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来敌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来敌

恐怖的天雷肆虐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许小兰忍不住痛苦地叫了出来,使出浑身解数抵御着那可怕的雷能。 金虚雷顺着许小兰的身体,瞬息蔓延至安林的身体。 这种金虚雷霆十分可怕,它冲击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从外至内,甚至连他的神魂也要撕扯劈碎! 许小兰的双眸越来越明亮,但身躯却不停地颤动,显然还是难以承受如此恐怖的雷能。 安林发现和许小兰牵手共同抵御雷劫,天空上方并没有任何的异动,这证明了方法可行! 安麒麟!帮帮忙,把更多的能量吸引来我这里! 安林在气海之中大声呼唤。 骑在小鲸鱼上的金光小人闻言,仰天咆哮了一声,金灿灿的手臂突然鼓起了肌肉,全身雷光大盛,从单手指天变成双掌对着天空。 安麒麟大叫道:“咿呀呀,哎呀呀!” 安林被这一幕震惊到了。 金光小人这是要爆体吗?好惊悚的样子! 轰隆! 就在这时,一股庞大的吸力由内至外,最后传导至安林的手上。 在许小兰身体上肆虐的雷电,受到吸力的牵引,开始从牵手的部位快速转移,融入安林的气海。 安林的全力助攻,终于是让许小兰那被雷电摧残得濒临崩溃的身躯,得以舒缓一口气。 同时,在安林的气海之中,安麒麟的身体愈发的凝实,气息也变得更加的雄浑。那是天道产生的金虚雷,是它最好的养料! 金虚龙彻底落下。 仿佛金色的雷暴炸弹炸开,将方圆万米的区域吞噬湮灭。 安林能够感受得到许小兰握着他的手,力度由寻常变得用力,然后又脱力松软的整个过程。 这一瞬间吓得安林心中一颤,都以为许小兰要被劈死了。 还好,在金虚雷龙完全落下后,许小兰撑住了。 一条双眸纯金的青色小龙突然出现,环绕着许小兰的身躯,仿佛护主的神灵,仰望着天空的白雷朱雀。 安林和许小兰还未缓一口气,天空上方的白雷朱雀便清鸣一声,似要从天空中扑落。 安林的心神提了起来。 这是最为关键的时刻,千万不能出现任何的马虎! “哈哈哈……” 就在这时,远处有一轮金色大日,撕裂乌云,释放着无穷的光热。 天地化作一片灼热的火海,焚烧着周围的空间。 “吼!真以为我就这样走了吗?”金色火焰巨龙从远处奔袭而来,脸上有着残忍的笑容,“度化尊者安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那么大一片劫云我会没注意吗?” “我只是在等一个时机罢了,一个可以一决胜负的机会!帮人渡劫可不是好分心的啊……哈哈哈……” 西方龙林的返虚后期大能,太阳神阿波罗卷土重来! 另外一个方向,冰霜覆盖天地,寒风狂卷三百里。 “阿波罗,别废话了,现在就是我们出手的最佳时刻!”霜寒之神卓玛也从远处飞来,张开了巨口,恐怖的能量开始积聚! 阿波罗哈哈大笑,身侧开始凝聚九枚赤色巨型火球,仿若九轮大日悬空,让方圆十里的虚空都扭曲开裂。 两大返虚后期的顶尖大能,同时准备出手! 这是安林有史以来,最为惊险的时刻。 他若站在原地不逃,那么就是个活靶子,很有可能被两个返虚后期大能无穷无尽的恐怖术法轰死。 许小兰毫不犹豫扯下胸前的天星暗甲,交给安林,怒斥道:“它们的目标是你,你快拿着这个防御器物离我远点!” 天星暗甲可触发三次力量,每次激活都可防御合道大能攻击十分钟。 这段时间,足以让他做出任何的应变。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要是还呆在这里,我们两个都得死啊!”许小兰望着身旁没有动静的男子,急声道。 安林握紧了许小兰的手,摇了摇头。 他知道许小兰在想什么。 他要真的离开这里,是能够活命,但许小兰绝对会死! 正在渡劫不能移动,又不能使用外物防御的她,如何能承受得了白雷朱雀的雷劫? 许小兰咬着有些焦干的嘴唇,略带着哭腔恳求道:“快走啊……算我求你了,最后一道雷劫,你要相信我可以撑住。” 安林拒绝了。 他笑道:“我只是觉得,我在你身边,你活下去的概率会更高。” 如果为了活命离开许小兰,许小兰独自承受雷劫活下去的概率为百分之一,那还不如陪在许小兰的身旁,彼此同生共死,这样活下去的概率,总该比百分之一强吧? 这是送分题,他闭着眼睛也知道该怎么选。 就在这时,阿波罗的九枚赤色火球,已经动了起来,朝安林所在之地砸落,宛如大日陨落大地。 卓玛的冰霜吐息喷薄而出,好似霜寒银河悬挂九天,坠落大地,所过之处万物冻结。 两位返虚后期的大能同时出手,就算是慢状态的安林,也难以招架,更别提现在被金虚雷虐了一波,又不能自由移动的安林。 不过,此刻的安林,神色却前所未有的坚定,将身体的力量催动到极致,准备承受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突然间,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高空之上。 “龙极剑;天刃!” 一道剑光夺尽天地之色。 剑芒所过之处,万物皆断,就连虚空也被斩成了两半,形成了明显的错位。九轮坠落的大日被那恐怖的剑刃切成了两半,火光爆裂,焚烧了天空。霜寒吐息同样被这一剑斩成了两条快要崩溃的能量冲击。 达三和妖姬挡在安林等人面前,释放双重绝离子能量护壁。 终于是堪堪将能量爆炸的余波抵挡住。 阿波罗和卓玛两头龙族大能联手的第一波攻击,就这样被消除了。 安林和许小兰看到高空上出手的男子,有那么一瞬间是呆愣的。 因为出手帮助他们的,正是龙庭第一逼王,敖晴玉! “吼!敖晴玉,你们东海龙庭和安林有着仇怨,就算是现在也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此刻是除掉他的好机会,你为何还要出手救他?!”阿波罗既愤怒又不解地大吼道。 “我欠他一个人情,就这么简单。” “再说了,”敖晴玉御剑在身前,冷笑道,“我敖晴玉做事,何须向你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