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死灵魔地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死灵魔地

就这样,安林的队伍里多了一个孙宇洛。 “安林剑仙,这是死灵魔地的地图。”孙宇洛十分殷勤地将地图递给了安林。 安林接过了地图,上面的确有不少已经勘察明确的地方,连哪个地方有什么危险都标注好了,不过仍是没有介绍关于喷血山的情报。 “走吧,我们边走边看。”安林道。 “好的,安林剑仙!”孙宇洛乖巧点头。 安林满意点了点头,他之所以会让孙宇洛一路同行,除了他有地图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一直喊“安林剑仙”,喊得十分的情真意切,安林很舒服…… 不过,这种舒服没有持续很久。 因为孙宇洛是个话痨。 “安林剑仙,安林剑仙,您开始练剑的时候是几岁啊?” “嗯,十九岁……” “我的天啊!您原来不是从小练到大的吗?仅仅练剑几年,就有如此成就,真的好厉害!!” “……,我修仙也没几年。” “嘶……真不愧是太初大陆第一剑仙!如此天赋,惊世骇俗!” “过奖。” “安林剑仙,安林剑仙,你练剑的师父是谁?” “你话真多啊,我师父叫西桐!” “西桐?好特别的名字,一定是个世外高人吧?” “是啊,他很神秘,很强大,也很坑人……话说,你能不能闭嘴?” “好的,好的。”孙宇洛连连点头,然后又道,“安林剑仙,你平时是如何锤炼剑道的?” 安林道:“我通过厨艺中的刀工锤炼剑道,就是砍瓜切菜,久而久之就会了……” 孙宇洛大惊:“拿剑作为菜刀锤炼剑道?好可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返璞归真境吗?通过最为平凡的事情去锤炼剑道,便可沟通天地之理,从平凡之中感悟无上大道!” 安林:“……,小孙,你的悟性不错。” “安林剑仙,安林剑仙,那你的佩剑叫什么?为什么要背在身后,是为了加强与本命之剑的沟通吗?”孙宇洛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安林一脸黑线:“特么的,我不是叫你闭嘴了吗?!” 孙宇洛缩了缩脑袋:“哦……” 片刻后。 “安林剑仙,安林剑仙……” “滚!!” …… 两人一狗前行了一段时间,终于看到了一片没有任何生机的天地。 黑色荒芜的大地,阴沉沉暗无天日的天空,时不时有几缕诡异的蓝影游动,一眼望去,就有一种阴寒入骨的感觉。 “前面就是死灵魔地了,大家小心点。”安林开口道。 死灵魔地作为古虚州的第一凶险之地,即使在外围也得小心。 孙宇洛暗暗咽了一口唾沫,紧跟在安林的身后。 一进入死灵魔地的范围,就感受到身体凉飕飕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冰冻着身体,由外而内的寒冷。 没多久,一个巨大的蓝色阴气骷髅头就迎面而来,张开了森然的大嘴,好似要将安林等人一口吞掉。 “啊……!”孙宇洛尖叫一声,差点踩不稳飞剑。 “敢吃你狗爷,找死,汪!”大白吐着舌头,对着那阴气骷髅张口一喷,银白色的风刃划破虚空,瞬间将骷髅头劈碎。 “好……好厉害!”惊魂未定的孙宇洛,惊呼一声,赞叹道,“这一招不仅斩意高深,还有着破灭神魂之力!” 大白得意地扬起了雪白大尾:“我的领域,是物理和神魂双重伤害的白银神风,对付这些鬼怪,简简单单!” 安林淡淡一笑,这其实也是他带大白来这里的原因,不仅对付鬼怪方便,而且对鬼怪的存在也较为敏感,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意外的线索。 “狗哥牛逼!”孙宇洛竖起了大拇指,由衷赞叹道。 随着不停深入死灵魔地,天色也越来越暗。 众人越过某个山岗,突然传来了女子的笑声。 “呵呵呵……” “嘿嘿嘿……” 似乎是女子的娇笑玩闹声,幽远又渗人。 孙宇洛脸色发白:“狗……狗哥,你听到什么了吗?” 大白嘴角一扬:“放心,看你狗哥的!” 说罢,它双爪对着山岗的两个腐烂的岩石,猛地一挥,两道银色爪芒轰然落下,将岩石撕裂,伴随着女子凄厉的尖叫声。 随后,女子的笑声便消失了。 “狗哥好厉害!”孙宇洛惊叹道,“您能看到无形的鬼怪?” 大白得意道:“我的领域能看到!” 孙宇洛肃然起敬。 安林却一脸无语地望着孙宇洛:“喂,你一路上除了尖叫和害怕,还能做什么事情吗?你可是化神后期的剑仙啊!” “可……可是我真的害怕啊,我从小就怕鬼……”孙宇洛支支吾吾地说着,似乎很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你狗哥罩着。”大白用爪子拍了拍孙宇洛的脑袋,开口安慰道。 孙宇洛一脸感激地望着大白。 安林:“……” 孙宇洛一身蓝衣,模样清秀,双眼特别有神,气质缥缈脱俗,年纪轻轻修为却已经化神后期。 这种模样,将道理应该很有高人风范才对,怎么会如此怕鬼? 众人又行走了一段时间,其间看到了上百座高山,但却没有喷血山的痕迹,也没有古剑的痕迹。精灵鬼怪倒是遇到了不少,但都不可怕,也就孙宇洛被吓得不要不要的。 “快看,前面有一座大城!”孙宇洛惊呼道。 安林看了一下地图,道:“地图上没有标记这座城啊。” “未被勘察的区域,危险性未知!汪!”大白双目炯炯有神,竟是有些兴奋。 “这里已经接近死灵魔地的中心了啊,去看看吧。”安林微笑道。 “真……真的要去吗?感觉好阴森啊!”孙宇洛一脸害怕。 天色到了这里,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明明是白天,但在这个地方,却比黑夜还要阴暗。 一阵阵阴风吹拂,地面好似有杂乱的黑影闪过,鬼影重重。 安林懒得理会孙宇洛,骑着大白,就走入城门。 一路上,房屋破败,木门在阴风的吹拂下,“嘎叽嘎叽”地响着。 大白瞪大着圆溜溜的双眼,突然瞳孔一缩。 前方出现了一个黑影。 是一个血淋淋的胖子,他赤裸着上半身,血肉绽开,露出血淋淋的内脏,地面还拖着自己的肠子,一头拿着屠刀,一手托着一个满是血迹,却笑容满面的肥胖脑袋。 脑袋幽幽开口道:“你们……看到我的头……在哪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