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二话不说就是一个深海超级炸弹 (第三更,求月票)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二话不说就是一个深海超级炸弹 (第三更,求月票)

一分为四的月夜真王,望着安林的龟壳,黛眉微微颦起。 她的身子变得虚幻,手持月华镰刀的本体再次显现。 “呵,堂堂四九仙宗的宗主,闻名大陆的度化尊者,竟然在此当起了缩头乌龟?”月夜毫不留情地出言嘲讽道。 双手双脚和脑袋都缩入了龟壳的安林,自然不会被如此简单的激将法刺激到,他御着龟壳朝月夜真王冲撞而去! 没错,绿光璀璨的龟壳,正旋转着,带着极为强大的力量朝黑裙女子快速冲撞而去! 月夜真王:“……” 女子伸出修长白腻的手掌,对着龟壳狠狠往下一按。 “玄月神掌!” 黑夜上方的一轮圆月,投下蕴含真阴之力的月华,瞬息凝聚成从天而降的神掌,拍中了那朝月夜旋转冲撞而去的龟壳。 轰隆! 惊天巨力碾压而至,将龟壳拍落大地,连带着方圆十数里的山峦和树林都彻底推平。 “真硬……”月夜望着凹坑中间,有些许开裂,还没被破开的绿色龟壳,颇为恼怒地抿了抿唇瓣。 她正欲使用更为强大的术法,破开那烦人的龟壳,最为边缘的空间封禁,竟被两股极为强大的空间力量冲击,然后碎裂! 月夜真王脸色一变。 空间范围封禁,虽只是她随手布置的隔绝屏障,但无法施展神道之力的返虚大能,是几乎没有可能破开的。 安林的队伍中竟然还隐藏着这等高手? 说到底,月夜真王还是低估了缇娜在神镜世界所领悟神术的威力。 众人突破空间封禁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传音符对天庭的霸霸进行呼救! 月夜真王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加快速度,将安林手中的胜邪剑夺回来。 她将目光转向许小兰等人,脸上浮现危险的笑容:“你不出来和我战斗?很好,那我就先拿你的朋友开刀。” 一个只有滚龟壳的对手,又如何能保护队友? 月夜真王就是想要这样一种方式,逼安林解除龟壳,奋不顾身去阻止她!她相信以安林的性格,是绝对不会丢下朋友不管的! 绿色龟壳果然猛地颤动起来。 然而,让月夜真王没有想到的是,龟壳并没有解除。它仅仅开了一个洞,然后从洞口里抛出了一枚能量球,朝她呼啸而来。 龟壳开始快速朝远处逃遁。 月夜真王突然间感受到了无穷的危机! 那是死亡的危机! “真月护体!” 月夜真王毫不迟疑使用了她最强的护体神通。 天空上方的圆月消失,瞬息出现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身体包裹在最为坚固的圆月之内! 能量球开裂。 惊天动地的爆炸突然出现! 轰隆! 蓝色爆炸能量席卷吞没四周的一切。 它宛如海啸般狂暴,好似海洋般浩瀚,无穷无尽! 月夜施展的覆盖方圆百里的神道领域,在顷刻之间,被爆炸所蕴含的恐怖能量撕裂粉碎! 是的,面对月夜真王的威胁,安林并没有解除躲龟龟状态,而是二话不说,就朝月夜真王丢了一枚深海超级炸弹! 深海超级炸弹,由两条深海十万年以上的高密度水脉挤压而成的能量核,再融合灵鱼族扛把子之一,蓝仙阳的神道之力。 此物经安林的催动后,投掷出去,可爆发媲美合道超级大能的全力一击! 送礼之时,纸条上就有注解,非合道大能丢这枚炸弹,要保持百里的安全距离。 安林肯定是做不到保持百里的安全距离,但他的同学可以做到啊。为了避免伤及无辜,他必须得让许小兰等人逃到百里之外。 刚刚,就是最好的机会! 不是投降,而是主动进攻,一举定乾坤的最好机会! 所以,安林没有逃跑,反而保持躲龟龟状态朝远处跑,就是为了抵御那爆炸所带来的恐怖冲击…… 澎湃恐怖的海洋爆炸之力撼动天宇,冲破苍穹。 方圆上百里的天地,被狂暴浩瀚的能量吞没。 它吞没了爆炸中心的月夜真王,吞没了躲龟龟逃跑中的安林。被蓝色能量席卷的一切,皆被冲击粉碎! 不仅如此,方圆五百里被水浪冲击,瞬间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安林!” 同学们被能量的余波冲击着倒飞,大声喊着安林的名字。 这一个爆炸太过于恐怖了,让他们不得不担心安林的处境。 许小兰更是眼中含泪,紧握着胸前的漆黑龟甲,担心道:“你早说啊……早说要用这种武器,我就把天星暗甲给你啊……” 嗯……这事倒真是安林因为太紧张而给忘了,否则天星暗甲加深海超级炸弹的组合,真的是走到哪都能横着走。 不远处那让人心悸的能量仍在肆虐。 方圆上百里的天地化为一片海洋绝地。 大白目瞪狗呆地望着那团恐怖的蓝色能量,喃喃道:“安哥这是把他的大水球给弄炸了吗?怎么那么恐怖?汪!” “不是啦,安林巨人在西海曾得到过灵鱼族族长蓝仙阳的赠礼,名为深海超级炸弹。他刚刚应该就是把深海超级炸弹给用了。”缇娜对此事还是知情的,开口解释道。 “深海超级炸弹?”大白望了一眼面前广阔无垠的海洋,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道,“我还是头一回看到能炸出一片海洋的炸弹,汪!” 轩辕诚目光炽热,身子颤栗,兴奋道:“太完美了,阴阳之力的完美融合,竟能创造出如此圆润和谐的爆炸!” 众人闻言一脸黑线,圆润和谐的爆炸是什么鬼?! 海洋神道之力渐渐消散。 翻腾汹涌的海面上,有一道美妙的绿光。 一个身影正躺在开裂残缺的龟壳上,随着浪花起伏,剧烈喘着粗气。 他一身白衣破碎不堪,片片或是焦黑,或是开裂的皮肤,都在显示着之前那一次爆炸的不凡。 “太恐怖了,就算我已经远离爆炸中心,身负战神之体,又施展躲龟龟之术,但还是受了重伤……”安林心有余悸地说着。 有那么一瞬,他都以为自己要被炸死了。 也不知月夜真王也没有被炸死,该不会连渣渣都不剩了吧? 安林将目光投向之前月夜真王所在的地方…… …… (第三更啦,求个月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