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丰收大比拼 (第一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丰收大比拼 (第一更)

身侧那若隐若现的黑凤凰,突然悬浮在安林的身前,凝聚成一柄锋芒摄人心魄的黑色刀刃! 幽凰存于梦,一舞生灵往极乐。 这就是安林通过嗑幽凰死灵丹,而悟出的幽凰之道,属于神魂一脉的攻击术法,暗黑神凰刀! 媲美返虚巅峰的极强神魂之力,再加上凤凰一脉的神魂术法,其威力会有多恐怖?之前还哈哈大笑,一脸胜券在握的辛普森,此刻已经脸色大变,仿佛见了鬼一般。 “怎么可能?你怎么连神魂也这么强?!”他惊惧地怒吼了一声。 安林呵呵一笑:“因为我是全能的啊。” 辛普森:“……” 他知道没有退路了,血爪直接撕向那柄黑刀。 “极恶血煞刃!” 血色的刃芒携带着足以将返虚大能神魂直接撕裂的力量落下,万鬼哭嚎的地狱魔音也在这一刻出现。 暗黑神凰刀似有所感,同样一刀斩去。 这一刀落下,仿佛将整个世界都引入了沉睡之中,一切永堕黑暗。 万鬼哭嚎之音不见了,辛普森的血爪也被吞噬了。 “不……!” 他面露惊恐,最终那神魂之躯,也被这一刀吞没。 黑暗过后,一切又变得安静了。 唯有点点星光在月色下闪烁。 这世间,再也找不到辛普森的痕迹。 安林望着空无一物的虚空,微微摇头,似有感慨地长叹一声:“真的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啊……” “得啦,现在又没外人,全都死光了,谁还看你装逼啊?”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安林转身,看到许小兰正御剑而来,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不仅如此,她还紧握着龙雀剑,好像有杀气?! “走啦!发什么呆,装完逼不跑,等着其他老祖来报仇呀?”许小兰看到安林还没逃跑的念头,不由得再次开口提醒道。 安林回过神来,望了一眼远处化为废墟的骨魔血宗,有些不舍道:“宝物都摸完了吗?” “摸完了呀,打完就拿宝物了啊,不然看你装逼么?敌人也杀光了,不过好像有血族用传音符通风报信,将消息传了出去。”许小兰有些遗憾地开口道。 “我还得做一件事。”安林突然飞向骨魔血宗。 “诶,你还想做什么?”许小兰喊了一声,还是跟了上去。 安林望着一片废墟的骨魔血宗,很快找到了一个较为独立的空间。 许小兰回归神来,想起这是品血节的拍卖物品存放处,不由得讶异道:“真没想到啊,你竟然这么有善心。” 安林一剑将那空间斩开,露出了里面各种修为强大,却奄奄一息的生灵:“我不是要救它们,我是要捅死一个生灵。” 许小兰:“……,多大的仇?” “我也想知道啊,小邪不停催促我做这件事呢……”安林苦笑一声,也是一脸的迷茫。 他顺手将十几头各族智慧生灵都放生了,它们对着安林和许小兰,感激地跪拜,千恩万谢。 安林最后来到那位黑羽族强者的面前,挥了挥手中的胜邪剑,好奇地开口问道:“喂,哥们,你认得这把剑吗?” 那个黑羽族被绑在十字架上,满怀希望地看着安林,看到胜邪剑后却脸色大变:“这是……” “噗嗤!” 胜邪剑化作残影,突然刺入了黑羽族的心脏! 黑羽族男子懵了。 许小兰吓了一跳。 安林也懵了,责怪道:“握草!小邪,你怎么自己动了起来,至少要让对方把话先说完啊!” “没兴趣听。”胜邪剑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我有兴趣啊……” 胜邪剑没理他。 安林将目光望向满脸愕然的黑羽族男子,解释道:“那个老哥,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不是我想捅你的,是剑自己动的手……” 黑羽族男子扯了扯嘴角,艰难道:“我信……” 安林:“???” 黑羽族男子死了。 胜邪剑畅快嗡鸣一声,好似完成了某个任务,再次陷入了沉睡。 安林愣了半晌,这才用神火将这位黑羽族强者火化。 他心中此刻却满是疑问,小邪为什么那么想杀黑羽族啊?还有,为什么黑羽族的强者,似乎也知道胜邪剑想杀他们? 安林用意识问了几句胜邪剑,得到的回复却是“你猜”“不告诉你”“哼”以及高冷的沉默…… “事情做完了,我们快走吧!” 安林多次询问未果,再次将胜邪剑打入冷宫,决定先办正事。 两人开始朝灵参城飞去,留下一地废墟。 高空之上,一块黑砖以极快速度朝东方飞去。 安林和许小兰坐在黑砖上,迫不及待地清点着战利品。 “嗯,我运气不错,得到了三枚返虚大能的战利品。”说罢,安林还蛮不好意思地望了望许小兰。 最牛逼的三位大能的宝藏都被他夺了,总担心小兰会因此失落。 许小兰却眉眼弯弯,倩然一笑道:“我运气也不赖啊,得了很多血族强者的战利品呢。” 安林看到许小兰心情好像不错,就继续清点战利品了。 他将三枚纳戒炼化,首先清点了灵石。 很快,他便面露狂喜之色:“太棒了,这里面竟然有八百二十万灵石,平均每一人都有两百万灵石以上。这些大佬都为这个品血节,准备了不少灵石啊!” 许小兰也是面露喜色:“我的收获也不错,粗略统计了一下,获得的灵石竟然有一千四百万枚灵石……” 安林手一颤,吓得纳戒直接掉落在板砖上。 “你……你说你有多少灵石?”安林瞪大了双眼。 “一千四百万灵石啊。”许小兰笑得梨涡浅浅,显然心情很不错。 安林:“……” 这特么,是不是打开的方式有点不对? 他累生累死,奋力击杀三个大boss,得到的钱,竟然比收小怪的许小兰少了这么多? 似乎看到了安林的愕然和不解,许小兰十分善解人意地解说道:“其实,为了这次品血节,就算是中型宗门的强者,也会筹集资产参与竞争的呀。此外,还有一些代表,他们的身后,很有可能就是一个顶尖宗门。” 是了,这就说得通了…… 安林恍然大悟,有的是大佬没来,但是大佬的钱来了! 如此一来,他们岂不是和许多牛逼的宗门,结下仇怨了? 不过,这种来钱方式,好像有点快? “小兰……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安林!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待着,缺钱了,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