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这位道友,莫走!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这位道友,莫走!

霸下盯上安林等人时候。 敖小舞,敖蒙,敖鸣玉也好奇将目光转向那个方向,然后刚好看到了被霸下眼神瞪得破去了术法的安林众人。 东海龙庭和四九仙宗的成员,终于以这种始料未及的方式再次见面。 气氛突然安静。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最终,还是身受重伤的敖鸣玉忍不住,当先吼道口:“安林,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林挤出一抹笑容:“我说……我们碰巧路过的,你们会信吗?” 敖鸣玉勃然大怒:“你当我傻吗?!” 安林忍不住吐槽道:“你都差点把命都丢在这里了,难道不傻么?” “你……吼!噗……” 敖鸣玉气得大吼一声,然后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安林这波吐槽对他来说真的是暴击。 “哈哈哈……非龙族中人,擅闯龙庭禁地,你们都给我留在这里吧!”敖蒙看到安林等人后,不惊反喜,将期待的目光转向霸下。 他在矿脉一战之中,已经立过誓言不得对安林等人动手,但是霸下神兽却没有这个誓言啊,这位超级大能随时可以对安林出手。 安林是很厉害,但是他再厉害,能打得过合道神兽吗? 化神修士怼合道神兽,怕不是要被人笑死。 敖鸣玉也反应了过来,一种大仇将要得报的快感,充盈全身,让他忍不住大笑起来,身子一抖一抖的,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霸下神兽缓缓开口:“非龙族中人擅闯禁地,的确是死罪……” 敖鸣玉和敖蒙还未高兴,声音又再次响起。 “不过……对方不也是龙族中人吗?” 霸下猩红的双眸突然闪过了一瞬的金芒,巨大无比的龙首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啊?”敖鸣玉懵了。 “前辈,您说什么?”敖蒙也懵逼了。 他将目光转向安林等人,最终将目光转向萧泽的时候,恍然大悟:“原来是你……” 萧泽忍不住哈哈大笑:“你们两个反射弧也真是够长的。” 敖鸣玉不服气:“可是他并不是我们东海龙庭的……” “住口!”敖蒙怒喝着打断。 敖鸣玉回过神来,一脸不甘地望着安林等人。 是的,龙族禁地,非龙族中人是不能擅闯的。 但是萧泽是龙族啊!而且还是太古龙族! 这个禁地不是东海龙庭的专属之地,而是整个龙族共有的地方,萧泽自然有资格来到这里。 看到霸下前辈并没有敌意,萧泽又恭敬行礼道:“前辈,这几位是我带的随从,这个没问题吧?” “无所谓,反正非龙族中人,也无法进入龙龟山禁地。随从在外面候着就好。”霸下淡淡开口道。 安林等人闻言松了一口气。 其实只要合道境的神兽不敌视他们,对他们出手,那么可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天空上方的红色飞龙光芒大盛,身形渐渐变小,最终变成了一个红衣似火,身姿曼妙,有着精致龙角的女子。 北莲说得没错,敖小舞的确是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子。 唯一和安林想象中有些出入的是,敖小舞的神色柔柔弱弱,看起来极其的好欺负。 但众人都知道,最好不要惹她。 毕竟她可是连霸下都要给几分薄面的龙族大能。 敖小舞气息尽敛,用轻飘飘的眼神,望了一眼安林众人后,就不再去看。可能是不想理,也可能是懒得理。 她直接将目光转向敖蒙,语气轻柔道:“父王,我在这里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敖鸣玉急声道:“姐,您不留下来教训一下安林他们吗?要知道杀死二哥的仇人,就在这里啊!” 敖小舞皱眉道:“人都死了,还报什么仇,你这是要累死我吗?报仇了二弟能活?要是他们要杀你,你还没死,我或许能出手……” 安林等人又震惊了,这个敖小舞的逻辑好强大! 其实怕累才是最重要的吧? 敖小舞单手一抓,直接将数百丈的白龙扯着胡须提了起来:“倒是你,我答应了霸下前辈要给你一个教训,随我去龙庭领罚,十天后的祭祖之日再回来。” 就这样,在敖鸣玉被扯着龙须的惨叫声中,两位龙族大能沉入大海,消失不见。 敖蒙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安林默默张开了双臂:“来打我啊。” 敖蒙:“……” 这位东海龙王气得脸色通红,呼吸急促,差点连哮喘病都犯了,最后也只能放下狠话:“哼,你图谋不轨出现于此,真以为我就治不了你了吗?我们走着瞧!” 没办法啊,他已经以道心发过誓,不能对安林以及四九仙宗的人下手,一旦违背了誓言,连道根都有可能会崩坏。 除了骂几句找回场面,还能做什么? 敖蒙告别霸下神兽,气呼呼地返回龙庭。 霸下神兽闭上双眼,漂浮在海面之上,宛如一座巨大无比的岛屿。 大海仍在翻涌,天空的紫雷仍在咆哮轰鸣。 “嘿嘿……真有意思。” 霸下紧闭着双眼,脸上却多了一抹饶有兴趣的笑意,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着。 却说敖蒙化龙飞入海底,正朝龙庭的方向游去。 它虽然在返虚后期之中,不算特别强悍,但好歹也是领悟了神道之力的大能,没多久就察觉到了身后有东西在尾随。 敖蒙朝身后一看,使用了龙族特有的洞察术。 然后…… “卧槽!你们想要干什么?” 黑龙浑身一颤,吓得大声吼道。 他的身后,安林,许小兰,萧泽,缇娜,布莱斯,正一脸不怀好意地笑着,快速地追击着他…… 那情景,十分的恐怖! “敖蒙道友别走啊!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借点钱!”安林挥手大声喊道,脸上有着和善的笑容。 敖蒙看到安林的笑容,整个龙都不好了。 尼玛! 借钱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得出口。 谁信谁傻逼啊! 敖蒙浑身一股寒意袭来,逃得更快了。 不仅如此,它还立即拨打了传音符:“喂!我滴乖女儿,安林他们想要谋害朕,护驾!快来护驾啊!!”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