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顾一切的奔跑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顾一切的奔跑

长矛是这个世界的宝物? 它明明是一个神道之力凝聚的招式而已! 安林望着冲来的蓝小倪,最终没有开口吐槽。 事实上,他也没有吐槽的力气了。 就算青木长生功法已经修炼至第二重,又有战神之体维持生命,但被刺穿心脏的身体,依旧无法做到阻止生机的流逝。 蓝小倪越过炎河后,继续朝安林的方向冲去。 祭坛的周围还有方圆千米的绝地。 外围烈火滔天,内围毒瘴蚀骨。 蓝小倪进入烈火的范围,恐怖的火焰瞬间就将她身旁的护体水璧灼烧殆尽。 她被烧得惨叫一声,立即将小蓝鱼释放出来。 “祭献,蓝鱼!” “砰!”一声清脆的声响爆开。 那个一直陪伴她征战的小蓝鱼,绽放出璀璨的光彩,为她的身体渡上一层强大无比的水之力。 小蓝鱼祭献之后,变得黯淡无色,变成了一块废玉。 蓝小倪浑身覆上蓝色隔层,在火海之上奋力前进。 “回去!” 虚空之中,传来西海子的一声怒喝。 浩然无尽的威能从天而降,瞬间击溃了蓝小倪身上的蓝色隔层。 无比灼热的火焰如猛兽般扑向蓝小倪,疯狂灼烧着她的肌肤。 “啊……!”蓝小倪痛苦地叫了起来,白皙通透的肌肤,被烧得通红,甚至开始炭化。 娇生惯养的人鱼公主何曾受过这等酷刑。 安林望着在火海之中惨叫的蓝小倪,就好似在油锅里挣扎的鱼儿,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他以为蓝小倪就要后撤的时候,却看到那个人鱼竟以更快的速度朝自己奔来。 明明已经痛得流泪了,痛得嘴唇都咬破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朝自己奔来。那种毅然坚决的的模样,让安林有些恍惚。 这还是那个一遇危险,只会躲在他后面瑟瑟发抖的跟屁虫? 这还是那个贪生怕死,遇到绝境后,只会哭着大喊“霸霸救我”的咸鱼吗? 现在的蓝小倪,更像是一个悍不畏死的勇士。 生机的流逝,让安林的双眼渐渐变得迷离,只能看到被火海扭曲的虚空中,仍有一个身影在奋不顾身地靠近。 “蓝小倪……你会死的。” 他用有些嘶哑的声音,忍不住开口道。 蓝小倪置若罔闻,凭借着惊人的毅力,冲破了火焰的范围,毫不犹豫地进入了毒瘴领域。 毒雾携带着极强的腐蚀性,渗入白珠张开的结界。 蓝小倪肌肤的光泽因毒瘴侵袭,渐渐变得黯淡,被烧伤的部位,甚至腐烂变质,流下了漆黑的脓血。 毒不仅停留于表面,更是渗入血肉和骨骼,带来无法言喻的苦痛。 光滑泛着光泽的蓝色鱼尾,鳞片逐块脱落,血液飞溅间,依旧不停地摆动着,朝前方冲去。 蓝小倪早已疼得浑身颤抖,心里却仿佛憋了一口气,倔强地前行着。 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也早已舍弃退路。 终于,蓝色的身影冲破了毒瘴,成功抵达了祭坛的核心地段。 “成功了。”蓝小倪挤出了一抹笑容,那雕琢天然的白玉脸庞,满是毒血和焦黑的伤痕,变得有些丑陋。 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那种下油锅和万毒噬心的痛楚,让她现在身躯仍本能地颤抖着。 她拖着残破的身躯,甩动着尾巴,渐渐爬向安林。 一路上是黑色的血液和脱落的鳞片。 安林在这一刻终于是难以保持镇定了,颤抖的双拳紧握着,望着那个不停朝自己爬来的鱼人,重复道:“你疯了?” “我不疯,你会死。”蓝小倪爬到了安林的面前,眸光仿佛有一团倔强的火焰,坚定道。 