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西海的海妖们 (第二更)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西海的海妖们 (第二更)

移动天星海岛是天龟族活动的主要领地。 据说它是一座漂浮在西海,按照一定规律移动的海岛。 没有任何种族的生灵与那海岛有直接联系,别说传送阵了,连航行线路都没有。 “许小兰说,我来到了这里自然就懂了。”安林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喃喃道,“所以,我到底懂了什么?” 缇娜点着下巴道:“懂得了你的无能?” 安林:“……” “小娜,你变了。”安林一脸心痛道。 小娜再也不是那个贴心小棉袄了,会扎心了。 骨玉仙虫将目光转向了西北方,弱弱开口道:“主人,是不是那个方向,我看到了一个很大的亀头?” 亀头? 安林震惊了,这东西能有多大? 他将目光转向西北方,极远之处,似有一层薄薄的水雾笼罩。 一个好似乌龟脑袋的黑影,若隐若现,非常巨大。 看到这个东西,要是还没能和天龟族联系在一起,那就真是睿智了。 怪不得许小兰说,安林来到这里就懂了,方向的确很明确! “我们走。”安林当即不再迟疑,御砖朝亀头飞去。 远处的白雾中的亀头虽然在视野之中,但这并不代表两者的距离就很近。主要还是因为那黑影过于巨大,并且视野极为开阔,这才让安林看得到它的存在。 “哇喔,安林巨人,快看那个地方,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啊?”缇娜一脸好奇地指向某个方向。 安林发现湛蓝的海下,有一团极为巨大的黑影,正快速朝他们的方向靠近,给人一种风雨欲来,极为压抑的感觉。 他好奇地停住板砖,想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轰隆隆…… 这时,无数的水花炸起,只见成千上万只黑色的鱼儿好似导弹般扑向安林,张开了血腥的锯齿嘴巴。 那种密密麻麻异兽,共同结合起来的气息,变得极为强大可怕。 “它们是西海中十大凶兽之一的噬骨鱼,单体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是成群结队共同进攻,却能发挥极为恐怖的能量!”见多识广的骨玉仙虫惊呼一声,快速解说道。 它怕自己解说慢了,安林就先它一步把这些凶兽团灭了。 安林望着飞扑而来的上万只噬骨鱼,抬起手,对着虚空猛地一按。 元气构成的巨大手掌从天而降,将所有的噬骨鱼笼罩在内,无情地拍落! 嘭嘭嘭……! 所有的噬骨鱼因为承受不住恐怖的力量,同时爆开。 血花飞溅,海面上好似下起了血之暴雨。 骨玉仙虫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它说得快。 这群所谓的西海十大凶,果然被团灭了。 安林仅仅出了一掌,就完成了团灭的壮举,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其实生物可不可怕都是相对的,要是育灵修士遇到这群鱼,那就是绝望。可惜,这群鱼遇到的是安林。 任何恐怖的生物,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个笑话。 安林继续前进,他之所以没有加快速度,都是为了让缇娜开阔一下眼界,看看海里有什么好玩的鱼。 是的,对于寻常修士而言,西海是危机四伏的恐怖之地。 但对于安林他们来说,这里只是郊游看风景的地方。 “哇,安林巨人快看,这个章鱼好大,触须却只有三条!这是三脚章吗?”缇娜瞪大着漂亮的双眸,兴奋地说道。 高达上千米的巨型章鱼怒嚎一声,三条巨大的触手携带排山倒海的气势,朝缇娜猛拍而去,似乎在表达着它被乱取名的不满。 安林二话不说,一个撼山拳,将那巨型章鱼轰成了肉沫。 “这是西海鬼手魔章,出没于大海深处,实力……”骨玉仙虫还未介绍完毕,章鱼就被秒杀了。 她的声音急急顿住,一股憋屈感油然而生。 “哇哦,小骨妹妹好厉害,懂得真多呢,你继续说吧,我还想听。”缇娜扬起可爱的笑脸,十分善解虫意地开口道。 骨玉仙虫一脸忧郁地望天,怪都被收了,还继续解说,有卵用? 激情都没有了。 就好像要杀一个魔王,肯定是事前介绍那个魔王如何如何牛逼,难道等魔王被安林一锤秒杀后,再介绍那个魔王如何如何牛逼? 这特么不是有病么?! 安林等人一路前行,杀死的海怪都被安林收入纳戒之中,改天弄点海鲜吃,也算是物尽其用。 就这样,他们一路前行了数万里。 冲出来志愿当海鲜的海怪,已经塞满五个极品纳戒。 期间他们还遇到了高智慧生命,水母一族,以及海胆一族。 这些种族,多半是战五渣,除了悍不畏死无脑干的海胆战士有点烦之外,水母遇到安林,都是默默避开的。 安林等人,以无敌之姿不断前行,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白色水雾。 “很好,终于要进入迷雾之中了!” 他的心神微微提起,终于要和守界十族之一的天龟族打交道,他心中还是挺紧张的。 与此同时,海心宫内。 一声声清幽的啜泣声响起。 五官宛如上天精心雕琢,精致无比的美人鱼,偏着蓝色鱼尾侧坐在椅子上,哭个不停。 “公主,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啊。”一名鱼人侍卫劝说道。 “呜呜呜……我又不是因为那混账死了而哭,我是哭我怎么瞎了眼,会看上那种歪瓜裂枣。” 正在哭泣的,正是灵鱼族的公主,蓝小倪。 鱼人侍卫闻言一愣,安慰道:“您没瞎眼啊,陈南少主英俊潇洒,美艳绝伦,是顶呱呱的大帅哥啊!” 蓝小倪哭声一滞,瞪大了双眸,对着鱼人侍卫怒目而视:“你的意思是说……陈南不是歪瓜裂枣,是我瞎了眼,把他说成歪瓜裂枣?” 鱼人侍卫懵逼了。 他的话可以这样解读的吗? 蓝小倪怒不可遏,大喊道:“来人啊!把这鱼给我拖出去斩了!” 瞬间,两个暗影侍卫冲了过来,将鱼人侍卫拖出了门外。 “冤枉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公主大人,饶命啊!!” 鱼人侍卫泪流满面,做着最后的挣扎。 蓝小倪不去看它,继续哭。 鱼人侍卫,用宝贵的生命去向我们证明了…… 生气中的女人,是丝毫不讲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