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强者云集的反抗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强者云集的反抗

“师父,看你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是不是找出破局之法了?”萧泽看到了安林那淡然的神色,一脸期待问道。 安林摇了摇头:“我哪有什么办法,只是看淡了生死而已。” 萧泽:“……” 师父到底经历了什么? 困住萧泽之后。 三头邪龙不再废话,开始对萧泽的防御结晶进行连番轰击。 萧泽开始专心运转神道之力,抵抗邪龙的攻击。 安林则在一旁提供气血丹给萧泽吃,一个帮忙抵抗,一个负责喂药,搭配完美,场面极其和谐。 “来,徒儿,再来一颗高阶气血丹。” “师父,我刚刚吞进去一枚啊。” “没关系,多吃几枚在肚子里,当作储备能源。” “……” 这一幕气得邪龙不要不要的,我们在这里疯狂攻击你,你们竟然还给我表演师父喂药徒弟的温情戏码? 一念及此,邪龙的攻击更为迅猛了! “师父,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的防御迟早要被它们破开的。”萧泽面露焦虑道。 他的防守是很厉害,但这种施展神道之力的防守,是很消耗力气的,他迟早会累得被破开防御。 “没关系,就这样等。”安林微笑道。 萧泽一脸不解:“为什么?” 安林望了一眼远处的天空,那里苍穹的破灭已经延绵了上千里,扩张越来越快…… “世界即将毁灭,邪龙中的帝座七战龙已经全部出动,但东海龙庭和西方龙林的一些还未出战的顶尖大能,我不相信他们还能坐得住……” “你是说,等那些大能出手?”萧泽说道。 “是的,这场战斗,本来就不是只有我们在战斗。” “我们还有那些……必须和我们站在统一战线的临时队友!”安林微笑道,“等他们出手的时候,就是我们行动的最好时机!” 一片黑暗的侦查空间内。 暗夜叉正在进行战场上的战力调配。 化神境的战场,邪龙一族大获全胜。 返虚后期以下的返虚境中型战场,邪龙一族大获全胜…… 返虚后期的顶尖战场,帝座七战龙陨落两位,西方龙林死一逃一,东海龙庭死一逃二,逃跑的都已经重伤……局面看起来好像是在僵持,但是,暗夜叉觉得,其实是邪龙一方处在劣势位。 据情报所示,龙庭出战的返虚后期大能有三个,都已经现身,并且还被古龙帝杀了一个,所以此势力不足为虑。 但西方龙林,可是有足足六位返虚后期的大能进入古龙域啊! 但目前只现身两位…… 四个隐藏的炸弹,让暗夜叉心中满是忧虑。 他本来想派那两位打跑了东海龙庭的七战龙,支援古龙帝,但想到那四个隐藏炸弹,他生生忍住了那个念头。 “安林等人已经是瓮中之鳖,迟早会死,让毒暴邪龙和无思邪龙先返回大阵驻防……” 暗夜叉虽然很想尽快解决师父那边的事情,但也知道三个帝座七战龙加上古龙帝,迟早能啃下安林这些人,这时候应该以大局为重。 他们不一定要将所有大能灭掉,只要集中锋芒,力挫两大龙族,让他们即使联合起来,也无力去破坏两界通道即可。 两界通道一旦打开,他们就是最终的赢家! “快了……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啊,师父……” 暗夜叉望着画面投影上的女子,不觉间握紧了双拳。 一道道神光炸裂,可怕的神道之力激荡毁灭着周围的一切。 邪龙们用出一个个惊天动地的术法,无情地落在半透明的黑色晶体上,如汪洋倾倒翻腾。 古龙帝望着一直屹立不倒的黑色晶体,脸色却极为平静。 她在等待,等着黑色晶体破裂的瞬间,对安林等人施展致命一击。 快了,再等等,他们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一刻钟后。 九十九座大阵附近,突然爆发了剧烈的能量波动! 暗黑色的能量吞天噬地,笼罩虚空。 一片汪洋大海翻腾涌动数百里,巨浪的咆哮震天动地。 金色的神光如初日东升,在海洋之上升腾而起。 “怎么回事?”三头邪龙同时脸色一变。 “暗黑的能量波动是哈迪斯,可恶,它竟然还敢过来!”沦狱邪龙愤怒地大吼道。 “不仅如此……”玫瑰邪龙望着大阵核心爆发的能量,脸色极其的难看,“西方龙林的海洋之神波塞冬,智慧与战争女神雅典娜,也出现在了那里……” “哈迪斯的神道之力,可以躲过侦察卫星的探查,是它带着那两个大能偷偷潜入,试图破坏我们的阵法。”幻梦邪龙道。 看到三头邪龙的情绪波动。 古龙帝却是神色沉静,淡然道:“你们继续攻击面前的敌人,那边的事情不用你们管,有毒暴邪龙和无思邪龙在那里顶着。” 萧泽等人听到它们的对话,不仅没有丧气,反而更来劲了。 师父说的果然不错,他们并不是在孤军奋战,还有许多和他们站在同一战线的强大队友! 这场战斗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在距离阵法万米之外。 敖蒙浑身血污,躺在一块巨石上,剧烈地喘息着。 他那坚毅威严的脸上,此刻满是哀痛之色。 “吾儿啊……你怎么就这样死了呢?” 这位龙王已经通过生命玉牌的碎裂,得知敖仙玉战死之事。 敖仙玉的死对龙王的打击,比敖书玉的死对龙王的打击要严重得多。 敖仙玉是领悟了神道之力的顶尖大能,是龙庭的战神,顶梁柱,他的陨落可以说是重创了龙庭的根基。 “父王,现在就别失落了。我们要是再不想办法打破邪龙的阵法,这个世界就要被它们戳得个支离破碎了,到时我们连命都要保不住。”敖晴玉驻剑在一旁,伤痕累累,却战意汹涌地开口道。 “这事我明白,可是要怎么做?邪龙的实力你也知道,它们不仅实力强大,还采用不要命的打法……” 敖蒙想起之前的对战,就是一阵后怕。 “那我们就拼命打回去。它们燃烧寿命,我们也燃烧寿命,它们祭献血脉,我们也祭献血脉。如果不拼命,又怎么能活命?!” 敖晴玉咬牙切齿道。 敖蒙望着自己的儿子,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说得好。” 一声颇为慵懒却又极为动听的声音响起。 敖蒙和敖晴玉循声看去,眼眶不禁都红了。 “我的乖女儿啊……” “大姐……” “您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