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孙宇洛听着安林的话语,眼眶微红。 在他无处可去的时候,他的偶像却说有一个地方他可以去。 四九仙宗可以为他遮风挡雨! “孙宇洛,你愿意加入四九仙宗吗?”安林问道。 孙宇洛握紧了长剑,激动道:“我愿意!我愿意加入四九仙宗!” 他可以忍受因为敬佩一个人而受到宗门排挤,他也可以在忍受辱骂的时候,为了宗门弟子的安危而拼死战斗。但同样,他也能在被宗门中人看不起,被驱逐出宗门的情况下,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宗门! “很好,那么从今后开始,我们就是家人了。”安林微笑道。 孙宇洛有种如同在梦里的感觉,不知不觉,他就获得了诞灵的蓝梦古剑,同时加入了四九仙宗,成为了最敬佩的偶像的家人…… “开心吗?”身后,传来了小男孩的声音。 “很意外,心中也有一种别样的喜悦……”孙宇洛温和一笑,转身望向趴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 小男孩也对他笑着,两个眼球连着血肉弹了出来,不停在孙宇洛的脸上摩擦着,又滑又凉…… “啊……!!”孙宇洛尖叫起来,面露极度惊恐之色,双眼微微一翻,身子一倾,双腿一软扑倒在地,竟是被吓得差点丢了魂。 “嘻嘻嘻,嘿嘿……真好玩。”小男孩欢乐地笑了。 缓过气的孙宇洛泪流满面,他这到底是收了个什么鬼当剑灵啊? 高空上的战斗,也开始接近尾声。 三长老祝云山被小邪狂虐,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 之前逼势十足降临这方天地的天剑宗大弟子欧阳夏,也被安林逼得节节败退,显露出了败绩。 “可恶……我们先撤!”祝云山终于撑不住了,大声喊道。 欧阳夏脸色阴沉,一剑劈开朝自己冲来的男子,身子不停朝后方撤去,冷声道:“安林,你给我记住了,蓝梦古剑是我们天剑宗的,孙宇洛必须死!这笔债,我四九仙宗迟早会讨回来!” 安林耸了耸肩:“说完场面话,就赶快给我滚。” 欧阳夏气得胸口一闷,狠狠地瞪了孙宇洛一眼,这才转身逃离。 一直在旁默默吃瓜的赵思明等人,也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安林和孙宇洛两人,这才朝远方飞去。 孙宇洛就这样成为了他们宗门的死敌。 这让他们心中极为复杂。 之前在花海杀阵,孙宇洛为了让他们活命,仍拼死与血人战斗的画面,在心中挥之不去。 他们还想着,或许回到宗门后,彼此的关系能有进一步的改善呢。 却没想到,才过去没多久,他们便已经是不同宗门间的敌人…… 命运弄人啊…… 安林飞回地面,舒展了一下身体:“呼……这一次打架够畅快,欧阳夏算是一个十分好的练手对象。” 孙宇洛面露崇敬之色:“安林剑仙,欧阳夏可是我们宗门最顶尖的那一批剑仙了,也是柳明轩宗主最得意的徒弟,没想到他只配成为你的练手对象!” 安林神色淡然道:“他能陪我练手,是他的荣幸。” 孙宇洛闻言肃然起敬。 真不愧是他所敬佩的人,果然霸气! “对不起啊,安林剑仙,我给你添麻烦了。” 孙宇洛脸上有着不好意思的神色,感激道:“我获得了诞灵的蓝梦古剑,占了天大的好处,最后还得让您去抗天剑宗的压力,我……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安林拍了拍孙宇洛的肩膀:“你别想太多了,天剑宗如何如何,我并不在乎,我对你这么好,是看中了你这个人!” “看中我这个人?”孙宇洛有些不解。 他虽说资质很好,曾是天剑宗的宗主亲传弟子,但四九仙宗,最不缺的就是惊才绝艳的妖孽…… 安林点头肯定道:“一个无论宗门如何排斥,弟子如何看不起,在关键时刻,仍能为了同宗之人抛头颅洒热血的人,谁不喜欢?” “原来是这个原因……”孙宇洛呆呆地望着安林,心中思绪翻涌。 安林笑道:“除此之外,你还有许多优点,千万别看低自己,我很看好你的,加油!” 孙宇洛眼眶有泪,重重地点头:“是,安林宗主,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待!” 两人一狗腾空而起,踏上了返途的归程。 两个剑灵貌似都比较喜欢死灵魔地的环境,时不时会出来溜达一圈。 小邪收获了一个新小弟,心情不错,坐在大白的狗头上,竟然开始轻哼着悦耳的小曲儿。 声线稚嫩,但十分清澈,旋律也极为动人。 安林颇为享受地听着。 孙宇洛的背后,趴着一个小男孩,也哼着歌谣。 “红色的血啊……染红了墙……一个小人头啊……滚到床底下……” 诡异的旋律,恐怖的歌词。 孙宇洛捂着耳朵一路尖叫,泪水直飙。 为什么同样是剑灵,差距会如此的大?! 他快要崩溃了!! “小邪唱的真棒!”安林十分开心地夸赞道,还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邪的粉嫩的包子脸,惹来小邪一阵鄙视。 但是,那鄙视,翻着小白眼的模样,也格外的惹人可爱! 蓝梦小男孩也唱完了,趴在孙宇洛的背上,空灵幽深地吻了句:“我……唱得……好听吗……” “能……能不能……别……别唱了?”孙宇洛吓得语气都不连贯了。 “可以哦……”小男孩微笑道,身后伸出长长的舌头,缠绕着孙宇洛的脖子…… 孙宇洛双眼翻白,直接昏了过去。 昏迷的前一秒,他还在感慨着人生。 就收服的剑灵来说,每个人真的是有不同的境遇,安林和他,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把孙宇洛吓晕后,小男孩自感无趣,重新变回幽蓝色的古剑,静静地靠在孙宇洛的后背,还极为体贴地释放阴寒之气,滋润着孙宇洛的经脉。 这本来是好事。 但阴寒之气入体,似乎有副作用。 孙宇洛做了噩梦,明明是昏迷状态,两行清泪却从眼角滑落,时不时尖叫和大喊着“不要,不要”,显然被吓哭了! “小孙挺可怜的,汪!”大白有些心疼了。 “这两个纯属命中相冲啊,怎么就混到一起了呢?”安林也是觉得神奇。 小邪望了一眼安林,淡淡道:“这就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