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对付抖M的真正方式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对付抖M的真正方式

艾丽莎是个抖m! 这个发现让安林悚然一惊。 这就解释得通了,为什么他一直虐艾丽莎,艾丽莎却不痛恨安林。那是因为,她所受的痛楚,都成为了她愉悦的源泉啊!! 这时,艾丽莎宛如打不死的小强,再次站了起来,凝聚一柄血刀和一柄雪刀,疯狂朝安林挥斩。一道道红色和白色刃芒纵横交错,将高山大地撕裂成碎片,让天地如至寒冬。 “哈哈哈……怎么不进攻了?怕了我了吗?” 艾丽莎一边娇笑着,一边不停出招,殷红的双眸闪烁着兴奋的光彩,还隐隐透着一股期待。 “你特么有完没完!”安林怒了,太上无夜剑法再次出现,将天空化为一片黑幕,星月尽掩盖。 他的剑芒霸道至极,一记横斩,直接斩破艾丽莎的双刀刃芒,当即又是一道纵劈落在艾丽莎的身上。 “啊……!”艾丽莎娇呼一声,衣袍破开,大片雪白裸露在外,剑伤出现,血花飞溅。 女子不停倒退,脸上的潮红却更加明显,轻微喘息道: “好霸道的剑斩,好逼人的气势!” 安林:“……” 此刻,他真想大喊一句麻麦批。 那么,最为关键的问题来了,如何让一个重度抖m痛恨他? 战斗仍在继续,安林再次转攻为守。 他现在非常头疼,面对这位特殊的血族大能,他竟然有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你说虐她吧,她很嗨。 不虐她吧,她打你也很嗨…… 反正就是不会痛恨你。 安林突然发觉,如果抛去任务的立场看这个女子,好像还挺可爱的,无论怎么对她,她都不会恨你…… “哈哈哈哈……怎么了,撑不住了吗?”艾丽莎越战越兴奋,顾不得破碎衣袍泄露的春光,两柄长刀的攻势越发的凌厉,“看到了吧,无论你伤我多少次,我强大的生命力都能将那伤势恢复呢。打持久战,输的未必是我哦……”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安林冷笑一声:“真以为我赢不了你吗?接下来的才是高潮!” 他双目对着艾丽莎狠狠一瞪。 要你哭! 无尽的悲伤突然汹涌而来,让艾丽莎泪流满面。 “呜呜呜……你对我做了什么?” 艾丽莎伤心地哭着,一边哭一边抵御着安林的进攻。 安林望了一眼系统,还是没有反应。 “呵呵……你猜?”他冷笑一声。 安林硬吃了一记艾丽莎的刀斩,漆黑剑芒再次划下,将艾丽莎的身体斩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就在艾丽莎纵情娇呼的同时,要你拉之术发动! 突然间,强烈的腹泻感席卷了艾丽莎的全身。 到了她这个境界,虽然早已辟谷,但今晚的品血节,其实还是吃了不少东西,喝了不少酒,有的东西还未完全消化…… “噗……!” 艾丽莎的后门炸了! 鲜红的液体伴随着不明流质喷薄而出。 “啊!”女子终于是尖叫起来。 她疯狂爆退,单手捂着下体,绯红的脸上有着屈辱和恨意。 安林见状心中大定,既然无法通过虐她,让她痛恨自己。那么,就去疯狂恶心她!让她恶心到恨自己为止! 虐人和恶心人,其实是两种概念。 虐人是霸道的征服和蹂躏,恶心人却是刺激对方难受反感。 安林看到艾丽莎脸上的恨意后,激动地望了一眼系统,发现还是没有痛恨的指标,这代表恨意还是不足,还要再接再厉! 要你拉之术,一天只能一次,现在已经不能用了,怎么办? 艾丽莎用了一发净身术法,怒喝一声,又朝安林扑去。 “哈哈哈……你竟当着我的面做这种事,真是超恶心的!”安林哈哈大笑,脸上的轻视和嘲讽更甚。 他现在也不打艾丽莎了,免得让艾丽莎被虐出快感。 也不让艾丽莎打中自己,免得让艾丽莎虐人虐出快感。 艾丽莎是个重度抖m,同时也有抖s的倾向,安林最好的方式不是战斗,而是让她无处着力,这样她得不到快感,就会烦躁,甚至会痛恨! “你躲什么?你为什么不进攻!”艾丽莎血刀的刀芒狂暴嗜血,冰雪刀刃则冷冽无情,两柄刀的斩击配合在一起,就连返虚中期的大能都无法躲避。 但释放了神鉴术,并且使用鲲鹏行的安林,身法却快若鬼魅,灵活到令人发指,竟多次险之又险地躲过艾丽莎的攻击。 艾丽莎砍了这么多刀,竟没有一次砍中安林,这让她抓狂,让她崩溃…… 这时,大堂之内。 近千名的血族强者躺在地面上。 新晋返虚大能星巴克,同样气息奄奄地躺在地面上。 许小兰一袭青衣,容颜清丽出尘,伫剑在原地,一地的鲜血让红毯更加的艳丽。她的容貌气质明明好似九天仙女,但对奄奄一息的血族来说,却仿佛从尸山血海走出的女魔头一般恐怖。 “太可怕了,她竟然会吸收生命……” “永远不会疲惫,越是杀戮,她就越强大……她果然是魔头!” “别说话了,别让她注意到我们……” 负伤倒地的血族们,窃窃私语着。 许小兰即使累得微微喘着气,精气神依旧十分饱满,这就是刑天杀戮之道核心功法神杀势恐怖,越杀,积累的势越恐怖。 她不再去看脚下的残兵败将,而是默默走到了大堂的门口,朝远处俯视:“安林再搞什么,打一个返虚中期的大能,要这么久?” 然后,许小兰就看到了安林和艾丽莎那奇怪的战斗。 艾丽莎疯狂进攻,安林却不停躲避,就是不出手。 许小兰有点迷。 安林这是在干嘛? 还有……艾丽莎之前被安林伤得过于衣衫褴褛了吧…… 艾丽莎的身材本来就是丰满性感的,这时候衣服被斩得好似几块破布挂在身上似的,太不雅观了! 战场上。 艾丽莎又使出了一道强大的刀斩,安林爆退躲避。 这时候,艾丽莎的双眼闪过一抹精光,立即朝远处逃遁。 她竟是在逼退安林的同时,选择了逃跑! “想逃,没那么容易!”安林冷笑一声。 他风翼,鲲鹏行,风剑,三个术法同时使用,极快追上了艾丽莎,然后开始了游击骚扰,或是云雾大手,或是水系束缚蛇鞭…… 许小兰张了张小嘴,安林用的术法,是不是有点奇怪? “为什么不打我!又不让我走?!”得不到爽感,又不停被恶心的艾丽莎,终于是悲愤地大吼道。 安林却是深情地望着艾丽莎:“因为我喜欢你啊!” 艾丽莎瞳孔一缩,张大了小嘴。 安林脸上却保持着真诚的微笑。 他是知道的,既然无法虐艾丽莎,那么就尽情的骚扰她,不让她如意,甚至是用轻浮的爱去恶心她。 那么察觉到被羞辱轻视的艾丽莎,必然会对安林产生恨意。 安林觉得这个计划完美,然而他却并不知道,在不远处的山顶,有一个女子目睹了这个过程。 许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