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章 无懈可击的安林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零八十章 无懈可击的安林

安林把话说完了,并且向灵鱼族和天龟族的大佬们,发出了一个世界性的邀请…… 在众人中央的那个拥抱世界的男子,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威严不可侵犯。 蓝小倪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想要鼓掌。 说真的,她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从一众大能想要杀安林,演变成安林邀请它们加入复兴人族的大业之中…… 对安林情况颇为了解的蓝小倪,现在都觉得安林会不会真的就是超雷天神。毕竟,他说得实在是太真实了,简直无懈可击! 就连缇娜和骨玉仙虫,也陷入了类似的怀疑之中。 “仔细一想,安林巨人真的很特别的噢……” “我一直觉得主人不平凡,却没想到,它竟然如此不平凡!糟糕……他不会真的是……” 安林的大忽悠术,不仅忽悠了敌方,就连己方友军也一同忽悠了。 不单如此,他说着说着,连自己也忽悠了进去,越说感觉越特么像那回事。是的,不知为何,他自己也有点相信自己是超雷天神了…… 鱼非鱼和古屿两位大祭司,最擅长的就是对某些信息进行推演。 它们对安林所暴露的信息,进行综合性推演后,都震惊了。 鱼非鱼深吸了一口气,颤声道:“安林拥有雷系权柄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他和海洋天神同等地位,是天道分化出来,所说的一切都属实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 古屿喃喃开口:“我的推演分析,所得概率比你的更高,分别是百分之九十九和百分之九十一……” 两位地位最为崇高的合道超级大能互望一眼,几乎同时开始朝安林恭敬行礼。 “古屿,拜见超雷天神!” “鱼非鱼,拜见超雷天神!” 大祭司都承认安林的身份了,其他大能哪里还犹豫,纷纷朝那位拥抱世界的白衣男子行礼膜拜。 这种情况,傻子都知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更何况,一个个惊人的事实摆在它们眼前,它们也有自己的判断。 缇娜和骨玉仙虫没有拜,她们本来就是安林的兽宠。 蓝小倪作为小弟,喊666就行了,自然也不用拜。 就这样,结界内的所有大能,都对安林敬若上苍,崇敬不已。纷纷表态愿随安林完成人族复兴大业,保护整个世界…… 安林望着对自己敬若神明的众大能,微微一笑。 别人或许会觉得他的笑容是慈爱和神圣的,代表这天道的认可。 但他这微笑,实际上是胜利的笑容。 妈蛋!这一个劫难老子终于度过去了! 好像超常发挥了一点,但问题不大。 “还有一件事,我是天道分化的权柄这件事,希望大家能够立下道心誓言保密。我因化凡而受到压制的力量,还未完全恢复。这段时间大家低调行事,听我后续安排就行。” 安林这段话说得理所应当,众大佬当即发誓对此保密,事情的进展极其顺利。两族随天道出战,走向光辉未来的时代似乎已经来临…… 结界慢慢消除。 海滩上,被隔绝在结界之外的众大能,一脸好奇和期待地望着结界之内的众大能,似乎想要从它们的脸色之中,猜到一些情况。 然后,它们就看到了春光满面的众大能,仿佛获得了一次洗礼一般,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 那些没机会听到消息的大能震惊了。 天啊……这些人都经历了什么?怎么感觉怪怪的? “安林小友,你这是要回九州界了吗?让老龟送你一程?”古屿乐呵呵地开口道,似乎忘了自己乃是天龟族高高在上的大祭司。 “行,那就劳烦古屿前辈了。”安林脸色浮现人畜无害的笑容。 “安林小友不如明日再走,你将秘密从古墓带出,我灵鱼一族自然当准备一份简单的谢礼……”蓝仙阳一脸风轻云淡地开口道。 安林心中大喜,脸上亦是有淡淡的喜色:“哈哈……蓝仙阳前辈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卧槽,倒是差点忘了这事。 古屿心中大骂一声自己不来事,脸上又浮现慈祥微笑:“蓝仙阳道友说得有理,安林小友对我天龟一族也是有恩,我们一族也当准备一点礼物。” “前辈真的是太客气了,千万别准备什么贵重物品啊,否则我受之有愧。”安林一脸大义凛然,心中却乐开了花。 装一波逼还有礼物收,这真的是太爽了! 结界之外的大能们都迷了,到底是获得什么秘密了啊,为什么感觉两大种族的大佬对安林都十分客气了呢? 缇娜,骨玉仙虫,蓝小倪,三者已经不敢说话了,怕又被安林的天外飞仙级演技秀一脸。 就这样,安林在这座岛屿上暂留一晚。 两大种族的大佬亲自去挑礼物去了。 古屿跨越空间,直奔移动天星海岛,心中又忍不住感慨一番。 它之前仅仅是推演出,安林会是那个改变两族命运的关键人物,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为了带领两族走向辉煌的天道代言人了呢? 不对,按照那个说法,将他称之为天道的某种意识也不为过。 好好的王者,古屿愣是给他判定成青铜,这让古屿对自己的占星术再次产生了怀疑。是不是不适合做大祭司啊?要不要辞职回家养猪? 西海的海心宫,蓝仙阳已经开始认真挑选礼物。 一间闺房内,身姿窈窕的蓝尾人鱼,正在白莹镜贝面前认真梳妆。 她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精致却有些短小,露出盈盈一握的雪白纤腰。乌黑如泉的长发,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用玉钗松松簪起。 唇绛一抿,嫣如丹果。幻光珊瑚链与红玉镯在腕间比划许久,最后一抹幻光珊瑚戴上皓腕,白的如雪,红的似火,慑人心目的鲜艳。 “公主,你一回来,就这么认真打扮,明天是打算去见谁啊?”一旁模样俏丽,丫鬟打扮的人鱼十分好奇地开口道。 她服侍了公主那么长的时间,从未见公主这么用心打扮过。 人鱼公主望着白莹镜贝上,那本来就很漂亮的娇美容颜,继续拿着画笔在眉黛上细细雕琢,浅笑着回答道:“明天啊,当然是去见天底下最帅气的男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