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救命恩人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救命恩人

所有的天剑宗弟子,都望着这震撼人心的一幕。 金色飞剑化作一片光海坠落,它们划破虚空,斩向下方气息强大的血人。那些蕴含了神兵源气的飞剑,能将血人毫无阻碍地切成两半! 血人的数量的确很多,但金色飞剑的数量,却多到让血人绝望! 那些让人感觉到恐怖的血人,毫无例外的都被飞剑成了数段,然后被无穷无尽的金色飞剑吞没了。 不仅如此,飞剑直落大地,将布满大地的曼陀沙华一同碾碎。 轰隆! 大地剧烈震动起来。 天剑宗的弟子们,仿佛看到一片金色光海从天空坠落,一路摧枯拉朽,吞没血人,碾碎大阵的血色花朵,最终将大地化作金色剑海…… 咔嚓! 一声爆裂的声响传遍天地,仿佛有什么东西彻底碎裂了。 赵思明瞳孔一缩:“安林他竟然以最为蛮横的力量,破开了花海杀阵!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不需要研究任何大阵的纹路以及缺陷,就是用绝对的力量,丝毫不讲道理地破开了这座可怕的天然杀阵! 一望无际的大地,满是被剑气撕裂的沟壑,彻底变了样子。 飞剑开始飞回蓝色的空间洞口。 洞口一阵扭曲变幻间,重新变回了一个蓝色的项链。 “真是不堪一击啊。” 安林摇了摇头,将项链收好,望向众人。 却发现天剑宗的一众弟子,正一脸震惊地望着自己,好似还没从之前的场景之中回过神来。 “好……好厉害……”雪珊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 之前那个说安林不跑也会被大阵抹杀的弟子,更是羞愧得不敢直视安林的双眼,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至于其他弟子,神色就极为复杂了,有羞愧的,有敬佩的,有感激的……毕竟,安林刚刚不管怎么样,都救了他们的性命啊! “谢谢……”有的弟子小声开口道。 安林微微一笑,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转身望向一身染血的孙宇洛,向他抛了一枚高阶灵丹,笑道:“喂,别发愣了!刚刚你的表现不错,就算同门侮辱你,看不起你,你依旧敢于直面恐怖的血人,为他们创造一条生路……这枚灵丹是赏你的!” 孙宇洛这时候才回过神,接过灵丹,一脸狂热地望着安林:“安林剑仙,你……你刚刚实在是太帅了!” 他很崇拜安林,但当真正看到安林出手的时候,他才深刻地领悟到,之前他的崇拜,真的没有错! 果然是那个逼格满满的安林! “这就是孙宇洛最为敬佩的剑仙吗?”赵思明喃喃开口,“如此纯净高深的剑意,在天剑宗之中,恐怕除了柳明轩宗主,就没人比的上他了吧……” 他从神兵源气之中感受到了不凡。 一众天剑宗的弟子仍呆立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看向安林的目光之中,有着一抹羞愧,看向孙宇洛的目光,更加的羞愧。 他们因为孙宇洛敬佩的对象是安林,所以极为看不起孙宇洛,甚至开口嘲讽辱骂。 但如今,孙宇洛在他们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却拼命拯救他们,不仅如此,孙宇洛的偶像安林更是以无敌之姿,力挽狂澜,一举将危机解除。 脸都被打肿了…… 安林和孙宇洛虽然都没有说些什么,但说实话,凡有羞耻之心的,此刻都会坐立难安,无地自容。 “危机解除了,我们就走吧。”安林重新骑上大白。 “安林剑仙等等我!”孙宇洛赶紧追了上去。 六个天剑宗弟子,静静地望着安林和孙宇洛离去的背影。 “他们就这样离开了呢。” “我还以为他们会出言嘲讽我们几句。” “你不觉得,就这样一句话都不说,才是最好的嘲讽吗?” “唉……”赵思明轻叹了一声,开口道,“算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紧找出逃宗门的古剑吧。” 弟子们闻言都点了点头,如今找回古剑,才是当务之急。 与此同时,安林骑着大白,在某处地方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安林剑仙?”孙宇洛问道。 “这里是之前花海杀阵的核心。”安林双目闪过一瞬的白芒,开口道。 “花海杀阵不是已经被您破了吗?我们还去阵法核心做什么?”孙宇洛依旧一脸不解。 “凡是自然形成的大阵,你觉得它会依靠什么东西,去维持如此恐怖的杀阵的运转?仅仅是遍地的曼陀沙华?”安林缓缓落下地面。 孙宇洛则是双眼一亮,面露兴奋之色。 安林大手虚空一抓,地面的泥土翻起开裂。 一阵轰鸣之声后,殷红如血的红芒暴起,一个花蕊模样的事物飘了出来,落在了安林的手中,释放着极为恐怖的波动,还有阵阵引人堕落的古怪声音响起。 神鉴术! 冥血杀神花:无尽的鲜血和滔天的怨气蕴养数万年后,自然形成的极具杀意和死冥之气的花心,为神级材料。 安林笑了,又是一件神级材料啊,这波血赚啊! “大白,继续带路。”安林开口道。 大白这个可以闻个鬼的惊人嗅觉,在这个地方简直就是神器。 “安哥,在那个方向,我闻到了一股十分刺激的气味,汪!”大白兴致勃勃地朝某个方向飞去。 孙宇洛看了一下地图,有些紧张道:“那个方向,是地图已探知区域,白雁城,标注危险等级为最高……” 他们已经进入了死灵魔地的核心,需要步步小心才行。 “没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说了,地图上说那地方有座高山,正好看看是不是喷血山。”安林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没多久,一座极为宏伟的城池出现在眼前。 寂灭,破败,空无一物,只有冰寒蚀骨的阴风不停吹拂。 孙宇洛瑟瑟发抖地抓着大白的尾巴,从高空掠过这座城。 突然,看到了一个身穿暗黄色麻衣的小孩背影,正在地面不停地画圈圈。 “嘿嘿,嘿嘿……”的傻笑声,在安静的环境中回荡,格外的渗人。 安林用神识探查对方,竟看不出那个小孩的实力。 “大白下去看看。”安林开口道。 大白闻言吐着舌头,小心翼翼地降落在孩子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