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太初古龙域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太初古龙域

安林一想到这种可能,整个人都不好了。 话说龙龟神山的山顶有龙族雕像,那天龟族的雕像又在哪里呢? 安林这种和天龟族有渊源的存在,总不会是拜龙族先祖吧? 他四处搜寻着,却没看到哪里有乌龟。在神山的顶部,除了一个宏伟的龙族先祖雕像以及一片蓝色樱花林,就没有别的东西。 “龙族后辈前来祭拜龙祖,求龙祖庇佑我族!”敖蒙在所有龙族的最前方,结了一个古怪的手印,带头对着前方的龙族先祖行礼。 后方的所有龙族跟着行礼。 萧泽和许小兰在这一刻,神色也变得极为郑重,学着敖蒙的手印,对着那青色巨龙雕像行礼。 青色巨龙在那一刹仿佛有了生机,就像活物一般,俯瞰着向它祭拜的一众龙族,青色的光粒从它的躯体散发,如流萤般升向高空。 浓密的乌云突然裂开。 轰轰轰…… 一道道青色的光柱撕裂乌云,降临在每一个龙族成员的身上。 萧泽和许小兰也同样承受了光柱的洗礼。 除了安林。 没错,安林就像是混入狼群中,不小心暴露了身份的哈士奇。 所有的龙族都被青色光柱洗礼,就他一个人在傻傻地发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总觉得有些尴尬。 他也学着许小兰的模样,试着结印行礼,结果人家龙族老祖根本不鸟他…… “这就是龙族老祖的气息吗?多么纯正的感觉,仿佛一切的源头,仿佛道的极致……”许小兰双眸明亮,朱唇轻启,喃喃开口,“我明白了,真龙血脉真正追寻的道路……” 萧泽仿佛也领悟到了什么,正在闭目沉思。 很显然,这个祭祖的仪式,不仅是简单的拜一拜。它对于每一个龙族强者来说,都有莫大的好处! 安林看得心痒痒的,他的大乌龟又在哪里呢? 青色的光柱开始消散,所有的龙族强者都有了一些收获。 最为开心的还是许小兰和萧泽两人,他们好像感悟到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 安林知道,这其实还不是结束。 从北莲提供的信息来看,还有一个真正的考验,在等待着他们! 青色巨龙雕像双瞳光芒一闪,朱红色的门柱拔地而起,在两个纹龙门柱之间,有一道看不清内部景象的水纹光门出现。 敖蒙转身面向身后的一众龙族,开口道:“太初古龙域已经开放,记住了,在里面不做没有把握的战斗,无论如何,都以保住性命为先,等待两天后的召回!” 东海龙王此刻没有说什么冠冕堂皇的战斗宣言,反而是劝龙族的强者们以保住性命为先,这都是因为,那个地方真的非常危险。 至于为何如此危险也要去,那自然是里面有值得龙族为之拼上性命的东西! “太初古龙域呢……”安林笑了笑,将目光转向许小兰和萧泽两人,开口问道,“你们要去吗?” 许小兰和萧泽同时点头,没有丝毫的迟疑。 安林微笑道:“好,我陪你们。” 参与祭祖的龙族,总共有二十八位。 但选择进入光门的龙族,却只有二十位。 安林,许小兰,萧泽都选择了跨入那道光门。 “安林,你不是龙族,进那里面做什么?”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显然是用了传音术。 安林转头,看到一个模样清秀的龙族女子,正背着双手,面带笑意地望着自己。 安林认得这个女子,她是银鱼公主,是北莲唯一放心不下的妹妹。 说起来,安林还救过她,算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为了避免龙王察觉,两人之前都很有默契地没有相认。 现在龙王进去了,银鱼忍不住和安林说起了话。 安林传音道:“我就好奇,进里面逛逛,长长见识。” 银鱼公主忍俊不禁:“你还真是没变啊。” “你不进去吗?” “我这么弱,算了吧,在外面挺好的。希望你平安归来。” “放心吧,我这么牛逼,肯定平安归来。” 两人结束了再次相逢时短暂的交谈。 安林的身影没入光门之中。 太初古龙域。 我来了! 太初古龙域其实就是太初古域中,龙族栖息繁衍的地域! 太初古域的开放时间是百年一次,一次一个月。 但太初古龙域却比较特殊,它准确说来,是龙族祖辈留给后辈的一个后门,五年一次,一次两天。 这片地域远离太初古域中的星虚外域,有着极为恐怖的阵法结界维持,就算是领悟了神道之力的返虚后期大能进入,也不会受到一界的反噬。 千万不要以为,这就是一块福地了。 恰恰相反,它是一个杀戮之地! 西方龙林的龙族强者,东海龙庭的龙族强者,以及太初古域邪龙的强者,三方在此厮杀的战场! 这个地方受到某种规则力量的诅咒。 一个龙族在此杀死另外一个龙族,就能吸收对方一定概率的力量,甚至能借此提升修为。 听北莲说,她在东海龙庭的六姐敖月棠,进去时是化神中期,两天后出来就已经是化神巅峰了,这种晋升速度简直是坐火箭。 这也正是为何,太初古龙域这么危险,龙族强者们依旧前赴后继,冒着巨大危险进入那里。 在这个世界,要么一飞冲天,要么就成为别的龙族的养料。 安林感受到一阵令人眩晕的空间变换。 下一瞬,他出现在了一片陌生的天地之中。 身旁已经没有了许小兰和萧泽的踪影。 太初古龙域的传送和太初古域的传送其实一样,各个生灵都是随机落在大陆的不同地方。 安林站在高山之上,冷冽的寒风吹拂。大地是延绵不断的山脉,天空是璀璨无尽的星空,辽阔浩瀚到让他感觉到自身的渺小。 “接下来,先找到小兰吧。” “这个地方太危险,我要当她的护花使者。” 安林嘴角上扬,微微一笑道。 他开始御砖而起,朝某个方向飞去。 至于为什么是那个方向。 那其实是安林瞎几把选的方向。 他相信许小兰和他心有灵犀,只要随缘的飞,一定会遇到彼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