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我的心上人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我的心上人

小邪的阵法被极为暴力的方法破开。 对方必然是领悟了神道之力的返虚后期以上的存在。 众人将目光转向剑斩的方向,只见有一个蓝衣剑仙正脚踏虚空而来。 他身姿翩然,一手持淡金仙剑,一手持指阴圆盘,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双眸光射寒星,气势极为逼人。 安林第一眼就觉得此人很有剑仙范,第二眼就觉得此人实力不凡。 天剑宗的弟子们,看到那个男子后,都兴奋了起来。 “是欧阳夏大师兄!” “太好了,欧阳夏大师兄是返虚巅峰的顶尖剑仙,他来这里一定能够处理好这件事!” “我们的蓝梦古剑,可以夺回来了。” 弟子们议论纷纷,欧阳夏则是一步步走向小邪。 他对着小邪淡淡开口道:“放了蓝梦古剑,它是我们天剑宗的。” 安林插嘴道:“喂,诞灵古剑已经算作完整生命体,按照太初大陆宗门的惯例,它要是出逃了,归属于谁可不是你们天剑宗说了算,而是先到先得,并且以古剑意愿为主。” 欧阳夏冷冷地瞥了安林一眼,语气强硬道:“它是该属于天剑宗的,就永远是天剑宗的,谁也抢不走!” 安林一脸黑线:“为了夺回诞灵的古剑,连脸都不要了吗?” “诞灵古剑千载难逢,我就算是强抢又如何?”欧阳夏神色睥睨,傲气凛然地开口道。 此时,小邪已经在虚空刻画好了一个神符,黑芒阵阵,玄妙的波动在虚空形成剑气流转的波纹。 欧阳夏见状脸色一变:“住手!” 安林瞬间闪动到小邪的前方,微笑道:“想要夺剑?先得过我这一关!” “别以为你打败了敖蒙那种货色,就觉得返虚巅峰大能和他都是同一路货色,我现在就让你明白,你对于我而言,是何等的渺小!” 欧阳夏的金色仙剑迸发出耀眼无比的神道之光,剑气激荡间,四周的虚空都开始扭曲开裂。 “快接受我的契约。”小邪淡淡道。 蓝梦剑瑟瑟发抖,他感觉到欧阳夏的存在后,犹豫竟然少了几分,朝那黑色神符扑了过去。 “给我滚!”欧阳夏怒喝一声,挥剑朝小邪一斩而落。 金色的剑芒纵贯天地,仿佛一轮金色的弯月,蕴含着霸道无尽的神道之力,足以崩灭粉碎万物! 这是比破开小邪防御阵更为恐怖的剑斩!是欧阳夏的全力一击! 以小邪自身的实力,很可能无法正面承受这一击。 安林挡在小邪的前面,十分淡然,掏出了朱雀境,甚至还有闲情转头催促小邪道:“快点啊,搞个契约别磨磨唧唧的。” 欧阳夏看到这一幕,怒发冲冠,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无知狂妄的代价,就只有死! 然而,在一众惊愕的目光下,欧阳夏那夺天地之色,极致霸道的剑斩,在触碰安林的瞬间,竟然诡异般地调转方向反射。 欧阳夏心头一跳,立即横剑在身前抵挡。 然而,他的含怒一击又如何能如此简单,就抵挡得住。 金色的剑芒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这位天剑宗的大师兄,被自己的剑招瞬间斩飞了数千米,体内血气翻涌,剑气肆虐,嘴角不禁缓缓渗出了鲜血。 天剑宗的弟子们傻眼了,他们心目中强大无比的大师兄,竟然被安林反弹了招式,一招重创了?! “可恶,这是什么诡异的器物?!” 欧阳夏极为忌惮地望着安林,他看到安林拿出了一面镜子。 也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嗡鸣声响起。 蓝梦剑正式成为了小邪的小弟! “不!”欧阳夏一脸惊怒地望着小邪的方向,手持仙剑爆发出无穷无尽的金芒,再次朝小邪冲去。 安林则浑身缠绕神火和圣火,施展了火神模式,朝欧阳夏扑去。 “四倍,麒麟臂火神拳!” 拳头爆发出如太阳一般耀眼的炎芒,拳劲所至之处,虚空扭曲开裂,万物融为虚无! 欧阳夏竟从安林的拳头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他一剑朝安林斩去,神道之力汹涌,金芒摄魂。 然而,安林的拳头竟以极为恐怖的力道,将欧阳夏的剑芒冲撞挤压变形,巨力惊涛骇浪而来,瞬息袭遍欧阳夏的全身。 “噗……”欧阳夏又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子朝后方倒飞。 天剑宗的弟子们看傻眼了,他们的大师兄,又双叒叕被安林轰飞了! “安林剑仙不是擅长用剑的吗?为何用拳头也如此牛逼?”孙宇洛喃喃开口道。 安林气息汹涌澎湃,如火神降世般一步步走向欧阳夏:“不是说,我相对你而言,渺小不已吗?你怎么一直吐血啊,是身体不好吗?” 欧阳夏呼吸急促,咬着牙望向安林,低吼道:“再来!” 剑芒金光曜世,神火焚尽虚空,两者再次在高空碰撞在一起!轰轰轰……能量的气浪激荡十数里,光芒照亮了死灵魔地那昏暗的天地。 小邪看到天上的安林,稚嫩的圆脸浮现一抹笑意:“还是蛮可靠的嘛。” 随后,她将目光转向蓝梦剑。 蓝梦剑轻轻一颤,然后讨好似的绕着小邪不停飞行。 小邪微笑道:“你我虽然建立了剑灵间的主仆契约,但还能被一个人类所炼化,让他成为你的主人,你觉得我家安林怎么样?” 蓝梦剑偏了偏剑身:“嗡嗡嗡嗡嗡嗡!” “哦?你说安林不懂你的心?你另有心上人?”小邪颇为玩味地笑道。 蓝梦剑点了点剑柄,表示同意。 “他是谁?”小邪好奇道。 孙宇洛正抬头欣赏着偶像的战斗,突然间觉得背部有些凉快。 什么东西啊? 他转过头,却发现一个小男孩正双手双脚趴在他的背上,幽蓝色的脸绽放出一百八十度的笑容,双目凸起,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蛋。 孙宇洛:“……” “啊……!!!” 孙宇洛爆发出数百分贝的尖叫声,整个人连神魂都要被吓出来了! “救……救命啊!” 他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对着小邪求救道。 小邪则一脸古怪地望着孙宇洛,艰难开口道:“你说是他?” 小男孩点了点头,伸出舌头“哧溜”一声,舔了舔孙宇洛的脖子! 孙宇洛浑身颤抖,那熟悉又恐怖的触感,吓得他浑身发软。 小邪:“……,真的是恶趣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