安林望着那早已伤得看不清样貌的人鱼,动了动嘴唇,有些艰难地开口问道:“你不疼吗?” 蓝小倪焦黑的双手紧紧握住长矛,朝外拔开。一用力,身上焦黑和被毒化的伤口再次被扯开。 她泪如决堤道:“疼啊!怎么会不疼?” “可是……可是要是你死在这里,我会更疼!!” 鱼人公主带着她最后的倔强,用尽所有的力量拔着安林身上的长矛! 她的手腕再次被划开,所剩无几的血液涌出附着在手臂上。 灵鱼神血秘术,鱼龙舞! 一声惊天的龙啸响起,磅礴的巨力涌向长矛。 轰隆! 蓝色的长矛终于离开了蓝色巨石,离开了安林的肉体。 蓝小倪的身躯缓缓朝地面摔落,孱弱的双臂甚至无法将长矛紧握。 “终于,终于……成功了啊……” 下一秒,她的纤腰被一个结实的手臂搂住。 安林望着怀里的女子笑道:“喂,你的长矛掉了。” 蓝小倪笑了笑:“我……” 她还未说话,安林又道:“我先帮你存着吧。” 说罢,安林以极为迅捷的速度将蓝小倪手上的纳戒取下,然后将长矛收了进去,再极为自然地将纳戒戴在自己的手指上。 蓝小倪:“……” “为什么我两次不要命救出来的,都是狗?”蓝小倪气得咳血,气若游丝,又不争气地哭了起来,“我这是要死了吗?” “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安林保证道。 蓝小倪闻言终于是安心些许,她很容易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现在才感觉到后怕,她真的不想死。 安林先自己磕了一枚仙丹,保住自己不死,随后取出了一个红玉棺材,把蓝小倪抱着放入了棺材之中。 蓝小倪眼泪再次哗啦啦地涌出来,悲痛欲绝道:“你连棺材都给我备好了,还说我不会有事!” 很快,蓝小倪就知道她错了。 这个棺材竟然能吸收周围的能量,化为强大的生机治疗她的伤势。 “张嘴。”安林命令道。 蓝小倪不明所以,却依言张开了焦黑的唇瓣。 安林将最后一枚治疗仙丹塞入蓝小倪的口中。 蓝小倪将仙丹吞入腹中,这才有些感动道:“算你还有点良心。” 安林微微撇嘴,这傻鱼真好哄,这么快心情就由阴转晴了? “对了,你快把眼睛挪开,我现在这么丑,不准你看到我这个样子!”蓝小倪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轻声呵斥道。 安林翻了翻白眼:“你伤得这么重,都快要死了,关注点却是这个?” 这个人鱼公主是不是被烧坏脑子了? 不过,蓝小倪的确伤得挺重的,雪白粉嫩的肌肤不是焦黑就是被腐蚀烂了,看起来凄惨到不忍直视。 安林看着这个样子的蓝小倪,心跟着抽痛。 他想起蓝小倪之前的所作所为,之前的话语,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都叫你别看了!”蓝小倪呵斥道。 “好!”安林答应她,侧着身子打坐恢复伤势。 周围变得安静。 唯有熔岩河流流淌依旧气泡破裂的声音。 “安林老大,我是不是很傻?” 也不知过了多久,蓝小倪开口道。 “是啊,你竟然舍命救一个间接杀了你未婚夫的人,真的很傻。”安林没有否认。 “他才不是我未婚夫!” 蓝小倪当场就炸了,气得又开始咳血。 “我承认,我曾经被他外貌所吸引,觉得这样联姻也不是坏事。但我一时冲动,舍命救他,他却毫不犹豫选择逃跑后,我就给他判死刑了。还好我没有被他碰过身子,否则黑狐一族的生灵都要死!” 蓝小倪的语气又渐渐温柔下来:“太帅气的男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还是你这种其貌不扬的男人靠谱一些。” 安林:“……” 这个夸赞真的是清新脱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