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真相大白的小男孩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真相大白的小男孩

小邪听到安林的话,情绪都不连贯了。 差点就想放下小男孩的事,直接跑去找安林揍一顿。 小男孩身子冲撞在剑气大阵之上,被弹了回来。 他看到小邪向他走来后,大怒着扑向小邪,双手变成阴蓝之色,出招间蕴含极为恐怖的锋芒。 小邪脸色没有一丝的变化,侧转她娇小的身躯,以极为精湛的角度躲过小男孩双手的攻击,同时玉手如电,快速锁住了小男孩的手腕,精巧的玉足狠狠踹在小男孩的肚子上! 轰隆! 恐怖的力量撞击形成气浪,席卷上千米。 小男孩被踹得双眼圆瞪,吐出了一口蓝色的血液,身子坠落寺庙,将寺庙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 “只有这点程度吗?真的只有这点程度,那我还不屑于收了你。”小邪居高临下地望着小男孩,虽然面容稚嫩,但那种高高在上,霸道不已的女王气息,却展露无遗。 小男孩面露狰狞之色,双手的血肉脱落,露出了森森白骨。 孙宇洛看到这一幕,吓得差点吐了。 小男孩大叫着扑向小邪,白骨的双手携带极致的锋芒,斩向小邪,锋芒所过之处,就连虚空都被斩得错位开来! 小邪见此却轻哼一声,直接用白嫩如藕的双手拍向小男孩的骨手。 “她竟然要以肉身挡住这一击?!”孙宇洛瞪大了双眼。 安林撇了撇嘴:“小邪可是巅峰仙器,用肉身挡有问题吗?” 果然,白骨锋芒和白嫩的手掌碰撞,爆发出的钢铁碰撞的嘶鸣声!火花四溅间,小男孩那坚硬锋利的手骨,竟被小邪的手掌拍得开裂! 小邪翩然转身,对着前的小男孩又是一脚。 轰! 巨力碰撞间,小男孩被一脚踹到了大阵之上,一口蓝色血液再次喷了出来。 他还未缓过气,小邪便闪动到了他的面前,在他惊恐的目光下,一个巴掌毫不留情地将他拍落在地。 轰隆!地面又是一阵颤动。 小男孩躺在地面上,还未起来,小邪便又冲到他的面前,无数雨点般的小粉拳落下,拳拳致命…… 轰轰轰…… 安林,大白,孙宇洛,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之前嚣张不已的小男孩,此刻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被小邪锤得怀疑鬼生! “小邪不是说要收了他吗?现在怎么看起来,像是要往死里打啊?”安林一脸震惊地望着小邪。 “太……太惨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如此暴力?”孙宇洛被小邪表现出来的强烈反差所震惊,喃喃开口道。 现在看来,他之前作死所挨的那一剑不冤。 至少,小男孩的遭遇比他惨多了。 姗姗来迟的赵思明等六人,站在剑斩之外,也被这一幕吓了一跳。 “安林的剑灵恐怖如斯!” “此女,我们绝不能招惹。” “不能被外表所迷惑了啊……” 众人纷纷吐槽起来。 这时,小男孩已经被小邪的小拳拳锤得身体没个人样,凝实的身躯竟渐渐变得虚幻起来。 “饶命……饶命……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小男孩哭喊着大声求饶。 “小邪,差不多行了,再打下去,这鬼就真的要死了!”安林见状也劝说道。 “鬼?”小邪歪了歪脑袋,清冷道,“谁告诉他是鬼了?” “呃?”安林不懂小邪话中之意。 这时,小邪对着小男孩的脸,毫不留情又是一拳! 嘭! 一声炸响间。 小男孩炸了! 众人一脸懵逼,就以为小男孩要这样被活活砸死,却见小邪的面前,出现了一柄幽蓝色的长剑。 恐怖的剑气能量不停扩散。 阴寒的剑意,仿佛能够冻结虚空。 这一次,几乎所有的人,都瞪大了双眼,心中浮现了一个猜测。 为何小邪会对他感兴趣,为何小邪能够感知到他,并且说他不是鬼……这个喜欢装神弄鬼的男孩…… 其实就是剑灵啊!! “是蓝梦古剑,它就是出逃宗门的诞灵古剑!”赵思明失声叫道。 “怪不得小男孩跑得这么快,原来他就是宗门遗失的古剑啊!能够逃出天剑宗的古剑,逃跑水平能不高吗?”雪珊也是恍然大悟。 几乎同时,所有的天剑宗弟子,目光都变得炽热起来。 小邪却在这时,一把抓住了那个古剑,冷冷道:“你是我的了。” 嘶…… 天剑宗的弟子看到这一幕,吓了一大跳。 安林也吓了一大跳,同时在心中怒赞,干得漂亮! 小邪这是打算把这个剑灵打服,然后收入后宫。 果然,小邪开始在虚空勾勒一个神符,开口道:“这是主仆契约,你以后就当我小弟。” 安林面露感兴趣之色,想不到剑灵也可以进行主仆契约…… “万万不可啊,这是我们天剑宗的古剑!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剑阵之外的赵思明,急声开口道。 “这是我们宗门之物,你要是真的收了它,将招惹到我们宗门,还望安林道友三思。”雪珊也开口劝说道。 “快住手,你们这样做,将承受我们天剑宗的怒火!”又有一名弟子开口道。 听到这句话,安林顿时就笑了。 “你们天剑宗的怒火,很可怕吗?柳明轩都被我赶出四九仙宗了,你们的怒火值几个钱?” 安林将目光望向剑阵之外的天剑宗众弟子,笑道:“再说了,蓝梦古剑诞灵逃出了天剑宗,就证明古剑恢复了自由,不再是你们宗门的所有物。我家小邪凭本事征服了他,他就该是我家小邪的小弟才对。” “嗯,的确有这种说法。拥有自主思维的生灵,它们的本质就是独立的个体,就跟兽宠出逃宗门一样,不应该强迫其归属……这是九州界宗门,普遍达成共识的观点。”孙宇洛点头附和道。 赵思明勃然大怒道:“孙宇洛,你到底是天剑宗的人,还是四九仙宗的人?!” 孙宇洛被喝得脑袋微微一缩。 “别跟他们废话了,我们做我们的事情就好。他们想要哔哔,有本事先破了我的剑阵再说。”小邪十分霸气地开口道。 赵思明等人被这句话气得浑身发抖。 小邪的阵法极为高级,凭借他们的力量,还真的破不开…… “没有人可以拿我天剑宗的东西。” 远处,突然传来缥缈如烟的声音。 “区区剑阵,我只手便可破开!” 话音刚落,一道金色的剑芒曜世,落在漆黑剑芒构成的剑阵上。 仿佛刺破黑暗的黎明,剑芒将小邪精心布置的阵法,撕开了一个极为巨大的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