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双月争辉 (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双月争辉 (第一更)

“你真的要去?龙庭的祭祖仪式,估计会有不少龙族大能前往,小心钱没拿到,把命搭在那里了。”白凌开口劝说道。 “白凌,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安林开口道。 白凌摇头道:“我有一个实验到了关键期,已经是孵化破壳阶段,暂时走不开。” 安林有些失望,最大的大腿竟然抱不了。 这让他执行任务的难度,上升了一倍有余。 “师父,我愿意与你一同前往!”萧泽激动道。 “我也和你一起去。”许小兰也开口说话了,“我在冥冥之中突然有了一份感应,我突破返虚的契机可能在东海。” 安林一脸震惊:“小兰,你又要突破了?!” “嗯……”许小兰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身体的朱雀血脉太强悍了,无论是灵根之木的开花结果,还是炼神,都水到渠成……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朱雀血脉和原有的凤凰真龙血脉,如何完美相融……” 众人都倒吸了一大口凉气。 这就是开挂的人生吗? “行,那小兰你也和我同去,我们见机行事,要是对方太强,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安林同意了许小兰一同前往。 “安林巨人,我也一起去!”缇娜自告奋勇道。 “没问题!” 对于返虚境大能的助攻,安林肯定乐意至极。 “布莱斯,你也跟过来,别天天晒太阳,无所事事了!”安林望着一旁的树人,下令道。 “晒太阳怎么就无所事事啦?看不起晒太阳的么?”小红不服气道。 “主人,真的要我去么?秋天来了,浑身无力,你看,我的绿冠都黄了啊……”布莱斯一脸沧桑道。 “黄了是个不好的兆头,是让我去,任务就会黄了的意思……”树人继续慢悠悠地解释道。 “事成之后,赏你一毫升圣血!”安林补充道。 “布莱斯愿为安林圣主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树人闻言浑身一颤,头部树叶不停抖动,瞬间变绿,十分大声地宣誓表态道。 众人:“……” 经过一阵短暂的讨论。 四九仙宗借钱小分队终于成立。 队长是安林,队员有许小兰,萧泽,缇娜,布莱斯。 嗯……除了白凌之外,四九仙宗的顶尖战力基本都出动了。 “龙族的祭祖仪式在半个月后开始,我们先去东海搜集信息,大家做好准备!”队长一声令下,一众队员齐声附和,热情十分高涨。 安林出了会议室,看到树下站着一位少女。 “安林老大。”蓝小倪脆生生地喊了一句。 “蓝小弟,你在这等我啊?”安林笑着走了过去。 蓝小倪点点头:“婚礼结束,我也要回去了,特意跟你告个别。” “不留在这里多玩几天吗?你不是说很喜欢这里的小伙伴么?”安林挽留道。 “嘻嘻……以后有时间再说啦,我这不是还有任务在身嘛。”蓝小倪对着安林俏皮地眨了一下明眸,用一副你我都懂的眼神笑着说道。 安林想起了她作为天选之子的使命。 “那行,你一切小心。” “嗯!安林老大再见!” “蓝小弟再见。” 青葱茂盛的仙树下,温暖的阳光透过枝叶洒落点点斑驳。 两人简单的谈话,简单的告别。 蓝小倪踏着浪花,飞向天空,消失在安林的视野之中。 安林望着离开的人鱼,脸上忍不住浮现笑容。 他总觉得蓝小倪变了,变得比以前坚强了,也有了目标有了坚定的追求。这让他不由得好奇起来,下一次见面,蓝小倪会成长为什么样子? 夜幕渐渐降临。 在太初大陆的某个隐蔽的高空。 漆黑无尽的大陆缓缓漂浮而过,遮蔽了天空的明月星辰。 一座宏伟的帝宫伫立在大陆的中央,还有十一枚耀眼的真王刻印虚浮于虚空之中。 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有一枚刻印正忽明忽暗,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十位黑羽族真王聚集在帝宫之内,神色凝重地望着地面上的女子。 那个女子浑身伤痕累累,不仅血肉骨骼经脉等外伤严重,就连神魂和气海,也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创伤。 黑羽族的帝王,正全力救治着地面的女子,却依旧稳定不了其伤势。 “这是怎么回事?月夜真王,可是在我们当中排行前三的超强者啊,竟然会被伤成这样……” “仅仅是去夺走安林的剑,就差点当场死亡。这个安林的实力,已经恐怖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们一直说他爆体的力量恐怖,现在呢?不爆体都能弄死我们!恐怕我们真王之中的最强者天夜真王出马,也无法完成任务吧?” “我当时还想和月夜争执行任务的名额呢,现在想想真是后怕,还好送命失败……” 一群真王议论纷纷,或是同情,或是庆幸。 有的甚至拿出纸巾擦拭不觉间冒出的冷汗。 他们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没办法了,实在伤得太重,我的力量不足以救活她。”黑羽帝王叹息一声,“月夜也是为了任务才沦落至这种地步,虽然任务失败,但至少付出过。那枚神果,我打算让她服用,唯有如此,她才有活命的希望。” 一众真王没有异议。 对于他们来说,月夜是真正的勇士,值得拥有那枚神果! 这一夜。 赤红色的光柱从帝宫直冲云霄,卷动千里风云! 没多久。 一轮红色的血月开始悬挂于夜空之中。 “爷爷,爷爷,快看啊,天空上有两个月亮!”地面上,一个头有双角的小男孩扯着身旁老者的衣袖,指着天空上两轮月亮,惊奇地说道。 老者抬头望向夜空。 只见两轮月亮高悬天际,一轮洁白如玉,一轮殷红如血,两者的光芒交相辉映,又仿佛互相侵蚀。 “双月同空?多少年没出现过这种景象了。”老者乐呵呵地笑道,“最近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月宫之上。 正精心挑选着药材的宫装女子,微微颦眉,目光透过窗户,遥望向极为遥远的天之边际。 “哦?敢和我争?” “也罢,正好让我打发一下闲暇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