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爱她和救她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零一十章 爱她和救她

白瑶一觉不醒。 除了有呼吸外,生命体征正在渐渐变弱。 一个可怕的猜测在小丑的脑海中升起, 小丑抱着身子逐渐变冷的白瑶,不停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小瑶,小瑶,你别吓我啊!” “快醒醒!” 小丑抱着怀里的女子,害怕得浑身发抖。 他差一点就崩溃了,在满是绝望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某个人。 那个在在任何绝望时刻,都能创造奇迹的人! 小丑急忙炼化了白瑶的纳戒,拿出了里面的传音符,尝试联系那个人的气机。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传音符被秒接了。 “喂,安哥,我……”小丑有些哽咽,说不出话来。 “别废话了,你和白瑶在哪,我立刻来找你!”安林的声音传来,干脆利落,语气之中带着急切。 一种难以言喻的暖意和希望充斥着小丑的心头,他立即将自己的方位给安林说了一遍。 “小瑶,你不会有事的,安哥来了,他很厉害,一定能救你的……”小丑抱着怀里的女子,不停叨念着。 他从未像现在这般无助,像现在这般痛恨自己的无能。 没多久,一个裂缝开始出现在不远处的虚空之上。 安林从空间的通道之中走出,身旁还有大白和缇娜。另外也有一个小丑极为熟悉的身影,白瑶的母亲,白暮雨! 白暮雨脚步一踏,就来到了小丑的面前,伸手将白瑶从小丑的怀中拉走,并施展了一个术法仔细探查着白瑶体内的状况。 “情况怎么样了?”安林也飞了过来,急声问道。 白暮雨脸色肃然,没有说话,伸出一根纤纤玉指点在白瑶的眉心,无数金色的符文顺着她的手指流入白瑶的头部。 众人安静地看着,不敢打扰。 小丑更是死死地盯着白瑶的脸色,期盼着她能够醒来。 片刻之后,金色的符文消散。 白暮雨的脸上出现细密的汗珠,剧烈地喘息着。 “瑶儿还有三天可以活,我们必须在三天内把陈南抓来!”白暮雨神色凝重地开口道,说完之后还狠狠地瞪了一眼小丑。 小丑身子一缩,罕有的心虚。 不过他还是急声道:“把陈南抓来,小瑶就有救了吗?” “是的,让瑶儿和他结婚,行男女之事,力量交合,阴阳气息相融,就可以压制住瑶儿暴乱到无法控制的寒阳根。”白暮雨斩钉截铁道。 场面顿时一静。 这话宛如一道惊雷劈在小丑的脑海之中,让他全身颤抖起来。 就连安林,缇娜,大白也懵了。 这特么……和陈南行男女之事就能救白瑶?开什么玩笑! 不过这样似乎也就能解释得清楚那个荒唐的婚礼了。 “这些天我一直在派人追寻陈南的踪迹,最新发现他已经到了西海的海心宫,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白暮雨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安林等人道,“此外我还缺少力量,需要你们的帮助。” 场面出奇的安静。 “不……我们不能去……” 小丑紧握着双手,几乎低吼着说出这句话。 白暮雨望着小丑,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怒斥道:“你疯了吗?为了不让白瑶结婚,你竟想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就你这个样子,也敢说爱她?” 小丑望着沉睡的白瑶,灯泡般的双眼流着泪,使劲地摇头道:“不是的,我知道她,要是真的让她和陈南结婚,她会活得比死了还痛苦。”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白瑶会在婚礼等着小丑,然后和小丑私奔,宁愿自由地活一个月,也不愿留在那里。 “你……!”白暮雨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喘着粗气。 小丑倔强地抬起了头,双眼还在流泪。 这或许就是小丑和他准丈母娘之间观念的不同了。 感性的小丑,选择了白瑶所选的路。 他并不想出现为了心爱之人活命,而将白瑶拱手让人的桥段,即使那个代价是死亡……他觉得那样会让白瑶更痛苦! “别生气,我们先冷静一下,或许还有其他方法呢?”安林急忙在中间调和,这个时候争吵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还有什么方法,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 白暮雨双拳紧握,生气道:“瑶儿的寒阳根是罕有的阳中透寒的灵根,那灵根的力量越来越恐怖,已经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也只有纯正的阴属神火,才能和瑶儿的力量中和。” “我等了这么久,才找到一个陈南,要是没有陈南修炼至大成的暗腐神火,我拿什么去救瑶儿?你们行吗?!” 白暮雨越说越激动,美眸之中也是闪烁着泪光。 这近百年来,因为这件事,她和女儿的关系也越来越不好。 但是身为母亲,她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去? 就算是让女儿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只要能保住女儿的性命,她是绝对不会犹豫的! “那个……我……”小丑缓声开口。 “你什么你!你能救瑶儿?你们不愿和我配合,我就找其他方法!”白暮雨抱着白瑶,转身就走。 “我是说,我或许能救小瑶。”小丑急声开口道。 白暮雨脚步一顿,转身回眸。 这时,小丑的双手突然升腾起了黑色的火焰。 那火焰炽热的温度下,蕴含着宛如深渊一般的幽暗深邃。 他开口道:“你说只有纯正的阴属神火,才能和小瑶的力量中和,我的神火,似乎也是纯正的阴属神火……” 白暮雨呆呆地望着小丑手中的神火,挪不开双眼,甚至忘记了一说话就被打脸的羞愧。 “神火……这竟然真的是阴属神火……”白暮雨喃喃开口。 “这么说,丑哥能和白瑶结婚,行男女之事了?汪!”大白兴奋起来,圆溜溜的双眼变得明亮不已。 白暮雨:“……” 小丑闻言,脸罕有地红了一下,低声道:“只要能救小瑶,要我做什么都愿意……” 白暮雨咬牙切齿,这台词怎么回事,这世界不知道有多少生灵,爱慕着白瑶,小丑那表情倒好像是他受委屈了? 安林微笑开口助攻:“白瑶和我家小丑本就相爱,如今小丑又恰好有中和白瑶体内力量的神火,这可能就是天意吧,他们本就该是天生一对。白暮雨道友,依我看,这婚礼尽早办了吧。” 这话合情合理,天衣无缝,完全挑不出毛病。 安林一脸微笑,补刀道:“纯正阴属神火世间难有,难道你要你女儿嫁给一个之前想要害她性命的男人?” 这一句话就真的是暴击了。 彻底将焦急到有些丧失理智的白暮雨弄得醒悟了过来。 安林心中默道,我才不会告诉你,我也有一种纯正阴属性的神火呢。毕竟,作为主人,要为了小丑的幸福着想啊! 落月炎,了解一下? 白暮雨将目光转向不远处丑得出奇的猴子,陷入了沉默之中。 难不成…… 真的要让自己美若天仙的女儿,嫁给这个丑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