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家人与亲人 (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家人与亲人 (第一更)

“你说的是飞球族矿脉那一战的事情吗?”许小兰无语道。 安林心有余悸地点头,坦言道:“是啊,当时我可生气了,真的对敖蒙动了杀心,现在想想,真有点后怕……” 他差点弄死了许小兰的爷爷啊! 这不就是相当于差点弄死自己的爷丈人么? 当时还是把他当儿子打来着…… 话说许小兰一出场就是真龙和凤凰双血脉,他早该联想到这层关系的,可能是当局者迷吧。 许小兰看到安林这副模样,当即安慰道:“你也不必这样自责啦,我爹自从被我娘带走后,就已经和敖蒙断绝了父子关系,脱离了龙庭。” “所以就算是我,和龙庭也是再无瓜葛的了。龙庭不会认我,我也不屑于和龙庭认亲。” 安林闻言点了点头,忍不住道:“话说,这敖蒙对待自己儿女的态度真的是奇葩啊,真的难以想象,你爹就这样被逼走了。” 许小兰抿了一口酒,摇头道:“四九仙宗的小龙女北莲,不也是被逼走的么?我爷爷敖蒙逼走儿女,可有一套了。” 说罢,两人对视,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许小兰从未见过敖蒙,对他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感情。 而东海龙王敖蒙的奇葩观念,也真的很引人发笑。 “这可能就是儿女太多的坏处吧,明明没时间关注儿女的想法,却又专断独行,摆着为儿女好的态度,肆意主宰他们的人生。”安林总结道。 许小兰叹了一口气:“我爹和龙庭断绝关系后,就由敖观玉改名为许观云。” 安林笑道:“怪不得你不姓敖,许小兰更好听!” 许小兰抿嘴一笑:“后来嘛,我爹和我娘就结婚啦,他们在朱雀宗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按照一些故事的桥段,现在就是大结局,全本完。 但安林知道,故事的正戏可能才刚刚开始。 故事正戏开始。 许小兰伸出白嫩纤秀的手掌,俏声道:“口渴了,上珍果!” 安林立即拿出一枚一品灵果,乖巧地递了上去:“娘娘请用。” “乖啦,小安子。”许小兰笑意盈盈地接过灵果,“吭哧吭哧”地咬了起来。 “幸福的生活过了很长时间,那个传说果然不虚,我爹娘俩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却死活生不下我……” 安林一听,顿时紧张起来,也不知道在紧张些什么。 “用比较科学的方法解释,就是不同种族之间的生殖隔离啦,精子和卵子都不是同一个种族的,这怎么融合?”许小兰一本正经地说着。 安林却罕有的含羞了一下,随后又紧张道:“那该怎么办?” 他终于明白他在紧张什么了。 这个问题,他和小兰也要面对啊! 小兰准确点来说,也是半个龙族。 安林要是和许小兰在一起,以后生孩子不也得面临这一个困难? 所以,这个问题,非常关键! “怎么办啊……”许小兰脸微微一红,“我爹娘跑去紫星专治不孕不育的部门那里就诊,终于解决了这个难题。” 安林:“……” 空气突然安静。 总感觉画风发生了诡异的改变? 安林道:“改天我去问问白凌。” “没事!丹方我还留着,就是材料难找。”许小兰脸红道,“服用丹药,改善一下体质,就没问题了。” 安林闻言松了一口气:“没问题,不管是啥材料,我安林剑仙都不在话下!” “后来,为了调理我过于强大的先天真龙凤凰双血脉,我爹娘也是费了不少心血,这才找到了正确的方法,避免了血脉爆体,挽救了我的性命。”许小兰感慨了一声,显然也是对她降生于这个世间的坎坷略感惆怅。 安林十分懂事地挪了挪身子,让出肩膀胸膛给许小兰靠。 他忍不住紧张道:“那你说的调理也……” 许小兰:“有丹方。” 安林松了一口气。 许小兰微笑道:“总之,后来我就健康成长啦。我爹教我龙族术法,我娘教我火系术法,我资质本来就好,又有双血脉的天赋,修仙方面自然一路高歌猛进。” 她这其实就是标准的天才模板,有背景,宗门好,爹好,娘好,天赋好,活得像个公主一样。 “我娘可凶了,我一偷懒,她就打我,我被她打哭了十几次……为了给我练胆,她还会放一些很吓人的异兽来吓唬我……” “相反,我爹最温柔了,也很会哄我,笑起来也很好看。” 安林点头道:“这个猜得出来。” 朱怡霜可是一言不合就掀翻龙庭,强行带走许观云的猛人。父母双方的性格,其实不难猜…… 许小兰缓缓诉说着往事。 安林很认真地听着,听着身旁女子的故事,了解她的过去。 许小兰也讲得很认真,仿佛要将她这些年来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都说与身旁的男子听。 “直到我十二岁那年,我的父母和二舅父因为朱雀圣火的暴动,前往虚灵域寻找一种可以镇压圣火狂暴能量的能量水晶。不料途中被两位虚灵族的合道境大能盯上,想要吞食他们三人的神魂……” 许小兰双拳紧握,一想起这件往事,身子止不住地轻颤。 安林将许小兰揽入怀中,柔声安慰。 说到这里,其实已经知道结果了。 “朱雀源器中,有一件名为朱雀化翼,它是一次性保命物品,触发后可以短时间内施展朱雀空间遁术,就算是合道境大能也无法拦下。” “可惜……这遁术只能传送一人,它是我娘获得的第二件朱雀源器。我娘没有自己用,也没有给我爹,她把朱雀化翼给了我二舅父,分别时,嘱托二舅父照顾好我……” 说着,许小兰已经开始啜泣起来。 “他们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那么的突然,连一句告别都没有,就这样突兀地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没有人教我真龙术法了,大舅父二舅父会教我火系术法,但不会打我骂我,拿怪兽吓唬我了……” “我很乖,很听话,努力地生活,努力地笑,不让亲人担心,努力地做着一个懂事优秀的女子,别人也会夸我,但我最想听到夸赞的人,却永远也不会出现啊……” 许小兰边哭,一边说着,释放着她多年以来的情感。 大舅父和二舅父是很关心她,很爱她。 但这种关怀,又如何能代替父母的位置? 安林默默替许小兰抹眼泪。 许小兰哭了一阵,将一枚留影水晶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注入元气。 一个画面开始出现在眼前。 那是一家三口穿着精美红色朱雀袍的合影。 模样清丽的女子正爽快地笑着,一手豪放地搭在男子的肩膀上,一手牵着小不点。 头有龙角的男子,脸上有着羞涩温柔的笑容,一手同样牵着小不点。 小小的许小兰,站在中央,扎着个丸子头,双手被牵着,迎着阳光,脸上有着极为温暖开心的笑容,一如她眉眼弯弯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