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挂机安林 (第三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挂机安林 (第三更)

许小兰,轩辕诚等人也去凑了热闹。 柳明轩还是很厉害的,奋力挥出了几道极为恐怖的剑芒,伤了夔牛和朱旭泽,还把十个强者直接斩了出局。 然后,他就被茫茫多的恐怖术法吞没了。 护体金光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也不知是谁补的最后一刀,反正大家都是凶手…… “不……明轩救我……啊……!” 一声痛苦的尖叫声传来。 朱珊躺在地面上,披头散发,嘴角还渗着鲜血,模样极其凄惨。 护体金光笼罩着她的身体,要不是有这东西,她怕是撑不过一秒。 “瞧瞧那可怜样,之前不是很嚣张,很猖獗吗?” “还说我们是乌合之众,有个靠山还以为自己有多牛逼了?” “没打爽,这娘们太弱了。” 一众大能冷哼之中带着不屑。 朱珊捂着受伤的身躯,满脸痛苦和恐惧地望着面前的众大能。 她真的是怕了,没想到这群生灵对自己的恨意会如此的强烈,群殴起来一点情面都不留。 有时候,满嘴放炮的人,更加欠揍。 “再见啦,柳明轩,朱珊,我会带着你们的那一份努力继续前进的。”躺在棺材内的安林,大声说了一句,挥了挥手。 这不说话还好。 一说话,朱珊气得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她恨安林恨得咬牙切齿,都快被气哭了。细想起来,好像每次和安林起冲突,她都没占过便宜,次次都是灰头土脸离开。 特别是这一次,安林什么事情也没做,就是在棺材里动动嘴皮子,柳明轩和她就被揍得个半死…… “安林,你给……” 朱珊指着远处的安林,正欲放狠话,一阵极为强烈的空间力量便包裹了她的全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她出现在了天穹大殿的治疗大阵之中。 “……我记着!” 朱珊的手指还悬停在半空,对面是一个目无表情望着她的猪妖。 猪妖掏了掏性感的鼻孔:“你记着什么?我和你难道有故事?” 朱珊气哭了:“嘤嘤嘤!” 逼得嘴炮连说一句完整的狠话机会都没有的遭遇,实在是太气人了。 乾坤悟道一片天内。 众人打爽了,开始继续冲向桃花林。 因为大家一起出力揍过柳明轩,所以此刻也不太好意思出手争夺进入桃花林入口的优先权,或者是淘汰其他对手。 之前那种在桃花林外大打出手的景象不在了。 众强者都非常和谐地走入桃花林。 “安林,进入里面,我们就是敌人了,你给我小心点,哈哈哈……”夔牛笑声爽朗,脸上有着跃跃欲试的模样。 安林脸都黑了:“夔牛前辈,我只是一个躺在棺材里不能动的人,你好意思吗你?” “当然好意思了,现在再不欺负一下你,以后就不好欺负了。”夔牛乐呵呵道,浑身雷霆噼啪作响,吓了吓安林,便用一只脚一蹦一蹦地朝跳向入口。 “安林老大别慌,我会保护你的!”蓝小倪偷偷传音道,一双碧蓝眼眸还贼兮兮地偷瞄着棺材内的安林。 安林心中宽慰。 又有道侣保护,又有小弟保护,这日子真不错。 纵然躺棺材,手无缚鸡之力,依旧幸福感满满的。 “安林道友,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红斗用粗大的手掌拍了拍棺材,偏过头,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可靠的笑容。 随后转身,留给安林一个魁梧伟岸的背影。 “如此,多谢红斗道友了。”出于礼貌,安林虽然心中很没底,但还是出言感激道。 “跟在我后面,前方桃花林另有玄机,我们明明在外面能看到里面的人,里面的人却好似彻底迷失了方向了一般,在瞎转悠。”许小兰手持龙雀剑,走在最前方,对红斗开口道。 红斗点了点头,背着安林,踏入了桃花林之中。 一踏入桃花林,眼前的景象突然急剧地变幻,同时有极强的空间力量,让天地扭曲旋转起来。 “不单单是迷阵和杀阵,还有空间大阵!” 红斗脸色大变,吓得惊呼起来。 它再次定睛看着前面,发现许小兰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 “糟了,从外面看里面,是一个空间维度,但是身置里面,又是另外一个空间维度……”红斗觉得事情有些不妙,眼前的阵法比想象中的要高级,至少是合道级别的空间大阵。 合道级别的空间大阵,用来对付只有道之体十段的它们…… 过分了!! “安林,别慌,我……我会保护好你的!”似乎意识到了任务的不简单,红斗跟身后的安林打气道。 它想伸手拍一下绑在身后的棺材,以示安慰。 结果,它拍到了自己的屁股。 红斗:“???” 轰隆! 仿佛被雷劈到了一般,红斗几乎大叫起来:“啊……安林!你在哪里?天啊……我把他搞丢了!!” 此时此刻,比红斗更加崩溃的是安林。 一条铺满桃花瓣的小道上,静静放置着一个血玉打造的棺材。 安林正躺在棺材之中,一脸的生无可恋。 “放我出去……快救我出去啊!” 安林崩溃了,他力量还没恢复多少,根本推不开这个仙器级别的棺材盖。换句话说,他被困在棺材里了!! 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他却只能在棺材里躺尸,这不是开玩笑吗! 真的简直令人绝望。 “进入这个桃花林,怎么跟穿越到异界似的,每一个生命体竟然都被分开了,这也太夸张了吧。”安林抱怨了一声。 红斗之前还背着棺材,突然眼前的红斗就不见了。 安林自然很悲剧地随着棺材摔落到地面上。 “唉,看来这场蟠桃争夺,我注定是当个吃瓜者了。” 他唉声叹气着,吃瓜着还有好戏可以看,他严格说起来,连吃瓜的资格都没有,就一个挂机的。 十几分钟后。 “师父,师父!你快看,前面有一口血色棺材!” 清脆却兴奋的声音响起。 “徒儿小心,这棺材里,一定是大阵之中被封印的某个魔物,是极为危险的陷阱,我们不要惊动它!” 一个颇为老迈的声音响起,说得头头是道。 安林心头腹诽,你才魔物,你全家都是魔物。 棺材里被封印的,明明是一个英俊无双的翩翩美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