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无尽的等待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无尽的等待

不得不说,之前红衣女子那一支舞,的确很好看。 但孙宇洛这时候,不是应该尖叫一声“鬼啊!”然后一剑将这女鬼给灭了吗?哪里会好好在这里聊天!? 孙宇洛分明就是个看脸的颜控,什么怕不怕鬼都是假的,怕丑才是真的!安林和大白看错孙宇洛了! 红衣女子媚笑一声:“那公子可想再看妾身多舞一曲?” 孙宇洛正欲开口,安林却突然插嘴吐槽道:“喂,小姐姐,你跳舞不应该在舞坊吗?怎么跑墙头跳舞了?” 大白望了红衣女子一眼,心道安哥怎么如此不解风情,这时候不是应该狂撩小姐姐吗?提这些东西干嘛? 小姐姐要是漂亮,别说在墙头跳舞了,就算在坟头蹦迪又咋样,鬼你还能问出个为什么啊? 然而,让大白意外的是,红衣女子闻言怔立在原地。 “我……我为什么要在墙头跳舞呢?” 她喃喃自语,黯淡的双眸忽地一亮。 “对了,那个人……他说过,他说和神冥道宗的战斗一结束,他就回来娶我的……” 女子莲步轻移,红袖舞动,动人的双眸遥望着远处的苍穹。 “我站在墙头上,是为了等他回来。我在这里舞蹈,是为了让他能够看见我……我跳的舞怎么样,他会被吸引吗?他会循着我的舞蹈,回来找我吗?” 孙宇洛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好感人!” 安林和大白一脸黑线:“感人的点在哪里?” 女子说的未婚夫是肯定不会回来了,现在距离神冥道宗时代,已经过去了几万年,就算没战死,也会老死,成为一抔黄土。 至于墙头上的女子,也早就被合道大能血祭了吧,只剩一缕拥有强烈执念的残魂在此,日复一日地等待着。 “孙宇洛,帮她解脱吧。”安林叹了一口气,开口道。 孙宇洛脸色大变:“解脱?为什么,她好可怜!我们不应该满足她一些愿望,再超度她吗?” “满足她愿望?”安林翻了翻白眼,道,“比如,你替代她未婚夫,与她来一段人鬼情未了?” “呃……”孙宇洛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铮! 长剑出鞘,抵在女子的雪白脖颈上。 红衣女子呆呆地望着孙宇洛,眼神之中掺杂着悲哀,困惑,愤怒等情绪,红唇轻启道:“公子,你这是要杀我?” 孙宇洛持剑的手微微颤抖:“你早就已经死了,你的未婚夫也已经死了,你不该停留在这个世界上!” 红衣女子的眼中流下两行清泪,不停地摇头:“我不信,他说过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我等了那么久,我又能怎么办……” 孙宇洛还欲说些什么,胸口突然传来撕裂的剧痛感! “噗嗤!”鲜血飞溅,染红了蓝色的衣衫。 孙宇洛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胸口,那里红色的袖子化作尖锐的长矛,已经将他的胸口贯穿。 “小孙!”安林和大白同时高喊。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就连他们,也没有反应过来! “你……”孙宇洛瞪大了双眼,望着面前的红衣女子,嘴角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呵呵呵……”红衣女子娇美的容颜变得狰狞起来,“谁也不能阻碍我等待他的归来,谁也不行!如果你想杀我,那就先让你去死吧!!”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从天而降。 “风剑!”安林突然闪了过来,胜邪剑化作漆黑暗影,瞬间贯穿了红衣女子的胸口,“我们没有杀你,因为你已经死了。既然死了,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或许你等的那个人,正在另外一个地方等着你。” “真……真的吗?”红衣女子的双眸出现了波动。 “安林剑仙说得好深刻,好有道理。”孙宇洛吐着血水,开口道。 安林一脸黑线,没好气道:“你这个样子,就别特么拍马屁了,不用那么敬业的!” 胜邪剑散发漆黑的剑光,不停冲击着红衣女子的神魂。 红衣女子的袖子渐渐恢复原状,脸上有着解脱的笑容,美眸凝望着安林:“真的吗,他真的会在另外一个地方等我吗?时间那么久了,要是……要是他忘了我怎么办?” “是的,他在那个地方等着你呢。到时候,他要是忘了你,你给他跳一支舞,他就能想起你了。”安林同样微笑道。 哄鬼,他还是第一次,感觉比较顺利。 女鬼闻言轻轻点头,似乎真的想通了,后退几步,扬起红袖,舞着她在世间的最后一支舞蹈,告别这个世界。 那婀娜艳丽的舞姿,足以惊艳整座城。 “好美啊……”安林和大白看得呆了。 这时,一个声音却蓦然响起。 “那个……安林剑仙,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一个断断续续,又十分痛苦的声音响起。 安林和大白这时候,才突然想起,还有一个小孙被扎心了! “小孙子,你没事吧?!”安林赶紧抱紧了身后,鲜血直流的孙宇洛,关切地问道。 “我……我觉得我要死了……”孙宇洛眼泪直流。 安林立即用神魂探查孙宇洛的伤势,还好,心脏虽然破裂,但还能救!他立即运转青木长生功法,不停修补着孙宇洛的伤势。 “都说长得丑的鬼可怕,没想到长得好看的鬼,更……更可怕……”孙宇洛吐着血水,一脸悔恨地开口道。 “我在帮你疗伤,还想活命,就立即停止你的感慨!”安林怒道。 孙宇洛立即噤声,像个公鸡一般望着安林。 “红颜都是祸水啊……人真的不能被外表所欺骗……” “越漂亮的女人,心肠可能会更黑……” 孙宇洛突然又喃喃开口道。 安林:“……” 如果可以,安林真的想立即丢了孙宇洛,让他自生自灭得了。 多亏了安林境界高深,功法超绝,这才将孙宇洛救活。 孙宇洛差点就给安林跪下了,万分感激道:“安林剑仙,十分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我孙宇洛无以回报,唯有以身相……” “滚!” 安林对着孙宇洛就是一脚。 孙宇洛躲开了,但望着安林的目光依旧炽热不已。 众人出了城,望着漆黑无尽的天地,有些茫然。 幸好他们都备了永久方向指针,这才没有迷失方向。 “接下来我们去哪个方向?”孙宇洛开口问道。 大白用鼻子嗅了嗅,道:“东北方!” 孙宇洛震惊了:“鬼都能闻出来?” “那边阴气很重,我们很可能会有重大发现,汪!”大白兴奋道。 “行,那就东北方。” 安林也从哪里感受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当即御狗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