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何为秒杀(第三更 求月票)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何为秒杀(第三更 求月票)

这句话很猖狂,但却没有人可以反驳。 米迦勒展现了他道之体十段的实力,确实恐怖到让人绝望,也无愧于伊甸园扛把子的身份。 柳千幻躺在地面上,剧烈地喘息着,绝望道:“完了,完了,审判天使凯尔一打五,还把我们给团灭了!魔法少女拉克丝,爆破鬼才,披甲龙龟,皎月女神,无极剑圣,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米迦勒望着倒地的五人,圣音袅袅,虹光汇聚,依附在圣剑之上,不再多说一句话,对着最近的轩辕诚就是一斩。 圣剑的光芒代替了日月之光,无情斩落。 轩辕诚刚被羽化天国镇压,根本无法站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攻击落下,却完全无计可施。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 一个熟悉的白色背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浑身萦绕着黑气,气息浩瀚恐怖到让人心悸。 那人手持黑剑,对着圣光剑斩一仅仅一挥,黑暗便代替了光芒,仿佛日夜交替,暗夜降临于世。 圣光剑斩被暗黑的剑芒吞噬了。 “怎么可能!” 米迦勒蓝色的瞳孔微微一缩,面露惊色地惊呼道。 “安林……”轩辕诚笑了。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使用了黑冥源气的安林! “是你逼我的,米迦勒,我就就让你明白,你觉得能够随便对付的敌人,到底有多恐怖。”安林的剑刃轻轻翻转,天地的光芒便仿佛被吸扯了一般。 “翻滚吧,披甲龙龟!”柳千幻看到了希望,大声呐喊着加油。 安林:“……” “好强大的气息……”米迦勒的脸上变得沉重了起来,他就算再高傲,也不可能藐视这一股力量。 他的修为已经被压制在道之体十段,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术法,都没有能力去使用。爆体秘法,更是没有这么低级却能够使用的。 因此,他没料到,安林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爆体秘法。 “战神六剑,影虎。” 天地突然变得一片黑暗。 米迦勒心头一跳,他的五感在瞬间被剥夺,甚至连神识感知也被屏蔽了,这是真正的黑暗!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当即调动浑身的力量进行防御。 但圣光防御还未完全调转出来之时,锋利的刃芒就已穿透了他的力量屏障,没入了他的身躯之内。 速度非常的快,剑威更是超脱到了另外一个层次!! “哧啦!” 剑刃无情地撕开他的身体。 天地恢复光明。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六翼圣天使坠落大地的画面。 白羽飘零,鲜血洒落长空,护体金光耀眼至极。 安林背生风翼,手持沾血胜邪剑,浑身黑气萦绕,成为天地间唯一站立的人,好似不败的战神。 柳千幻看到这一幕,不禁大声欢呼起来。 天穹大殿更是炸开了锅。 安林一剑斩米迦勒的场景,实在太过于震撼了。 “天啊,米迦勒输了?” “明明之前还是占据绝对的优势,怎么眨眼就败了?” “这是秒杀啊,这么夸张的吗!?” 不少生灵的脸火辣辣的,既羞愧又震惊地望着眼前这一幕。 毕竟,大部分的大能,都觉得输的一定是安林,还当场断言安林撑不过多少多少分钟…… “不,米迦勒圣天使怎么可能会战败,假的,都是假的!我一定是在做梦!”有的米迦勒狂热爱好者,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幕,已经开始拒绝接受现实,大声否认道。 特别是白羽族的生灵们,满脸的难以置信。 它们本以为自己这一方,是夺取蟠桃树希望最大的势力。 没想到一棵蟠桃树都没夺到,就几乎全军覆没了! 还是栽在同一个势力手里,四九仙宗!! 雪莉尔怔怔地望着屏幕上的画面。 几分钟前,安林的话语仍在耳畔,去外面看他击败米迦勒? 雪莉尔都打算等安林被打出局,借着这句话,过去好好地嘲讽一下他了,没想到安林竟然真的赢了? 她不禁撩起挡在眼眉前的几缕金色发丝,精致白皙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轻叹着摇头道:“他还真是让人看不透啊,就连米迦勒圣天使都是如此……” 四九仙宗所在之地,则是乐翻了天。 “哈哈!主人好棒,全场最佳!” “安林宗主刚刚那一招真的好恐怖,那是道之体阶段能够用出来的招式吗,难以置信!” “师父好厉害呢,连那什么米迦勒也不是对手。”叶灵看着画面上的男子,美眸盈盈,眼中满是自豪和向往之色。 她听师弟萧泽和萧屠说了,米迦勒可是媲美九州之主天帝的存在,那是何等的至高至上。没想到,师父照砍不误,还真给打赢了,这让小女孩是敬佩得无以复加。 天帝坐席上。 紫薇大帝笑容满面:“我,紫薇,蟠桃拿出来!” 其余四位大帝一脸郁闷,纷纷上交蟠桃,嘴里还在嘀咕,安林咋真的这么厉害呢,十分钟不到就干掉了米迦勒,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们…… 紫薇大帝出于对安林实力近乎盲目的信任,喜获二十枚蟠桃,全场最高兴的,除了安林之外,恐怕就是他了! 乾坤悟道一片天内。 轩辕诚抱住了脱力下坠的安林。 安林感受着那温暖结实的胸膛,心中满是踏实。 许小兰从远处跑来,看到这一幕,脚步微微一顿,然后继续跑向安林的方向:“安林,你没事吧?” “我有事,现在好累,完全动不了,需要漂亮的小姐姐抱着才能恢复……”说着,安林笑嘿嘿地望着许小兰。 许小兰本来想从轩辕诚的手里,接过安林的。 但听到这句话后,她觉得安林有点猥琐,改主意了。 “哦,那就劳烦轩辕诚同学照顾一下了。”许小兰拍了拍沾染了灰尘的身子,露出温暖却不容置疑的笑容。 安林心口一塞:“小兰,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许小兰一脸没听到的样子,跑到另外一边,扶起了苏浅云。 “谢谢小兰同学。”苏浅云甜甜一笑,抹去了嘴角的血迹。 “别客气,可惜了,这里禁止用丹药,我们得先养伤一阵子……” 许小兰一脸的温柔,轻抚着苏浅云的后背,元气涌动,疏通着她体内郁结受创的经脉。 安林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