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星夜真王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百一十二章 星夜真王

城门的内部,地狱马的头颅已经被金目猴王的银棒打碎。 金目猴王全身有轻微的烧伤,气息也弱了不少。 但他杀死地狱之后,依旧坚持和人类士兵守在城门的缺口处。 城头上,一头紫炎飞鹰被苏浅云的月光轮斩落。 只可惜紫炎飞鹰身死之时便开始自燃,不然她还会去查看一眼有没有兽丹残留。 城头之上的郑千秋城主也是育灵后期的强者。 他和轩辕诚、苏浅云、路战四人分守在城墙的不同位置,抵挡着空中的异兽的侵袭,最大限度保护了城墙上方术法师的施法。 地面上的异兽,在术法师和一班学生的不停歇打击中已经死伤过半,势头被挫,已经没有了兽潮刚刚开始时的滔天威势。 局势已经开始慢慢稳定下来,接下来就是收割残余异兽的时刻。 战场之上,安林将白毛巨熊的腹部剖开,四处寻找着,最终在腹部找到了一颗散发着寒气的白色兽丹。 “嘿嘿,这回总算是凑够三枚兽丹了……”安林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三枚兽丹一齐,接下就是召唤神龙的时候了。 他将之前那两头被冻成冰雕的灵兽,也从纳戒中取了出来。 既然兽丹已经收集完毕,这躯体也就没有了用处。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些灵兽躯体的某个部位渐渐黯淡下来,如同星光的消逝。 白雾中,忽然传来的大象的嘶鸣声。 一道火柱冲天而起,气浪将白雾都给震散。 许小兰香汗淋漓,擦了擦洁白额头上的汗珠,朝安林走去。 她的身后,巨象的身躯已经被烤得外焦里嫩,轰然倒落地面。 “做什么呢,这么高兴?” 许小兰看见安林很是开心地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三枚颜色各异的珠子,不由得好奇问道。 安林回过神来,将兽丹收入纳戒,一脸神秘道:“保密!等这场战斗结束了再跟你说。” 许小兰嗤了一声,有些不满安林神神秘秘的模样。 她摇了摇头,手持长剑继续朝身边的异兽斩杀而去。 很快,一头黑色的巨型蟑螂向安林扑来。 它的双臂如同镰刀般挥斩,强行把安林再次带入战斗之中。 在战场三里之外的某个地方,凌霄剑仙将一名身披黑色铠甲,通体覆盖鳞片的男子斩死于剑下。 四周,大地被夷平,有的只是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沟壑。 这名身披黑色铠甲的男子,正是那个投掷黑矛的人,有着化神中期的修为。 凌霄剑仙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元兽的气息,很显然是其他的异族。 就在男子倒下之时,他身上一道隐晦的光芒渐渐黯淡下来。 “嗯……这是什么?” 凌霄剑仙微微皱眉,剑光一闪,男子的身躯也被他一剑切开。 他看着光亮黯淡的部位,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凌霄剑仙望了一眼四周,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一个念头在他的心中升起。 算了,先回去将残余的异兽清洗了吧。 他御剑而起,再次向不远处的战场飞去。 战场因为有了凌霄剑仙的加入,异兽的清扫变得更加的迅速。 很快,兽潮中所有的异兽都被杀死。 夕阳将天空映得有些昏红,大地流淌鲜血,血腥味弥漫着整个空间。 两千多头异兽的尸体铺满城外,周围非常的寂静。 数十名学生浴血而归,负伤的不少,所幸没有人死去。 紧接着,上千名士兵涌出城门,处理异兽的尸体。 一些异兽浑身是宝,对这些异兽尸体的处理,士兵们自然是得心应手。 