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人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人

噺8壹中文網.x8om哽噺繓赽捌1蛧 安林骑着大白,静立在虚空之中,默默观察着眼前的情况。 其余修士正拼命抵挡着花海源源不断的攻击,他们一旦移动身位,花海的攻击就会变得更加的猛烈。 孙宇洛加入到抵挡花海杀阵的阵容之中后,并没有起到多么明显的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的处境正变得越来越艰难。 “这个安林真的是厚颜无耻,躲在我们后面,享受着我们的保护,却从来不主动战斗!”名叫雪珊的女子,一边挥舞着长剑冻结来袭的血人,一边不满地开口道。 其余几位修士想想也是来气,但却不好意思直接对安林发火,只好将愤怒的目光转向孙宇洛。 孙宇洛躺着也中枪,一脸的郁闷。但他却不多说什么,依旧帮着众人抵挡着花海的进攻。他也不会叫安林出手帮忙,因为他自知自己没有那个脸,也没有那个资格这样做。 “我找到杀阵的缺陷了!”返虚初期的赵思明突然开口道。 他脚步虚空一踏,冲到了千米开外的区域。 无数血色花瓣如飞刀汹涌而来,他却面无惧色,拔出长剑,挥斩出了一道璀璨耀眼的剑芒。剑芒破开血色花瓣的绞杀,将花海撕裂出一道长达数里的沟壑! 轰隆! 整个大地跟着颤了颤。 杀阵突然静了下来,曼陀沙华也不释放出血人了。 众人的危机,顿时被消除殆尽。 “太好了!我就知道赵思明师兄一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孙宇洛来这里有什么用,就是给我们添堵的。” “就是,人过来了,还把安林带到这里,我们还得分神防备安林。” “他现在和安林在一起,是不是已经构成背叛宗门的罪行了?” “呵……加入四九仙宗就得了,为何还要留在我们天剑宗?” 一个个修士或是欣喜,或是不屑和鄙夷地说着。 安林觉得他们胆子很大,真的不怕他一个不喜欢,把他们都锤死么? 孙宇洛倒是出奇的平静,仿佛这一切都不是在议论他。 “小孙,你的脾气也太好了吧,别人这样说你,你都没有一丝情绪起伏的?汪!”大白也一脸震惊道。 孙宇洛微微一笑:“别人如何看我,又不会影响到我吃饭睡觉,也不会影响到我练剑,我为何要搭理这些,浪费时间?” 安林和大白又是一波肃然起敬。 这位孙宇洛道友,不仅头很铁,心态更是非常的有佛性! 如此佛系修士,不去西方极乐界混一混,真的是可惜了。 “大阵的危险已除,我们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赵思明冷冷地瞥了孙宇洛一眼,对面前的其余五位弟子开口道。 “好的,师兄!”五位弟子齐声应道。 安林忍不住笑了笑:“危险真的解除了?” 众人没有理会安林,都是将目光转向赵思明。 赵思明望了一眼安林,微微皱眉,伸手指向北方:“那里的阴气比较重,逃走的古剑有可能在那个方向。” 众人一拍即合,开始朝北方飞去。 就在这时,整个花海突然颤动起来! 亿万株曼陀沙华同时扭动着腰肢,摇摆着身子。 花儿殷红之色变得更为的耀眼,同时有诡异的乐曲开始响起。 极致的猩红,沉沦甚至癫狂的旋律…… “啊……!”有一个男修痛苦地捂住耳朵,双眸渐渐变得赤红,显然是被那诡异的氛围所侵蚀。 “怎么会这样?”雪珊那艳丽的脸蛋也变得苍白了,一股极为危险的感觉,笼罩了她的全身。 “你们那敬爱的师兄,之前找出的所谓的杀阵缺陷,其实并不是缺陷,仅仅是阵法的一个敏感部位而已。相反,他还把沉睡的曼陀沙华,全部唤醒了。现在,你们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吧?”安林乐呵呵地开口道。 他拥有神鉴术,可以清晰看到花海杀阵的特性。 众修士闻言脸色皆是一变。 赵思明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就在这时,曼陀沙华再次凝聚出一个个血人。 这些血人比之前的血人气息更为的恐怖,不仅如此,之前是众人周边的花海凝聚血人,这一次却是整片花海都动了起来! 血人不是几十几百个,而是几万,几十万个…… 无穷无尽的血人出现,飞向天空,包围了中央的众人。 望着密密麻麻的血人,一个女剑修已经双腿发软,坐倒在飞剑上,泪流满面道:“完了,这一次真的完了。” “可恶,要不是这个杀阵连信息都封禁,我们又何至于此?” “别担心,我们还有赵思明师兄,他剑法超绝,一定能够挡得住血人的……”有男修出言安慰道。 当众人将目光转向赵思明,却发现他也早已脸色苍白,紧握着长剑的手微微颤抖,显然是在尽力维持镇定,却难掩心中的震惊和绝望。 “赵思明师兄……” “别说了,正视现实吧,这么多血人,就算十个赵思明师兄也不顶用!恐怕就连那个……那一位安林,也无计可施。”雪珊紧咬着下唇,撇了一眼安林,冷声开口道。 说到这里,所有的修士都将目光转向安林,神色极为复杂,有尴尬,有羞愧,还有一抹难以言喻的期待…… “你们都看我干嘛?该不会幻想着我出手救你们吧?” “之前你们不是说了吗,我就是个厚颜无耻,站在一旁看你们笑话的卑鄙小人。你们说得一点都不错,我就是这样的人……” 安林握了握拳头,做出加油打气的模样,一脸微笑道:“所以,你们加油噢!” 安林贱气十足地说着。 众修士则气得全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身为剑仙的他们,多有傲骨,让他们低声下气去求安林出手,实在低不下那个头,特别是安林还与宗主柳明轩有很大的矛盾,这更不可能了。 “我们别寄希望于那种人了,安林肯定也是怕得要死,在一旁嘴硬呢,我们得靠自己。” “对,我们自己想办法!一定有其他办法的!” 就在这时,无数的血人开始朝他们扑来! 天剑宗的一众修士瞬间落入绝境之中。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m.无广告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