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为何仇恨值一直不达标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为何仇恨值一直不达标

“快看,星巴克大人终于出手了!” “哈哈,快看那女魔头,吓得不会动了。” “呃……星巴克大人被斩了……” 一众血族的心情就好像过山车,才看到星巴克出手,仿佛看到了曙光。下一秒,威势十足的星巴克,就被那青衣女子斩于剑下……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去帮忙啊!”有血族强者大吼道。 许小兰望着继续朝她扑来的血族强者,淡淡一笑,手持龙雀剑,携带漫天火雷朝血族们冲杀而去。 地面上,被许小兰无视了的星巴克,又气又怒,挣扎着爬了起来,胸口血淋淋的剑痕缓缓痊愈。 他大吼道:“少看不起人,我要杀了你!” 星巴克手持血剑,继续朝许小兰扑去。 “空间禁锢!” 他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在招式上占不得便宜,于是用上了近乎犯规的空间术法,这是返虚大能对低阶修士的绝对压制。 许小兰正在舞动剑刃,身子突然被无边无尽的空间力量封锁,好似凝固在虚空中一般。 星巴克血剑呼啸:“哈哈哈……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 “碎阳破!”许小兰突然一声清喝,浑身爆发出一股独属于圣兽的白芒炸开,浩瀚无极的能量喷薄而出,将周围的空间搅动。 她是不懂什么空间之力,但是只要力量达到极致的时候,一样可以通过强悍的力量,破开空间禁锢,这是以力破巧!! 然后,在星巴克惊骇的目光下,许小兰转过身来,青龙盘旋周身。 轰隆!他的剑刃再次斩在了青龙护壁之上。 星巴克:“……” 这一幕,何其的相似。 许小兰一剑落下! 这一次她锋芒滔天,几乎将星巴克的整个身躯斩成了两半。 “本来还想留着你的性命,给那家伙的功法增加任务值,你干嘛非要跑过来送?”许小兰面有不悦道。 星巴克吐血倒落地面,一脸的迷茫。 这女子在说啥,怎么他一句都听不懂?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爆响传来。 护宗大阵被破了。 整个大堂的顶部,突然被一股冲天暴起的火焰炸开。 骨魔血宗的领地。 山顶那巨大无比的骨魔头盖骨,就这样被掀飞了。 巴尔克嘴角渗出鲜血,因阵法反噬受了重创。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准备已久的护宗大阵,竟会被安林用一根手指戳爆。 这时,达三已经冲来,超粒子光剑挥舞出一道道绝命轨迹。 同一时刻,身为返虚中期的大能辛普森,也是被妖姬死死压制住,身上不觉间已经被斩中了上百剑。要不是血族恢复能力极强,他现在说不准已经嗝屁。 高空之上,安林被六大神火和朱雀圣火缠绕,浑身肌肉浮现赤金之色,每一次攻击都爆裂如火,携带着沛莫能御的威势。 “破!”火神模式下的安林,一拳轰向艾丽莎的血盾。 随着一声清脆的炸响,血盾破碎,拳劲仍未停止,一路摧枯拉朽,冲击在艾丽莎的身上。 艾丽莎的身子被锤得凹陷,更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你到底是谁?这样做,就不怕可可斯蒂圣子一怒之下,让你永坠魂血炼狱吗?!”艾丽莎披头散发,怒吼着威胁道。 “我还真不怕。”安林呵呵一笑,继续进攻! 艾丽莎哪里是开启了火神模式安林的对手,当即被锤得连连倒退。 安林爆发的火焰,将整片星空都照亮了,好似夜空中升起的太阳,不断朝艾丽莎狂碾而去。 砰!又是一声炸响。 艾丽莎被锤得朝地面坠落。 安林闪动到她的上面,又给她补上一拳。 轰隆! 怪石嶙峋的大山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拳印。 在凹陷的拳印内,艾丽莎浑身伤痕累累,半跪着喘息。 敌人太强了,她根本没有多少还手的机会。 安林缓缓降落,火焰渐渐收敛,掏出了胜邪剑。 他有些疑惑地望着面前的艾丽莎,又看了看自己的系统,脸上的疑惑更重。奇怪……怎么痛恨我的大能还是九个? 我都把艾丽莎虐成这样了,她还不恨我? 不应该啊! 安林望着面前伤痕累累的艾丽莎,试探道:“我要杀了你!” 艾丽莎紧了紧有些破损的红白长袍,轻哼道:“来啊!” 安林冲过去了,漆黑的剑芒直贯云霄。 艾丽莎银牙紧咬,一手掌握霜雪,一手掌握血杀之力,化作两条威势恐怖的长龙咆哮着扑咬而去。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碰撞声。 艾丽莎再次被剑芒的能量震得吐血倒退。 风剑!安林伸开风翼,速度快若鬼魅,瞬息冲到艾丽莎的面前,又是一剑落下! “噗嗤!” 红白长袍被撕开,雪白的肌肤被划出殷红的血痕。 鲜血飞溅间,艾丽莎再次滚落地面,模样极为凄惨。 安林又瞟了一眼系统,还没出现艾丽莎的名单。 他有些郁闷,冲过去对着艾丽莎又是一剑。 “嗯啊……”艾丽莎嘤咛一声,鲜血飞溅间,她捂着快要被安林斩碎的长袍,坐倒在地,修长的双腿交叠着,瑟瑟发抖。 “下一剑,就是你的死期!”安林杀气腾腾道。 “呵,放心吧……小哥哥,得罪了圣子你还想活?你一定会下来陪我的!”艾丽莎仰着脖子,酥媚道。 安林有些不甘地再次望向系统。 妈蛋!对方都快要死了,为什么还不恨我? “你为什么不恨我?”安林实在忍不住了,出声问道。 艾丽莎闻言一愣,随后咬牙切齿道:“恨啊,我怎么可能不恨你,你不仅夺宝,还妄图赶尽杀绝……” 安林整个人都迷了,看样子挺恨的啊。 难道是伤得还不够重? 安林又扑了过去,胜邪剑挥斩出一道惊天剑芒。 艾丽莎拼力施展术法抵挡,最终还是不敌,身躯又被撕开了一道豁口,惨叫着倒退。 安林穷追不舍,又是一剑。 “啊……!” 艾丽莎娇叫一声,雪白的大腿被斩出一道血痕。 风剑!安林破开艾丽莎的雪晶护壁,又出一剑。 “啊……!” 艾丽莎娇叫一声,小腹又多添了一道血痕,长袍破损,露出了里面的春光。 安林继续出剑! “啊……!” 艾丽莎娇哼一声,胸口又多了一道血痕。 “讨厌……你怎么斩我这里……” 女子脸色红润,眼含秋波怒嗔道。 安林默默停止了进攻。 这个画风……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将目光转向艾丽莎,这位衣袍破损,满身血痕的血族大能,脸上竟然有异样的潮红,呼吸急促间,似乎变得更加兴奋了一般。 “来啊!来欺负我啊!我是不会屈服的!”艾丽莎抖着硕大的胸脯,娇哼一句,十分兴奋地朝安林主动进攻。 安林:“……” 安林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发现了为何女子的仇恨值一直没有达标的真相……这艾丽莎…… 怕不是个抖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