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婚礼上的狂欢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婚礼上的狂欢

在一阵阵悠扬的仙音中。 小丑和白瑶开始拜堂。 他们在数万人的祝福下,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 这一切都非常的顺利,没有抢婚,没有突发状况。 小丑和白瑶顺利结成了夫妇。 中式婚礼西式婚礼各来一套,美滋滋。 漫天花雨从天空洒落。 蓝小倪望着台上幸福的两人,心中触动:“真是一场美好的婚礼,这才是爱情的模样呀……” 当初的抢婚者,如今的旁观者。 蓝小倪看着对方的婚礼,心中总是有种特别的感觉。 不得不说,命运真的很奇妙,它能让小丑和白瑶历经艰难在一起,也能让蓝小倪认清自己的情感,同时和眼前结婚的两人成为朋友。 蓝小倪就这样呆呆的望着小丑和白瑶,脸上浮现向往的神色。 安林同样十分向往,不觉间拉住了身旁小兰的手。 许小兰俏脸微红,没有抗拒。 一个浑身金光闪闪的美女,伸出晶莹剔透的小手,默默牵住了萧泽的手,脸上同样有着一抹娇羞。 没错,她就是从彼岸界丹塔远道而来,参加婚礼的芬妮。 亲自去参加别人的婚礼,总会生出许多别的念头。 比如想结婚…… 拜堂结束后。 众宾客开怀畅饮。 安林和四九仙宗的众人们,也努力做好东道主的身份,大家吃喝玩乐,宾主尽欢。 柳千幻在这一天,也喝了许多酒。 她白皙的脸蛋满是红晕,举着金玉樽就和安林碰杯:“安林……我,我那天剑宗没送贺礼,肯定是那贱人教唆的,你别介意,我……我自罚2333杯!” 说着,她就自顾自地一饮而尽。 她明明是化神之躯,却醉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 “不用喝那么多,罚666杯就行了!”安林劝说道。 柳千幻闻言一愣,随后“噗嗤”一笑,高举金玉樽道:“行!那我自罚666杯!” “我陪你。”安林同样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清官难断家务事,安林能做的,也只有陪学姐借酒消愁一波。 这酒是白凌从凤凰小世界取出来的仙酿,味道甜美醇香,度数很高,喝下去除了让人浑身舒畅,飘飘欲仙之外,还有让其忘记烦恼的功效。 故又有忘忧飞仙酒之称。 这是能让仙人都喝醉的酒。 安林喝了666杯酒之后,摇摇晃晃地从柳学姐的桌子上离开,然后又被萧泽拉去了另外一张桌子。 “师父,芬妮说想留在四九仙宗。”萧泽悄声说道。 “哈哈……这是好事啊!不过,亲家那边答应了没?”安林虽然喝得头有点晕,但还是本能地问出了这句话。 “同意了,不过不是永久,只能让她来这里交流学习一年。”萧泽有些遗憾道,“而且这一年,我不能对芬妮做太出格的事情,否则丹圣说要打断我的龙腿。” 站在一旁的芬妮,听到这句话后,脸色不禁一红。 “这是很合理的要求,小萧你绝对不要越界!”安林肃然道。 他还没做那种事情呢,徒弟怎么可以比师父快? 这绝对不行! 萧泽乖巧点头:“是的,师父!” “芬妮炼丹不错,就在苏浅云建立的月阁处担任长老吧。”安林开始分配工作,“哦,对了,现在阁主要上学,而且没弟子,整个月阁就靠你芬妮来打理了!” 芬妮:“……” 萧泽:“……” 芬妮嘴角抽搐:“这是光杆司令的意思吗?” “不,”安林摇头道,“这是光杆马仔,苏浅云才是司令。” 芬妮捂着胸口艰难点头。 “谢谢师父的安排!” 萧泽非常开心,拉着芬妮又连续敬了安林九十九杯酒。 安林醉醺醺地离开座位,然后又被球形尹喜拉到了一旁,说什么吃神丹时,一定要给他一个旁观瞻仰机会之类的奇怪话语,听得安林云里雾里,迷迷糊糊就答应了。 然后,他又被兴奋的尹喜灌了九十九杯酒。 才没走多长的路程,他又被青木皇室的东郭和苏信拉着灌酒。 东郭一脸幽怨道:“你是不是把我忘了,小丑结婚,你连我都没有通知。我还是跟着苏信,这才有机会来四九仙宗。” 安林醉眼朦胧:“这位兄弟,你是……?” “噗……”东郭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悲愤欲绝道,“我是你仆人啊!有你这么当主人的吗?你竟然把我忘了?!” “哦……原来是你啊!我记得你,我的仆人,来,喝一杯!”安林哈哈大笑,搂着东郭的肩膀。 东郭目无表情:“那么安林,你真的想起来了吗?我叫什么名字?” “哈哈哈……” 安林干笑一声,没有回答:“名字都是小事,来,喝酒!” 安林爽快碰杯。 东郭:“……” 他忘了吧,他一定是忘了吧! 望天!堂堂返虚大能,竟沦落至此。 当仆人也就算了,主人竟然连他的名字都记不住! 东郭委屈得泪流满面,疯狂灌酒安林,借酒消愁。 这一场婚礼欢庆的活动,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 从世界各地来的宗门势力代表离开了。 安林因为饮酒过度,昏睡过去。 话说,这还是他开始修仙以来,第一次喝醉酒。 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酒醒了之后头也不疼,反而浑身舒畅,好似全身都被忘忧飞仙酒洗涤了一遍,神清气爽,活力满满。 “这酒真不错,比我以前喝过的大部分酒都要好。”安林深吸了一口气,由衷地赞叹道。 “废话,那可是我亲自酿的酒,好处可多了,凡人饮一杯,能延寿十年呢!” “安林你个败家男人,昨天喝了多少杯,有十万杯了吧?” 白凌对安林使用了眼神杀,显然有些气恼。 辛辛苦苦酿造出来的仙酿,被安林这水桶猛灌,想来心里有些不平衡了。 安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要脸地夸赞道:“白姐姐酿的酒最棒了!酒甜人更美!” “哦?是吗?” 身后,蓦然出现了一个声音。 安林浑身一颤,大呼道:“小兰,你听我解释!” “呵呵……” 蹦蹦蹦……啪啪啪……哒哒哒……噗噗噗…… 经历了一番亲切友好的思想教育后。 四九仙宗的宗主,召集了仙宗的核心成员开会。 嗯……是时候清点一下这次婚礼的收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