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小邪突破了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小邪突破了

安林闻言脚步一顿。 小邪更是面露疑惑地望向夜帝。 夜帝双手合十,一阵强烈的空间波动袭来。 下一个瞬间,安林和小邪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空间里。 这里有着仿佛能够将神魂都冻结的蓝色冷火,它们在火盘上燃烧,冷淡的火光照亮了这一片空间,带着一种宁心镇魂的力量。 四周是一个个的牢笼,无数邪魔在牢笼内狰狞地咆哮,嘶吼。 夜帝轻声道:“它们沾染了太多的杀戮,不仅残害其他生灵,更是连同类都撕咬吞噬,人类的最后一抹特性已经被抹除了,所以就算是我,也无法拯救它们……” “剑灵小姑娘,你若是想通过斩杀邪魔获得些什么,不妨对它们试试,它们其实也是我打算处理的一批邪魔。” 听闻夜帝的话语,小邪走到了邪魔的面前。 面前的邪魔,比之前见过的邪魔更为扭曲疯狂,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如山呼海啸般汹涌而来,仿佛要将对方一同拉入堕落的深渊。 “你一定很痛苦吧,让我来帮你解脱吧。” 小邪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小声地说着,胜邪剑在虚空划过一道黑影,穿透了邪魔的身体。 “嘶……!”邪魔嘶哑地叫着,身后身体崩溃湮灭于无形,彻底消失在世间,同时一股力量顺着剑刃,流入了胜邪剑的内部。 小邪闭着双眸,细细品味了一番。 她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又恢复了不少,仿佛因弥补了某种缺陷,体内的力量源泉又增加了不少。 “怎么样?”安林关切问道。 “有用。”小邪点了点头,继续走向另外一个牢笼。 接下来,小邪就是重复着插入和抽出这一个动作。 插入,抽出,插入,抽出…… 一头头邪魔死在胜邪剑之下。 小邪的力量愈发的强悍和恐怖。 这一个变化,夜帝也是看在眼里。 渐渐的,他看向安林的目光,变得更加的炽热了。 关在牢笼里的邪魔有上万之数。 小邪一直重复着之前的动作,不知不觉,便几乎将上万头邪魔斩杀,直到她持剑斩向所剩无几的其中一头邪魔。 轰隆! 仿佛某个桎梏被力量冲开。 小邪的气息轰然暴涨,卷动方圆上千里的元气。 “什么!这股气息……!” 夜帝瞪大了双眼,一脸震惊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万恶深渊之内的幽暗之力,仿佛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不断涌入那个黑裙小女孩的体内,没有止境,没有边际。 小邪的气息如开了火箭一般,不停暴涨,愈发的浩瀚缥缈。 神光震荡,轰然撞破了空间。 “这……我独立开辟的空间,竟然被撞破了?”夜帝深吸了一口气。 安林,大白,小邪,夜帝,因为独立空间的破碎,重新出现在了万恶深渊的深处。 东阳望着去而复返的众人,感受到了一股令他无比恐惧的气息,终于是绝望地大喊大叫了起来。 “啊……不要过来,救命!救我!” 没有人理会东阳。 小邪带来的异象没有停止,涌入她体内的幽暗之力愈发的汹涌澎湃,仿佛要将整个万恶深渊的力量吞噬。 夜帝心疼了,有些恳求对着小邪道:“我好不容易从地脉引入的黑暗力量,你省着点用啊!” 黑暗之力虽然源源不断,但取之过急,也容易枯竭。 轰隆! 又是一阵气势的暴涨。 小邪那圆嘟嘟的脸上,额头部位,出现一柄漆黑的神剑。 无穷无尽的黑色神光开始冲击四周,又如羽衣般包裹小邪的身体,将她笼罩得仿若暗夜之王般威严深邃。 恐怖的气息扩散,压得地面上的邪魔之王东阳,连呼吸都成了困难。 夜帝更是如遭重创一般,连连后退,脸上浮现骇然之色:“神道化剑,神光化衣,这剑灵难道要突破成神级?!!” 安林被小邪的神光冲击,不但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反而极为舒适,连经脉骨骼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滋养,可以说受益无穷。 “小邪终于要突破成神器了吗?” 他很替小邪高兴,仙器巅峰了那么久,终于能突破了。 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万恶深渊的外面,朗朗晴空,如今已经化为彻底的黑暗,天地尽归于暗。 无论是人类,还是蚁族,都一脸惊慌地望着天空,仿佛末世降临,紧张,恐惧,颤栗,种种情绪涌上心头。 就连远在天庭的天帝,都猛然站起,双眼微眯,望向九州界的东南方,仿佛能穿透虚空,看到那一片黑暗。 “好可怕的能量波动,到底是什么东西在突破?” 万恶深渊的上空。 一道漆黑神光柱,从天而降,落入深渊之中,这力量极为霸道,所有阻碍到神光的事物,瞬间湮灭成虚无,无一例外。 知道,那道神光落在黑衣女子的身上,竟被她全盘吞噬! 这一次,元气的涌动已经有数千里,彻彻底底超出了安林所能感知的范围。恐怕连夜帝也无法感知其范围。 安林被这天地异变吓到了。 这是他见过的,最为夸张的天地异象。 这证明,小邪吸收的天地能量极为巨大。 小邪应该不会被这能量撑死吧? 安林有些担心。 无数的神符,以及奇特的图腾,从天而降,仿佛天之赐福,不停融入到小邪的身体之中。 安林看得眼花缭乱。 夜帝更是看得目瞪口呆:“晋升神器是这个样子的?你别骗我!” 半个时辰之后,天地才彻底恢复宁静。 一缕阳光,从天空洒落,穿过神光洞穿的无尽深渊,覆盖在女孩的身上,将女孩白嫩的肌肤映得如玉般明亮。 女孩睁开了如墨般的眼眸,那是极为纯粹的暗,仿佛能够吞噬世间一切的光芒。 “小邪,成了?”安林激动地问道。 女孩点了点头,露齿一笑:“成了。” 安林抚了抚下巴,望着女孩手中的剑,疑惑道:“明明已经晋升成为神器,胜邪剑为何还是黑不溜秋的丑,没有一丝的变化?” 小邪迈着轻盈的步伐,来到安林的面前,皮笑肉不笑道:“没有变化?放心,我会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变化!” 安林的全身突然发寒,心猛地一跳。 有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