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偶遇天剑宗的修士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偶遇天剑宗的修士

曼陀沙华在黑暗的天地之中,轻轻地摇曳着。 它们不停生长蔓延,形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花海,泛着殷红妖异的光泽,仿佛黑暗之中的红宝石。 此刻,一次次猛烈的碰撞正在花海之中出现。 一道道璀璨的剑气破开黑暗,斩落在花海之中,激荡起红色的花瓣,飞舞于空中。 曼陀沙华凝聚出一个个气息强大的血色人类,不停扑向天空上方的数道身影,仿佛悍不畏死的勇士。 为首的一名峨冠博带,目若朗星的男子,剑出如白虹贯日,一剑便将数名气息强大的血色人类斩得灰飞烟灭。 然而,整片花海的力量仿佛源源不断一般,不停凝聚出血色人类,朝上空的数名修士扑杀。 “不行了,再这样杀下去,我们得杀到猴年马月,还是想办法逃离这个鬼地方吧!”一个男修边挥剑边开口道。 “这个花阵乃是自然形成的杀阵,就像一条毒蛇,你却是逃,它的反扑就越是汹涌可怕……”为首那位仪表不凡的男子开口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一个容貌艳丽的女剑修急声问道,目光不禁停留在为首的男子身上,面露期待和崇敬之色。 在这里,实力最为强大,最为可靠的,就是面前这位男子。 男子沉声道:“找出大阵的缺陷,再破开这个阵法,这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就在这时,远处又飞来了一个白影,速度极其之快。 “又有修士闯进花海杀阵之中了!” “这些傻瓜,这是在找死吗?” “这个杀阵,进来容易,出去难如登天。” 众人见状,脸色皆是一变。 却见白影身上还骑着个人,身旁也有个蓝衣男子御剑而行。 他们都以极为风骚的走位,躲避着花海中的血色人类的扑杀。 “这是……孙宇洛?!”有人惊呼道。 御剑而来的蓝衣男子看到不远处的六个修士,脸色也是一变:“赵思明师兄,雪珊师姐!” “孙宇洛竟然在这里……” “呵呵……他在这里又如何,试问现在宗门有谁还敢亲近这个人?” “都是他自找的,宗主没有把他逐出宗门都算是仁慈了。” “就是,我们离他远点,免得沾到他的晦气。” …… 安林看到了众人一脸嫌弃的模样,也是有些吃惊。 这孙宇洛这么不受宗门的人待见的?就算他性格特别了一点,但也不至于这样遭人厌吧? 孙宇洛听到了那些话语,脸色没有一丝的变化,而是御剑出鞘,开口道:“我来帮你们!” 孙宇洛的出手,没有让他们有任何感激的神色。 其中一个修士甚至嗤笑一声,道:“赵思明师兄都无法破开这个花海大阵,你来帮忙又有什么用?” 另一个女剑修附和道:“你怕是还没有清楚自己的处境吧?你已经误入了曼陀沙华花海杀阵,如何保住你自己的性命都是个问题,你又能帮我们做什么?” “我们也不需要你的帮忙,我可不承认你是我们宗门之人!滚一边儿去!”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修直接大喝道。 孙宇洛抿着嘴,依旧出剑对地面花海涌出的血色人类斩去。 “话说他身旁那个人是谁,好像有点眼熟……” 忙着抵御花海杀人的众修士,这时候才有机会将目光转向另一个骑着大白犬的古怪修士。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所有的修士都倒吸了一大口凉气。 有的甚至忍不住双腿一颤,从空中掉了下来。 “安……安……安林?” “我的天啊,真的是安林!” 这时,就连一直没说话的赵思明也是脸色一变,将目光转向安林:“竟然真的是安林,他怎么会在这里……” 然而,与安林想象的不一样的就是。 众人看到安林到来后,似乎更加气愤了。 “没想到孙宇洛真的攀上安林了……” “狗改不了吃屎,我呸,当初宗主就不该让那垃圾继续留在宗门!” “呵呵,现在他是带着安林过来嘲笑我们?” “这人真可恨!” …… 安林瞬间震惊了,这满满的仇恨值是怎么回事?搞得他和孙宇洛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似的…… “小孙,你得好好解释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了吧?”安林开口道。 孙宇洛闻言苦笑道:“我们天剑宗,前不久举办了一次剑心明志活动,需要宗门弟子们说出自己最敬佩的剑仙是谁,并以其为目标奋力追赶。绝大部分弟子都选了宗主的柳明轩,或者是太上长老,但我不一样,我选了你……” 他将目光转向安林,开口道。 安林整个人懵逼在原地,就连大白也目瞪狗呆。 这就解释得通了,为何那几名天剑宗的弟子会如此敌视孙宇洛…… 柳明轩当日在四九仙宗被赶了出来,那可是传遍了整个九州的大新闻啊,在天剑宗说这种话,这不是疯了吗?! 柳明轩没有一剑砍了孙宇洛都算是好的了。 如此一来……孙宇洛之前说最崇拜的剑仙是安林,也并不是拍马屁,而是真心实意的啊! 说他是狂热粉或者是脑残粉都不为过! “你……你在宗门这样做,不是找死吗?就不能敷衍一下他们?”安林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 孙宇洛当即摇了摇头,认真道:“剑心明志,明的就是剑道之心,真要说违心的话,会让我的剑心蒙尘。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违背本心,这才是我的坚守。” 安林和大白肃然起敬。 向天剑宗第一铁头娃,孙宇洛,表达敬意! 天剑宗那六位修士,在看到安林的到来之后,愤怒之中带着警惕,要不是知道安林战力恐怖,恐怕都要直接打起来了。 安林自然也不会欺负小辈,一个返虚初期,五个化神境而已,都是弱鸡,只要他们没惹到自己,他还是很好说话的。 “那个安林也是,静静地待在那里不出手,分明是想看我们笑话。”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小心他突然对我们出手。” “他果然跟传闻的一样,蛮横自大,卑鄙无耻……” 一众修士小声且愤怒地说着。 安林:“……” 行了,本来还是想着出手帮帮忙的。 现在还是看他们笑话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