十多个组合符文就能得一枚仙丹,这个诱惑力还是挺不错的。 于是,他望向林珺珺,试探性地再次开口道:“那个……我还有不少信息,你还要吗?” 林珺珺泪如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