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我罩你了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我罩你了

蓝小倪望着血魂玉棺外有些悻然的安林,恳求道:“安林老大,我现在是你的救命恩人了,能不能把纳戒还给我?” 安林呵呵一笑:“蓝小弟,小弟救老大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蓝小倪嘴角抽了抽,似乎是习惯了安林的不要脸,倒也不再提这件事,只是有些心疼自己。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做出那种选择。 她只是单纯地不想看到安林死,然后就那样做了,根本没有考虑过后果,也没想过自己会不会死这件事。 至于之前的对白,她选择性忽略。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默默恢复着伤势。 洞穴世界,变得安静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 “蓝小弟。”安林突然道。 “嗯?怎么了?”蓝小倪睁开碧蓝色眼眸,望向安林,却发现安林还在遵守着不看自己的约定。 “谢谢。”安林道。 蓝小倪微微一愣,心头涌上某种被认可的成就感:“原来你也会说这句话,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安林望着不远处祭坛地面,那一道夹杂着黯淡鱼鳞的长长血痕,仿佛连接着地狱与天堂的桥梁。 他轻声道:“作为老大,以后你的事,我罩了。” 安林语气十分坚决,仿佛下了某个极为重要的决定。 蓝小倪抽了抽鼻子,眼角含泪,忍着哭腔道:“谢谢老大。” 小弟正式转正,现在也是有老大罩的人了。 这是安林能为蓝小倪做的事。他的命是她拼死救回的,在她受到欺负的时候,他便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一个时辰后,安林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 他站起身子,环顾了一眼四周,发现除了一条炎河不停翻滚流淌,周围都极为静谧,一如之前的模样。 安林又看了一眼棺材内的蓝小倪。 蓝小倪的烧伤在血玉魂棺和仙丹的双重治疗下,已经结痂脱落,重新出现雪白光滑的肌肤,也有新的鳞片在鱼尾上出现,不再是之前腐烂的模样,丑鱼再次变回了美鱼。 美人鱼的烧伤基本治好了,但那深入骨髓的毒,却还需要不少的时间,才能彻底清除。 蓝小倪察觉到了安林的目光,和他对望一眼,绽放出清丽的笑靥,开口问道:“安林老大,是要继续行动了吗?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以出来了。” 安林闻言当即摇头:“不行,你体内的毒素还没彻底清理干净,还是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先去看看周围的情况。” “不,我要和你一起去!”蓝小倪挣扎地从棺材里爬了起来,“万一西海子还要来针对你,有我在你身边挡着,他应该不会乱来。” 安林望着自愿充当人体盾牌的蓝小倪,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时,蓝小倪已经跳出了棺材,轻盈地转了一圈,笑道:“看吧,安林老大,我都说自己没事……呕!” 她又是一大口黑色的血水吐了出来。 安林:“……” 蓝小倪:“……” “如果我说……这是自然排毒的现象,你信么?”蓝小倪可怜巴巴地望着安林,扁着小嘴说道。 安林嘴角微微一抽,指着棺材,大声道:“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回棺材里面去!” 蓝小倪娇躯轻颤,迫于安林的淫威,只好一脸委屈地躺回棺材,乖乖地治疗伤势。 看到安林那有些愤怒的神色,不知为何,她的心中泛起了一丝甜蜜。 安林又从纳戒之中将达三和妖姬释放出来,下令它们保护好蓝小倪,这才开始了这个世界的探索。 西海子在蓝小倪冒死救了安林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过即便如此,安林也不敢掉以轻心,神识全力释放,同时将朱雀境和板砖握在手中。 是的,对于这种超出他能力范围的力量,只有外挂一般的器物才能给做到有效阻挡,朱雀境和板砖是最好的选择。 安林先来的那个蓝色长方形方块面前,轻抚着方块的裂纹。这东西被西海子的长矛刺出了一个大洞,但散发的波动却依旧非常的强烈。 神鉴术! 一连串的信息开始在脑海之中浮现。 海心石,在西海深处,大地与海洋之力汇聚天然形成的结晶,是培养武器的顶尖容纳物,神级材料。 安林双眼发亮,又是一件神级材料!而且还是培养武器这种世间罕有的稀世珍宝! 这下,锻造神器的材料,好像已经基本筹集完毕了。 一抹古怪的感觉从安林心头升起,好像在这个遗迹里获得的宝物,都是为了让他有机会锻造一件神器似的。 他摇了摇头,将这种古怪的念头抛开。 这或许只是墓地主人的收集癖吧,喜欢让试练者体会到那种,收集到足够宝物,就能召唤神器的奇特感觉…… 安林毫不犹豫地海心石抬起,收入纳戒之中。 他想了想,又将纳戒中那柄蓝色的长矛极为小心地拿了出来。 这柄长矛是由西海子的神道之力凝聚而成,是连他的神体和海心石都能轻易刺穿的可怕事物,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讲真的,这长矛要真的是简单的神道之力汇聚而成,不可能会这么久都保持原状,就算放入纳戒也没有一丝变化,这太古怪了。 安林还担心这长矛的出现,会惊动到西海子。 他全身紧绷,有些紧张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虚空,看到没有什么动静之后,他这才有些放心地对长矛使用神鉴术。 很快,鉴定的信息便涌现脑海。 破甲神矛,由西海子的神道之力和神道真意所化,蕴含了西海子对于水系攻击一道的至高领悟,可吸收其间的力量用于参悟。 安林获得这些信息,微微愣了一下。 这柄长矛果然不是简单的能量体,竟然还蕴含了西海子的道之感悟!这是给他丢了一个传承的节奏啊! 虽然方式有些粗暴,但是结果总归是好的…… 安林对着不远处的虚空,微微拱手:“谢了!” 西海子的弄巧成拙,让安林心中十分爽快。 安林一脸的心满意足,正欲将长矛收回纳戒,目光却瞥向了不远处的棺材,面露思索之色。 他还记得当初说的话,不如现在就践行之前的承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