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绝境中的破局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百二十七章 绝境中的破局

众人万念俱灰,如同咸鱼般躺在地面。 “我的一生,还未来得及发光发热,就要饿死在这里了吗?”骆子平望着鸿蒙一片的四周,极为不甘地开口道。 “我也还没见到我的偶像呢。”小丑一脸遗憾道。 “唉,我的书还没看够。”宗永言神情惆怅。 “我还没谈过恋爱。”苗甜泪眼汪汪。 “我才得到传承,白高兴了……这遗迹真是坑人不吐骨头!”孙胜莲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波涛汹涌。 安林揉了揉眉心:“你们这么快就放弃了吗?” “不然呢?”苗甜望着安林。 众队员也是将目光投向安林。 安林脑袋里也是一团浆糊,丝毫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他一拍额头,接着躺在地面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再也不想说话了。 …… …… “唉,这白色小圆球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能无限放炮,威力还这么大,拿它来当武器用岂不是无敌了?”过了许久,骆子平开口抱怨道。 武器? 无限放炮? 安林眼睛一亮,跳了起来:“我来做个试验!” 他忽然诈尸,把众队员都吓了一跳。 安林从纳戒中掏出了一块黑砖。 没错,就是混沌合金砖! “世界第一硬……看你的了。”他一脸心疼地望着手中的黑砖。 众人一脸不解,队长拿个砖头出来是几个意思。 安林非常紧张,要是没有了黑砖,他将失去蓝天。 但是……为了活命,只有试一次了…… “黑砖……走你!” 安林心一狠,将黑砖抛向木桥。 白色圆球立即反应过来,一道白光射向黑砖。 “轰隆!” 这片空间第一次发出巨响,黑砖被白光击中,爆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 紧接着…… 黑砖毫发无损! 众队员看呆了。 安林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紧接着,白色圆球放出一道道白芒。 轰轰轰轰…… 黑砖一直被击中,但是却一直坚挺着!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安林看到了希望,大喊一声:“大!大!大!大……” 黑砖变大了,成了三丈大小的超级大黑砖。 白色圆球仿佛受到了挑衅般,释放白芒的频率更快了。 轰鸣之声不断在空间回荡,然而混沌合金砖又黑又硬,对于白芒的攻击,依旧保持着毫发无伤的状态。 “好……好厉害,安哥你这砖是什么来头,竟然无视了白芒的攻击!”骆子平看得一愣一愣的。 宗永言若有所思,从纳戒中掏出了一枚灵石,向黑砖的背面抛去。 一道白芒闪过,灵石化作了齑粉。 他轻叹了一口气,看来多目标打击这个特点还是存在的。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啊?”小丑望着安林,开口问道。 虽然黑砖能无视白球的攻击,但是众人依旧是没有办法过桥,将元气灌注进白球之中。 安林一脸淡然地坐在地面之上,笑道:“等。” 等? 小丑有些不解地挠挠头,其余队员也是好奇地望向安林。 安林笑着开口道:“这个白球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它不可能会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再厉害的人,招式用多了都要喘口气吧,更何况它只是一件器具。” 宗永言也是反应过来:“你是说等白球中的能量耗尽?” “正是如此。”安林点了点头。 队员们都听明白了,他们重新燃起了希望。 的确,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连续攻击不带喘气的。 又不是永动机,能量守恒总该遵守吧。 “可是……它的能量要多久才能耗尽呢?”孙胜莲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说道。 众人闻言又是陷入了一阵沉默。 这个问题很关键! 万一这白色圆球能放炮一万年该怎么办? 到了那个时候,这里只剩一堆白骨,以及还在不断挨炮的黑砖…… 对此,安林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他笑了笑,开口道:“反正也只剩下这一个办法了,我们就先等着吧。” 等待的时光是非常无聊的,必须得找些事情消遣一下。 安林从纳戒中拿出了一副桌游。 “我们来玩狼人杀吧!”他提议道。 众人闻言呆了呆,这是什么鬼? 但是很快,在安林的讲完规则后,大家都明显提起了兴趣。 因为人太少,安林把小红喊醒,让她化形一起玩。 小红依言化形。 她穿着许小兰给她的红裙,一时之间红衣似火,艳若桃花。 宗永言和骆子平看到小红那绝色撩人的模样,直接丢了魂,呆在原地。 好一会儿,他们才回过神来,向安林投来羡慕的目光。 因为只有七人,所以安林决定的阵容是: 两个狼人,三个村民,一个女巫,一个法官。 游戏分为两大阵营,狼人和村民。 村民方以投票为手段,投死所有狼人便能获取胜利。 狼人阵营隐匿于村民中间,靠夜晚杀人及投票消灭村民方成员为获胜手段。 法官是裁判。 女巫可以毒死人和救人,和村民同一个阵容。 除了法官,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即使是狼人,也是只知道自己人的身份,所以这个游戏全靠推论和演戏。 安林先当法官,众人玩了几局便开始上手了。 之后,他们便开始玩得不亦乐乎。 “砰砰砰砰……” 背景音乐是白球放炮打黑砖的声音,听起来像嗨歌,还蛮带感的。 小红平时挺乖巧的一朵花,此时因为狼人杀,彻底变成了一个戏精,演啥都跟真的一样,搞得虚假难测,简直是敌方阵容的噩梦。 连安林都是吃惊不已,仿佛重新认识了一次小红。 她对自身微表情的掌控,以及对他人微表情的分析,简直出神入化! 在某些方面,小红的确是一个天才。 又过了许久,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安林的身旁,把他吓了一跳。 “两个狼人,三个村民,一个女巫……这种阵容其实并不合理,经过主脑计算,相同情况下,村民获胜的几率是百分之四十六点七六四九……” 众人一脸震惊地望着白凌,不知道她忽然出现说这句话,所为何意。 白凌不理会众人的目光,眼中微带着兴奋:“如果是两个狼人,四个村民,一个女巫的搭配,游戏的平衡性会提高不少。” 安林闻言嘴角一抽,强行镇定下来:“所以你的意思是?” “加我一个。”白凌说道。 “我拒绝!”安林毫不迟疑开口道。 白凌:“……” “安哥!你忘了刚刚我说的话吗?”骆子平出声提醒道。 众人眼睛一亮,顿时反应过来,全部战意滔天。 “撼山拳!” “风斩困阵!” “吃俺小丑一棒!” “闪灵剑!” “白绝轮!” “赤魔重拳!” 白凌微叹一口气,清丽的俏脸上满是无奈。 蹦蹦蹦……啪啪啪……哒哒哒……噗噗噗…… 除了不明所以没出手的小红,其余所有人都鼻青脸肿地趴在了地面之上…… 三分钟后。 众人闭上了眼睛。 白凌和小红睁开了双眼,同时指了指宗永言,两人会心一笑。 安林目无表情:“天亮了,所有人睁眼。” 众人睁开眼睛后,他接着开口:“宗永言你被杀了,发表感言吧。” 宗永言摇着扇子,一本正经地在一旁分析案情。 就这样,八人狼人杀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下继续进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