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龙族先祖(第六更 求月票)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龙族先祖(第六更 求月票)

如果说,许小兰进入龙龟山是有迹可循的话,那么安林进入这个龙族禁地,又是一个什么套路? 敖蒙彻底懵逼了。 不仅众龙族一脸懵逼,就连友军也是一脸惊呆的模样。 哦,对了,其实安林本人也是一头雾水…… 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龙族血脉。 至于为什么会进来,完全是因为抓缇娜的时候,偶然发现结界自己的手穿过结界了……既然结界都不挡他了,那他还客气什么,自然很愉快地进来了啊! “霸下前辈,这是不是有哪里不对?”敖蒙眼眶都红了。 霸下微微偏过脑袋,露出一个非常感兴趣的微笑:“其实这一切都没问题,真的很有意思啊,嘿嘿……” “霸下前辈,请问我为什么能通过结界,难道我真的有龙族血脉?”安林急声问道,他实在对自己的身份太好奇了。 众龙族:“……” 众四九仙宗:“……” 场上所有生灵也震惊了。 原来他特么的也不知道的吗?! 这操作简直头皮发麻。 敖蒙更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不禁捂着快要出现问题的心脏部位。 霸下面露微笑:“你想一想,这座岛屿叫什么名字,再想一想,这座山叫什么名字,你所获得的传承,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言尽于此,祝你好运。” 一众龙族强者听得一脸茫然。 熟悉安林的四九仙宗等人,若有所思。 天龙岛,龙龟神山,获得的传承…… 当一切串联起来的时候,一个猜测宛如惊雷般撕扯开了重重谜团。 安林悟了! 天龙岛其实就是天龟族和龙族两大种族的并称。 而龙龟神山其实就是龙族和天龟族的神山! 安林获得的传承,是天龟族天辰姬死后遗留的最强传承…… 这么说来,结界或许不仅能让龙族后辈进入,也能让天龟族的后辈进入,它不单式龙族的禁地,也是天龟族的禁地! 这样一来,和天龟族有关联的安林不被结界排斥,就说得通了! 呃,小兰算半个龙族,那我算是半个天龟族的意思? 安林眨了眨双眼,突然浑身一颤。 小兰是有一半龙族血脉,难道他接受了天辰姬的传承,变成了……半个龟儿子? “不!”安林绝望大喊。 他要是真的多了天龟族血脉,万一某一天,身子长出了乌龟壳,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难道要他当龟仙人吗? 这太恐怖了! 众人被安林突如其来的撕心裂肺吓了一大跳。 这又是发生什么了? “安林,你没事吧?”许小兰急忙上前扶住安林。 安林脸色惨白,一脸艰难地摇了摇头:“没事……我没事……” 许小兰皱眉:“你这表情,哪里像没事的样子?” “真没事,就是想到了某个不切实际的可能。” 安林摆了摆手,不再去想那种可能。 他将目光转向仍在结界之外的缇娜和布莱斯:“你们在外面等我,注意安全!” “好哒,安林巨人你也要小心。” 缇娜坐在布莱斯的树枝上,笑盈盈地挥手告别。 敖蒙神色凝重地望向安林。 要是进来一个萧泽和许小兰,他还不至于会如此重视。 但安林的战力,可是能媲美返虚后期的变态,场上除了敖小舞,没人能治他,所以这位东海龙王有些紧张起来。 “哼,我们走。”敖蒙最终决定不在这里与安林起冲突,当先带路朝山上走去。 安林等人见状跟在敖蒙一行人的后方。 有个在前面带路的大佬,何乐不为呢? 龙龟神山有禁空领域,众人都是一步步沿着一条山道快速前进。 一路上,绿树如茵,繁花似锦,风景如画。 “总感觉来到了这里,就连呼吸也非常舒服了。”萧泽开口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许小兰点头道。 “我也是。”安林也跟着开口。 萧泽和许小兰将目光转向安林,脸色古怪。 “你们干嘛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安林心塞道。 许小兰轻声道:“你真的是乌龟?” “是天龟族的传承!”安林捂着胸口,很认真地纠正道。 片刻,他又有些欣慰:“不过没想到你竟然猜到了这层关系。” “师父,你那绿油油的龟壳这么明显,很容易联想到啦!”萧泽给了安林一个暴击。 神特么绿油油! 安林心中发誓,为了维护尊严和形象,以后一定不再用躲龟龟之术! 距离这座神山的顶峰,足足有上百里的距离。 众人在爬山时都用了术法,或是风火轮滚滚滚,或是神行步,或是一跃数百米,反正速度特别快。 没多久,他们便登上了顶峰。 与龙龟神山底部四季如春的气候不一样,它的顶峰极为寒冷,白皑皑的积雪一望无垠,天空还飘舞着雪花。 峰顶像是人为斩平,十分平坦,有一个极为宏伟的巨龙雕像立在最中央,四周生长着繁盛的蓝色樱花,寒风拂过,片片花瓣于虚空舞动间,好似还释放着寒力。 “那龙就是他们要祭拜的先祖吗?”安林抬头望向那头龙。 雕像从外观来看,没有什么特别的。 就是一条平平凡凡的青龙,蜿蜒盘旋着,抬头望天,一脸骄傲和霸气,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派头。 这种感觉,安林在太多地方感受到了,所以有了抗体。 “龙族先祖,应该就是它了……”许小兰向前走了两步,目光之中透着炽热和渴望。 “它一定是我们的祖先!”萧泽呼吸急促,十分激动地开口道。 安林望向两人,感觉有些奇怪。 许小兰和萧泽貌似都对这雕像有特别的崇敬,这难道是龙族才有的特殊感应和感觉吗? 他将目光转向敖蒙一行。 然后,发现所有的龙族强者,都用极为炽热和崇敬的目光望着雕像,就连敖小舞也一改以往慵懒的模样,神色变得郑重了不少。 “这么神奇的吗?”安林有些惊讶。 他突然想起自己跟天龟族有关,那他看到乌龟雕像之后,会不会也对乌龟特别的狂热和恭敬? 嘶…… 安林想到这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太可怕了,这实在太可怕了! 他堂堂安林剑仙,天庭战神,难不成要对一个乌龟毕恭毕敬? 不!这绝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