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三十六章 陨神海底古墓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一千零三十六章 陨神海底古墓

大海上的波涛汹涌瞬间一滞。 天空上的乌云和电闪雷鸣,也仿佛被固定了一般。 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静止。 只有那两面地图诡异般地分解,然后力量开始释放,一道白色光柱贯穿天地,直入海心。 轰隆…… 光柱激荡海水上千里。 大海上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开始出现。 “走吧。” 安林和缇娜、骨玉仙虫告别,开始朝漩涡的中心飞去。 蓝小倪银牙紧咬,默默跟在安林的后面。 就算前路坎坷,令人绝望,但她作为灵鱼族的代表,背负着整个种族的未来,还是要拼命战斗。 两人进入白色光柱内部,沿着白色光柱的通道,一路朝海底前进。 随着深度的推进,因漩涡引起的湍急水流逐渐消散,唯有寂静和黑暗永存。要不是有光柱的照耀,他们甚至看不到周边的海洋生灵。 周围的环境变得安静下来,水流的声音也逐渐消散。 蓝小倪望着前方的男子,抿着粉嫩晶莹的唇瓣,偷偷咽了一口唾沫,眼眸露出小猫般的胆怯,心中不停寻思着进入古墓后,要如何做,才能逃出安林的魔爪。 也不知下沉了多久,终于是落到了海底。 安林抬头望向不远处,借着光柱的光芒,依稀能看到有一扇蓝色的大门紧闭着,伫立在海底,表面极为光滑整洁。 历经万古岁月,没有一丝磨损。 “嗯,那个地方应该就是入口了。”安林点了点头,开始走出光柱,来到古墓的门前。 蓝小倪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一言不发。心中祈祷着眼前的大佬,一定不要理会她,完全忽略就最好了! 结果,安林蓦然停住了脚步,回眸望向蓝小倪。 蓝小倪娇躯轻颤,目光有些躲闪:“怎……怎么了?” “你,先进去。”安林开口道。 蓝小倪美眸圆瞪,正欲发怒,但看到安林冷漠的瞳孔后,又好似一盆冷水从头倒下,心都凉了…… “怎么可以这样……”人鱼公主委屈极了,泪水在眼眶打转。 她知道自己被安林当探路的炮灰使了。 堂堂灵鱼族的公主,族长蓝仙阳的掌上明珠,何曾受过这等委屈?她不能屈服,赌上灵鱼族的尊严,都不能这样委曲求全! “别墨迹,快去!”安林大声呵斥道。 “好……好的!” 蓝小倪贝齿紧咬着薄薄的嘴唇,低头走在安林的前面。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为了灵鱼族的未来,她愿意忍辱负重…… 蓝小倪走到大门前,伸出双手紧贴着大门,想要推开。 不料大门好似一堵坚不可摧的墙,无论她如何用力,都无法推开。 蓝小倪微微颦眉,正打算使用其他方式,门旁的鱼首和龟首同时动了起来,直视着蓝小倪张嘴,一阵恐怖的空间之力传来。 “啊……!” 蓝小倪尖叫一声,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安林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进入古墓里了吗? 话说,要是能空间传送进入古墓,那它们放个大门在这里,有毛用啊?! 正犹豫要不要像蓝小倪一样站在门口正前方,那鱼首和龟首便似有所感,将目光转向安林,张开了嘴巴。 “握草!” 安林惊呼一声,天旋地转的感觉就袭来! 强烈的空间转变。 双眼再次恢复清明,他已经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天地。 天空是灰蒙蒙的,有光芒笼罩整个大地。 无数古剑倒插在大地之上,一眼望不到尽头。 锋锐,苍凉,莽荒之感,笼罩在周围的空间。 “无限剑制?!”安林双眼明亮,非常的兴奋。 他能感受得到,每一柄古剑可能都有它的征战和鲜血,有它的历史。当无数的古剑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所积累的剑势甚至可以戳破苍穹! 轰轰轰…… 不远处传来强大的能量波动。 安林抬头望去,发现蓝小倪正朝某个方向飞去,素手翻转,施放着一道道极为强大的术法。 无数古剑从地面冲天而起,主动攻击着蓝小倪! 精湛的水之力和古剑碰撞,爆发出惊天的轰鸣声。 “她在打啥呢?”安林愣了一下,朝蓝小倪前行的方向放眼望去,双眼渐渐亮了起来…… 蓝小倪鱼尾摆动,每一次跃动,都能在空间激荡起波纹,身子快速跨越虚空,好似在水里游动般朝前方靠近。 一柄柄古剑似乎受到刺激,携带着惊天剑势,朝蓝小倪飞斩而去。 蓝小倪扭动着灵活的腰肢,躲避飞剑的斩击,实在躲不开的,就用蕴含极强水之力的双手将其拍开。 “快了,这些飞剑虽然威能极为恐怖,但我还能勉强抵挡。” “还有几百米,那个项链就是我的了!”蓝小倪目光炽热地望着不远处,那里有一柄巨大的古剑倒插,古剑的剑柄系着一条蓝色项链。 轰隆! 就在这时,一股极为恐怖的能量从身后席卷而来。 “啊……!”蓝小倪尖叫一声,急忙躲开。 这时,那个身影已经超过蓝小倪,一马当先! 无数的飞剑跟在那个身影的身后,男子转身一瞥,单单一掌拍向那些飞剑,力道就足以将虚空扭曲。 砰砰砰! 所有的飞剑都炸了。 “哼,都是些什么辣鸡剑,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男子冷哼一声,来到那巨大古剑面前,极为干脆利落地将项链拿起,收入纳戒之中。 蓝小倪:“……” 安林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却看到蓝小倪正望着自己。 “你瞪我干嘛?”安林皱眉道。 “没……没什么?”蓝小倪吓得不停摇头否认,连胸也跟着摇一摇,强行压制心中的悲伤和愤怒,委屈极了。 如此光明正大地抢东西,抢完之后还没有一丁点的负罪感,这种男人,蓝小倪换做以前,绝对要将他大卸八块! “没事就不要乱瞪人,不然我还以为自己做了啥天怒人怨的事情呢。”安林语重心长地开口道。 蓝小倪震惊了,你自己做了啥,难道没有一点逼数吗? 收了那项链后,周围的古剑再次安静了下来。 安林有些迷茫地望了一眼四周,暂时找不到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这才将目光转向蓝小倪,再次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