晚上。 郑千秋再次举办了宴会,犒赏一众将士,以及守城的所有士兵。 这次兽潮的抵抗战,战果极其丰厚,而且士兵伤亡极少,这都是多亏了有一大群精英学生的加入。他们的奋勇拼杀,让守城将士的抵御压力减少了许多。 经过了这一次兽潮,异兽的数量骤减,守城的将士们又能轻松好一段时间了。 众将士因此开怀畅饮,就连一班的学生们也是情绪高涨,纷纷举杯相庆。 这一次兽潮大战,共斩杀了两千三百多头异兽。 但是计算指标,凌霄剑仙只给学生算了一千头异兽的指标。 毕竟有的异兽,可是定安城的士兵们出手斩杀的,有的是他出手杀的。 这些空子可不能让学生们钻了,所以他只算了个概数,并且将指标均摊到每一个学生的身上。 即使如此,学生们也是非常满意。 一个时辰的时间,能额外完成这么多的指标,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个很不错的结果。 定安城众人欢庆之时。 万山之域的深处,有一座赤红色的宫殿上。 一个有着金色双角,浑身肤色暗红的男子满脸恭敬地正半跪于地面。 他是万山之域的一头兽神,是异兽中高高在上的存在。 这座宫殿本来就是他的行宫,但是如今他却只能保持这种姿势,对王座上的男子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一名身穿黑袍,面容妖异的男子正坐在王座之上。 他的眼中有星辰轨迹闪烁,最终几颗星点渐渐黯淡下来。 男子微闭上双眼,收拢在身后的黑色双翼微微颤动。 “炎魔兽神,这次任务执行得还算顺利,只是让你损失了几名爱将……” “拿去吧,这是赏给你的。” 轻柔娇媚的声音响起,黑袍男子将一颗黑色的莲子抛向兽神。 兽神接过黑莲,低头激动道:“谢星夜真王赏赐!” 星夜真王点了点头,双手撕裂空间,迈了进去。 看到星夜真王离开,空间慢慢收缩不见,炎魔兽神松了一口气:“靠,吓死老子了,这不男不女的主真难伺候。” “哧拉” 空间再次被撕裂。 炎魔兽神见状全身一颤,一股寒意笼罩全身。 卧槽,他听到了!? 祸从口出吗? 不要啊,怎么可以这样死去!? 炎魔兽神又惊又惧,全身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对了,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要提醒你,最近最好低调一些,不要惹事。” 说完,空间再次收缩。 炎魔兽神瘫软在地,冷汗淋漓:“靠,吓死老子了,这不男……” 他话说到一半便硬生生止住。 不行,虽然星夜真王听不见,但是还是要低调一些。 在一个隐秘的空间,六大黑羽战将正恭迎着他们的王。 “已经确认了,胜邪剑确实在那个修士手中。” “而他的修为从外表来看,也的确是道之体十段……” 星夜真王淡淡开口。 战将们默然不语,等着星夜真王继续开口。 “但是,越是这样,便越让人觉得恐怖!” “一般道之体十段的修士,遇到四头灵兽夹攻,绝对是必死的局面。” “但是他却通过一些看似巧合的事件,取得了一个必然获胜的结果……” “这修士绝对是在扮猪吃虎!” 星夜真王面容肃然,继续分析道: “毕竟那修士可是让暗夜真王,连天绝星杀阵盘都来不及用,就彻底陨落的存在。” “我冒着生命危险,用控星术操纵灵兽去试探他,说不定已经被他抓到把柄了。深谙因果道的大能,可是能顺着那条线找到我的位置的。” “所以……” “本王决定先回移动城堡避避风头,行动暂时取消!” 众战将齐齐俯首:“真王英明!” 星夜真王的怕死是出了名的,他敢违抗黑羽帝王的命令,私自取消行动,一众战将并不觉得意外。 星夜真王那妖异的脸上有着得色,显然对自己这番分析非常的满意。 他可不想布暗夜真王的后尘,这要命的任务谁爱干谁去干。 他违抗命令顶多受一些惩罚罢了,命才是最重要的,这波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