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是不是安林?(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是不是安林?(第一更)

两个说话的人在小心翼翼地靠近。 道路只有这一条,他们还是得从棺材旁边走过去。 安林也终于看清楚来者的面貌,竟然是两个石通族强者! “啊!师父,我想起来了,这不是安林的棺材吗?里面装的是安林啊!”年轻一点,全身石头纹路没那么沧桑的石通族青年惊呼道。 安林心中宽慰,对方总算有没瞎的存在。 老一点的石通族强者当时就给了小石通族一个巴掌:“假的,都是假的,这是幻象知道吗?这就是一个陷阱,这一切,都是桃花阵为了吸引你过去,而制造出来的幻境!” 年轻石通族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道:“师父说得有道理!” 有道理你妹啊,明明是胡说八道好不!棺材里的安林受不了了。 这时,老石通族已经得意地轻抚着青苔胡须,缓缓道:“徒儿,你还太年轻,跟着我多学一点。” “是,师父!”年轻石通族高兴道。 安林这时候反而不想说话了,让它们就这样离开了吧,免得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还要被这两个傻子欺负。 要是纳戒里的蟠桃树被它们抢走,就真的亏大了! 石通族经常喜欢思考这,思考那,活得像个哲学家,这也让它们整天神经兮兮的,容易想太多。 其实石通族这种脑补,对于安林的安全而言,还是好事。 天大的好事! 快给我滚吧,安林心中默默想着。 “咦,师父不对。您是知道的,我天生对生命体感悟极强,我能够感觉得到,棺材里面真的有生命,而且生命波动和安林没有任何差别!”年轻石通族激动地说道。 老石通族脚步一顿。 安林更是心头一跳,心思急转间,突然诡异一笑,转过头,望着两个石通族生灵:“来啊……道友们……快来啊……” 他的声音飘忽,且极具诱惑力,仿佛迎客的怀春少女:“我是四九仙宗的宗主安林,你们只要帮我掀开棺材盖,我就给你们一整棵蟠桃树……” 说完,安林脸上浮现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两个石通族吓了一大跳,同时快速后退。 “师……师父!他说他是安林!” 年轻的石通族大叫道,同时很快回过神:“不对的,师父,如果对方是安林,他怎么会劝我们打开棺材,他巴不得我们离开呢!所以,这一定幻境的一部分,是陷阱对不对?!” 安林心中欣慰极了,忍不住夸赞一番。 真不愧是聪明的石通族,脑补完全正确! 年轻石通族感慨道:“不得不说,这个桃花林真的恐怖啊,竟伪装成无法移动的安林,无论是语言,还是生命气息,都毫无破绽……相信一打开棺材就会触发陷阱吧,差点中招了。” “第一个陷阱就如此恐怖,怪不得那么久了,还没有任何生灵夺得里面三棵蟠桃树上的蟠桃。” 安林躺在棺材里,忍住不发笑,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果然,有时候,承认某件事比不承认某件事,更能够让其他人觉得那件事是假的! “不对!” 就在安林沾沾自喜的时候,一个沧桑却仿佛蕴含着智慧的声音,突然间出现在耳边。 老石通族指着棺材内的安林,神色激动道:“不要被表象迷惑了,棺材里的安林,是真的!” “此话何解,明明之前您也说这是陷阱了。”年轻石通族不解道。 “那是之前!但现在不一样了!”老石通族挥了挥手臂,肃然道,“你要知道,按照我们原本的想法,你察觉到了安林的生命波动后,我们原来的轨迹很可能就是打开棺材一探究竟。” “棺材里面的男子,突然又让你打开棺材,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误导你,让你以为这棺材是陷阱。说到底,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不想让你打开棺材!!”老石通族滔滔不绝,双眸蕴含智慧,仿佛已经看破了真相。 年轻石通族浑身剧颤,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兴奋道:“原来,安林的那句话才是陷阱,原来,棺材内是真正的安林……是了,他身受重伤,也只能盼我们离开。差点被骗了啊!师父好厉害,徒儿受教了!” 安林傻眼了。 这剧情不对啊! 说好的脑补流二傻子呢? 你丫的智商怎么突然在线了?! 这时,两个石通族,已经狞笑着走向安林。 “嘿嘿嘿,听说安林宗主的纳戒里,有蟠桃树呢。” “师父,我们五五分吧。” “嗯?你说啥?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六四,我们六四分!” “呵呵,只能二八!真相是我发现的。” “呜呜呜……三七分吧,三七二十一,好听一点。” “好吧,那就三七分。” 安林:“???” 突然间,年轻的石通族突然停住了脚步:“不对啊,师父!” “怎么了?”老石通族好奇道。 年轻石通族道:“你怎么知道棺材内的一定就是安林呢?” “桃花林的陷阱神鬼莫测,或许陷阱就是知道,你会以为里面男子说的话是诱导,这才让里面的男子说这句话,为的就是让你放松警惕,对棺材里面的男子是安林深信不疑……” “让我们从警惕地接近陷阱,变成放松警惕地接近陷阱……” “这,也是陷阱的一部分啊!!” 年轻石通族的话语,让老石通族浑身一颤,双目爆发精光。 “有道理。”老石通族生灵道。 安林:“???” 两个石通族决定离开。 安林还未松一口气。 “不对!”老石通族开口道。 “怎么了?”年轻石通族道。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吗?你怎么知道,安林这一番做法,不是让你以为他是陷阱,再让我觉得这不是陷阱,然后让你觉得这是陷阱,从而让我们决定远离他呢?” “四九仙宗的宗主何许人也,天资纵横,谋略无双,他很有可能已经猜到老夫和你在想些什么了,是的,很有可能,他已经想到了这一步!其实他就是安林!”石通族老者兴奋道。 年轻石通族沉吟片刻,崇拜到:“师父英明!” 安林倒吸一口凉气。 它们在说啥? 还未走到棺材旁边,年轻石通族停住了脚步。 “不对啊,师父,要是这个阵法是具备极高智能的阵法呢?它故意让我以为是安林,让你以为不是安林,通过生命特有气息让我以为是安林,通过言语让我认为不是安林,让你推断那就是安林,再让我以为不是安林,最后让你以为是安林,从而让我们以为终于得知真相时,彻底放松警惕……” “这,其实就是陷阱的一部分!!” 年轻石通族做了一番合理推断,双眼折射智慧的光芒。 老石通族生灵沉思片刻,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两个石通族正要远离棺材。 老石通族突然停住了脚步:“不对啊,你怎么知道安林没有想到这一层呢,他可能正是想通过你认为的错误,我认为的正确,你认为的……” 两个石通族又在滔滔不绝分析着。 血魂玉棺内。 安林双眼迷离,傻傻望着天空。 心中只想着一件事。 我到底是不是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