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许小兰父母的过往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许小兰父母的过往

灵参城。 安林躺在城墙上,晒着月亮。 许小兰坐在安林身旁,紧闭双眸,默默淬炼着体内的圣炎。 “小兰啊,你说,我有朝一日,会不会彻底征服了黑泽大地?”安林突然开口道。 听到安林的话语,许小兰睁开了清澈的双眼。 那双眼倒映着星空,好似有朱雀冲天而起,翱翔于万界之间。 “嗯……我觉得你可以,而且不会太晚。”许小兰笃定道。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安林的能力,不过害怕重要的人,在这个过程中遇到危险的心态同样存在着。 “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了吗?”许小兰又问道。 安林叹了一口气:“任务都发布出去了啊,回不了头了。” 是的,他们准备要下一波大棋! 在魔刹空间之内,安林早已将一千毫升的圣血抽了出来,交给了可可斯蒂和塔伯,让他们去发展下线! 千万不要低估了这一千毫升的血液,这东西对于血族来说就是最为致命的诱惑! 他们将一年为一个时间节点,从身旁的熟人下手,然后是对性格不太恶劣的血族大能下手,逐步向外扩散势力。 一年后,受圣血熏陶的血族,统一集合,接受安林的仆人仪式。 事情要是顺利。 说不准,黑泽大地的半壁江山,都有可能归入安林麾下! “唉,其实我只是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怎么越走,这条路就越偏了呢?我有点后悔创建那什么圣血教了……”安林一脸惆怅。 许小兰翻了个白眼:“你要这样想,为了人族而发展圣血教,把敌人变成自己的仆人,不就让人类更安全了吗?” 安林闻言脸色一变,望着面前面容清丽的女子,忍不住惊叹道:“厉害啊,小兰,你也会学以致用了!” “什么学以致用?”许小兰茫然道。 “为了人族的繁荣昌盛而装逼啊!”安林比划着手势道。 这是天帝的崇高理念,安林才记下来,没想到却被许小兰参透了! 许小兰:“……” 一统黑泽大地,图的是什么? 安林之前是迷茫的,但现在转念一想,不就是为了让人族更安全,让这个大陆更和谐吗? 以崇高的理念作为指引,他顿时动力十足起来。 安林仰望星辰:“或许,曾经卖一笼包子只赚一千灵石的平凡生活,才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但我会为了人族,负重前行,奋斗不止!” 许小兰默默扶额,槽点实在太多,她不想说话。 “话说,小兰,现在的我,能够了解一下咱爸妈的事情没有?”安林乐呵呵地开口道。 许小兰白嫩的脸上浮现一抹红霞,微嗔道:“哪有你这么套近乎的,那是我爸妈!说这事可以,反正你惹的合道境也不是一两个了……但你得保证,在这件事上,你得听我的,不许冲动。” 安林当即做了保证。 许小兰晃了晃皓白手腕上的赤色手镯,笑道:“这是我娘亲的遗物,朱雀镯,你没忘吧?” 安林点头:“这怎么会忘。” 当日在朱雀宗,许小兰获得朱雀镯后,就说那是她母亲的遗物,安林当时就多留了个心眼,想着能够独当一面之时,就去帮她解决一些事。 “我的娘亲叫朱怡霜,是朱雀宗现任宗主朱旭泽的妹妹。在司徒凤还是在任宗主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是竞争宗主的热门人选呢。” 许小兰开始把故事徐徐道来。 安林十分配合地从纳戒中拿出了上等的仙酿,两人边喝边聊。 “我娘亲和二舅父天资相差无几,几乎同时突破返虚境,而后一起受天庭的邀请,进入了太初古域。在太初古域的星虚外域,我娘亲和我爹第一次相遇了。” “那一定是一场让人难忘的相遇吧。”安林饮了一口酒,附和道。 许小兰点头:“是啊,挺难忘的。他们两人为了一堆世界晶源打得不可开交,我娘亲还差点把我爹杀了。” “噗……”安林一口酒水喷了出来。 我们两人所理解的难忘故事,是不是有点不太一样? 许小兰看到安林一脸懵逼的模样,不由得展颜一笑,一双纤白素手撑在身子后方,抬头仰望着夜空,目露追忆之色,继续道: “后来,我娘亲抢了世界晶源,出于善念,她并没有对我爹赶尽杀绝,就这样离开了。” “结果过了十几天,我娘不小心落入一个绝地之中,难以逃脱,是我爹祭献了一件极为珍贵的秘宝,这才将她救起。或许是那个时候,我爹和我娘才算真正认识,成为了朋友。” 安林不禁感慨:“真是不打不相识啊,一段好姻缘,总是从某一方的善意开始的。” 说着,他忍不住将目光转向许小兰。 当初他入学什么都不懂,不也是许小兰不嫌弃他这个修仙白痴,一步步带他走上修仙之路的吗? 他们的姻缘,就是从许小兰表达善意开始的。 许小兰感受到了安林略带灼热的目光,脸色微红,继续道:“后来,我爹和我娘一起在太初古域寻找机缘,两人遇到危险互相帮助,互相扶持,也算是患难与共,渐渐的有了感情。” “这种联系,即使在出去后,也一直在维系。就这样,他们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直在升温,双方在彼此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 “直到有一天,我爹和我娘的事情,被我爷爷敖蒙发现了。我爷爷极力反对这段姻缘,甚至以断绝父子关系相逼。” 安林不禁吐槽道:“啧……这么狗血,家长反对的剧情啊?咱妈天资卓绝,甚至还有可能是朱雀宗未来的宗主,如此优秀,家长哪里来的底气反对啊?” 许小兰解释道:“因为我爹是龙族啊。人族和龙族相恋本来就是被禁止的,不仅极难生孩子,生完孩子后,还会因为两种不同先天血脉的冲突,导致孩子夭折……” “还有就是神音姐姐,她强行将凤凰和真龙合道失败的事情,对龙族打击很大,让它们对朱雀宗极为抵触。我爹也是有合道希望的大能,为了后代,也为了他不受外界影响,敖蒙爷爷反对这段姻缘十分坚决。” 安林叹了一口气:“感觉困难重重啊,他们是如何克服困难的?” 许小兰笑道:“后来,我娘一人打上东海龙庭,把所有的龙族都打服了,强行带走了我爹……” 安林张大了嘴巴,一脸震惊道:“这么牛逼的吗?这么霸气无双的举动,我仿佛已经能看到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傲视群龙的模样了。” 总觉得男女双方拿错了剧本。 “等等……” 安林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敖蒙爷爷,东海龙庭?” 他艰难转过头,望着许小兰:“是那个东海龙王敖蒙?” “不然呢?”许小兰眨了眨明眸。 安林:“……” “我差点把你爷爷杀了啊……”他突然感慨道。 许小兰:“……”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