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安林神情恍惚,一脸的不可置信。 “小红,你过来,使出全力打我的脸!”他觉得自己一定还没醒。 小红依言冲了过来,绿色的叶子破空袭来,打向安林的脸颊。 “啪!” 安林只觉恐怖的巨力袭来,脸便被扇了一巴掌,身子像炮弹般飞了出去,撞坏一堵墙,滚落到另外一个房间内…… “咳,咳……卧槽,小红你特么要弑主吗?”安林摸着红肿的脸颊,有些恼怒道。 “啊……主人对不起,小红不知道自己竟然有那么大的力气。”小红有些惊慌地跑了过来。 “算了,你刚刚突破,掌握不好力气我可以理解。” 安林叹了一口气,这一掌真的很疼,也证明了这一切不是一场梦。 然后他抬头,看见了面如寒霜的孙胜莲。 她正穿着裹胸的睡衣,胜雪的肌肤露出了一大半,尽收眼底。 一种极为不妙的预感在他的心中升起。 他急声开口:“你听我说,这是一个……” “啪!” 话还没说完,巨力便传来。 他的脸又被抽了一下,身子像炮弹般撞开另一面墙壁,滚落地面…… “主人!”小红惊慌失措地跑向安林。 安林一阵头晕眼花,脸的两边都肿了起来。 “唉,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他捂着脸,站了起来,一脸的郁闷。 然后,他又看到了神情肃穆的轩辕诚。 “安林同学,光天化日之下,你怎可作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轩辕诚用一副我算是看透你了的表情,冷冷开口道。 安林眼眶泛红:“诚哥,冤枉啊!” 好说歹说,安林终于是把事情的缘由,跟轩辕诚和孙胜莲解释清楚。 虽然在孙胜莲那里,解释并没有什么用。 毕竟看到了就是看到了,她不多赏安林一个巴掌就已经算是格外开恩。 在处理完这些意外的琐事之后,安林重新回到了房间。 他有些不死心地用神识看了玉府一眼,发现那颗珠子仍是悬浮在原处,发出金灿灿的亮光。 他又来了一招火炎仙术,元气涌动的过程中,经过了珠子的提纯和增幅,手心中的火焰变得更加的炽热和精纯。 安林望着手中的火焰,陷入了沉默。 这珠子的作用跟灵根的作用差不多。 而且一旦释放仙法,珠子就快速运转,并且发出更为璀璨的光芒。 这种种特征结合起来,他可以初步判定,这是一枚兽丹…… 麻蛋! 为什么别人凝聚灵根,他却凝聚了一枚兽丹?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 安林忽然间觉得心好痛,仿佛生活都失去了意义。 就这样,他找到了许小兰。 安林:“小兰,你说一个人要是凝聚了一枚兽丹,是个什么情况呢?” 许小兰不以为意道:“那就证明他是个禽兽啊。” 随后,她便看到安林眼中含着泪水。 许小兰惊道:“安林,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安林摇了摇头:“没事,我想去静静……” 他才不会说,是许小兰欺负他了。 然后,他找到了轩辕诚。 安林:“诚哥,你说一个人要是凝聚了一枚兽丹,是个什么情况呢?” 轩辕诚一脸肃然道:“这不可能,人只能凝聚灵根,怎么会凝聚出一枚兽丹?” 安林追问道:“我是说假设有这种人,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轩辕诚面露思索:“我觉得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那个人其实就是个兽族的,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罢了。第二种可能,就是返祖现象,你是知道的吧,猴族就是兽族的一类,他要变猴子了!” 安林闻言如遭雷击,连魂都丢了。 他可以肯定是从娘胎出来的,不是兽族。 至于返祖变猴子? 我去你妹的,不带这样的吧!? 安林失魂落魄离开了,轩辕诚的话让他备受打击。 然后,他想到了软萌的苏浅云。 安林:“苏同学,你说一个人要是凝聚了一枚兽丹,是个什么情况呢? 苏浅云眨了眨美丽的眸子,认真开口道:“一个人要是凝聚了一枚兽丹,那么他就废了!你想想,育灵期的修行功法和仙术都是跟灵根搭边的,要是一个人凝聚的是兽丹,那么功法仙术的运转必然就会有相互冲突的地方,而且……” 安林听着苏浅云头头是道的分析,越听心中便越是悲凉…… 他满怀疲惫的地走出苏浅云的房间,来到班主任的住处。 安林很紧张,因为见多识广的凌霄剑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凌霄剑仙看见来者是安林,当即笑道:“安林同学,恭喜啊,昨晚成功凝聚灵根,突破到了育灵期!” 安林听到“成功凝聚灵根”这个词,仿佛心脏中了一剑,差点吐出血来。 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谢谢班主任,其实我来这里,是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尽管问吧。”凌霄剑仙爽朗一笑,开口说道。 “我想问,一个人要是凝聚了一枚兽丹,是个什么情况呢?”安林有些期待地开口。 凌霄剑仙哈哈大笑:“安林同学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难道真的有谁这么奇葩,凝聚了一枚兽丹?” 安林脸一抽,班主任,您说的奇葩就是我啊! “嗯……其实就是突发奇想,好奇问问。” “您看啊,灵兽有兽丹,妖有妖丹……您说人会不会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凝聚了一枚兽丹呢?” 安林忍住悲伤的情绪,装作一脸好奇的模样开口问道。 谁知凌霄剑仙一脸郑重地拍了拍安林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年轻人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活了那么久,就没听说过哪个修士能凝结兽丹的。真要有这种修士,那绝对会被天庭抓去切片研究,到时我再叫上你去开开眼吧。” 望着凌霄剑仙关怀的神色,安林都快要哭出来了。 开个毛的眼啊,到时候我就是被切片的那个啊! 靠,不行了。 再这样继续问下去,安林觉得自己就要疯了! 他告别了班主任,走在庭院之中。 众人那一句句话语在心头萦绕,让他陷入万念俱灰之中。 他走到荷塘边,望着水中自己清秀的倒影。 难不成我的本质真的是禽兽? 或者说……我就要变猴子了? 我修的该不会是假仙吧? 备受打击的安林越想越委屈。 泪珠滑落。 “啪嗒啪嗒……” 湖面泛起了一阵阵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