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报仇献出的一切(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报仇献出的一切(第一更)

太初古龙域。 炽热的龙炎爆开,将一整座山头炸成灰烬。 赤色蜥蜴龙喷吐火焰的嘴巴还未闭合,缠绕着湛蓝雷光的剑刃就已经呼啸而来,落在龙首脖子那坚硬的龙甲上。 剑刃的锋芒非常可怕,龙甲竟宛如豆腐般被破开。 “嗷!”赤色蜥蜴龙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它的巨大头颅便被斩落! 鲜血喷薄而出。 青衣女子却纤尘不染,潇洒收剑。 一股能量从赤色蜥蜴龙中流出,融入女子的体内。 “死去的能量无所归依,然后重新选择主人?”许小兰若有所思。 她发现流入体内的龙之力,不仅会受到体内真龙血脉的同化,还会被身体内的朱雀之力炼化淬炼,让龙之力变得更加的精纯。 “我体内过于强大的朱雀血脉之力,是我境界飙升的主要原因。” “但过于强大的朱雀之力,和相比之下过于弱小的真龙之力,却是成为抑制我进一步突破的瓶颈。” 许小兰展颜一笑:“在这里,我能让真龙血脉之力快速变强,这将是我最好的仙缘,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在真龙血脉强大得能够独当一面,不被过于强势的朱雀血脉欺负和鄙视之时,就是我得证仙道,突破之时!” 许小兰踌躇满志,雄心壮志地开启征程。 在一片白色的沙地上。 “嗷,桀桀……那里有个龙族小子,一看就很好欺负,运气真棒!我们快去把它吃掉!” 紧接着,白色沙地传来龙族的惨嚎声。 很快,这里又恢复了平静。 过了许久,这里又传来龙族的声音。 “嗷!哈哈哈……这里有个龙族小子,一看就好欺负,我们赶紧把它吃掉!” “傻逼!在这个地方,老人和小孩最不能忍,快逃啊!” 另一头龙族大吼道。 下一瞬,白色沙地上,一样传来了龙族的惨嚎声。 “嗷……!” “救命!嗷!” 沙地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年,正在沙地上漫步行走着。 “其实,你们遇到了我,无论是进攻还是逃跑,结局都已经注定了啊。”萧泽叹了一口气,继续一步步向前走去。 他卡在返虚中期巅峰已经记不清多少年了,按照年龄来说,整个东海龙庭的所有人加起来,恐怕都没他岁数大。 不是他资质愚钝无法突破,而是他觉得自己还未领悟最强的防御。 领悟了神道之力,那么以后就要按照这条路往下走,既然如此,为何不领悟一个最强的防御神道呢? 他最擅长的是防御,但还称不上最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做到最强,但他觉得或许这个地方,能够给他答案。 “这个地方,我以前可熟悉了。” 萧泽面露追忆之色,一步步走着,不急不缓。 “最难以逃避,最无情的力量是什么?不是冰火刀剑,也不是风雷毒瘴,而是岁月。岁月能带走容颜,能带走生命,能带走亲人朋友,带走我所拥有的一切……” 萧泽虽然是少年模样,目光之中却饱含着沧桑。 脚下的白沙,曾经是一座繁华的龙族城市。 这里有热闹的集市,有金碧辉煌的宫殿,有亭台楼榭,有龙斗场…… 但这一切都被时光侵蚀吞没了,化作了一望无尽的漫漫白沙。 除了他这个还没死的老龙,没有任何生灵记得这一切,仿佛这里本来就是一片沙地。 有什么东西,能够防得住时光的侵袭? 少年一步步向前走去。 仿佛在走着一条永远不会有尽头的道路。 太初古龙域的另外一处地方。 战斗的轰鸣声不停暴起。 这一战昏天暗地,仅仅战斗的余波,就招来了雷霆,狂风,暴雨等,种种天灾气象。 “嗷!你敢杀死我妻子,我跟你拼了!” 一条白龙双目金中泛红,几乎癫狂,疯狂地扑向面前的一条黑龙。 黑龙双眸猩红,身长数百丈,形似东方龙,背部却有着巨大的蝙蝠翼。 它得意地笑着,一双利爪切金断石,破除万法,以极快的速度又在白龙的身上撕下一大块肉。 “哈哈哈……敖鸣玉,你自己没能力保护好道侣,还敢带她来这里。放心吧,我会送你下去和你道侣团聚的。”黑龙轻蔑地笑着,一次次破开敖鸣玉疯狂的进攻,每一次都从白龙的身体撕下一大块血肉。 它可以立即杀死敖鸣玉,却没有立即动手,他很享受猎物在掌心被折磨,咆哮着反抗,却又无能为力,从而慢慢绝望的快感。 返虚中期的邪龙,对付返虚初期的东方龙,其实没有什么压力。更何况它还是擅长捕猎追杀的邪龙,绝不会让敖鸣玉从它的掌心逃脱。 “嘿嘿,道侣被我杀了,你却连伤到我都做不到,赌上一个男人尊严的攻击,只有这个程度吗?嗯?”邪龙灵活地摆动着躯体,躲避着敖鸣玉的攻击,时不时抓住机会还手,折磨它一下。 敖鸣玉拼上了性命,用上了秘法,却依旧无法奈何得了邪龙。 “嗷!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敖鸣玉双目布满血丝,愤怒大吼。 “是不是很愤怒,很气愤?嘿嘿……你越是这样,我就越兴奋。悲哀地咆哮吧,哭喊吧,反正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邪龙伸出长长的舌头,愉悦地笑着。 “哦?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打架的动静这么大,还指望别人发现不了吗?”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是谁?!”邪龙闻言将目光转向声音的来处。 却看到一个男子双手抱胸,御砖而来,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 邪龙呆住了:“什么玩意儿?” 安林:“……” 在太初古龙域这种龙族厮杀的战场,竟然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类,这让邪龙感到不可思议。 “你爷爷来了!”安林很愤怒地开口道。 为什么每一个龙族,看到他,口头禅都是这个? 很没有礼貌的好不好! 他本来想找许小兰英雄救美一波,结果老是碰到一些乱七八糟的龙。 邪龙闻言龙鳞竖起:“你找死?” 敖鸣玉看到安林也是神色一怔。 但很快,他似乎是下了什么很重要的决定一般,金色的瞳孔布满血丝,咬牙大吼道:“安林,你要是帮我把这头邪龙杀了,为我道侣报仇,我就把我的一切都献给你!” 安林一脸嫌弃:“谁要你的一切。” “一个大男人献什么身?好恶心!” 敖鸣玉:“……” 邪龙更是捧腹大笑道:“敖鸣玉,你这是想报仇想疯了吧,竟然想求一个化神境的人类替你报仇?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轰隆! 就在这时,让人窒息的威势突然冲天而起。 浑身赤金色的安林笑了起来:“敖鸣玉,我不要你的一切,但是顺手将这头龙杀了,再收你一点打手费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