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 君子报仇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第一千零八章 君子报仇

红斗的火焰都萎靡了一下,惊恐道:“安林老哥,你这是什么意思,电疗,火疗?我们没受伤啊,我不需要疗伤!” 安林摇头道:“我觉得你还是有问题的。” “明明没问题,你说我哪里有问题?”红斗不服气道。 安林冷笑道:“你脑子有问题。” 红斗:“……” 轰隆!雷霆轰鸣,神火汹涌。 瞬间吞没了方圆数百米的范围,伴随着红斗的惨叫声。 蹦蹦蹦……啪啪啪……哒哒哒……噗噗噗…… 已经走远的岳斗,回头望向那激烈的场面,不由得十分欣慰:“我孙儿和安林的关系真的是好啊,才见面没多久,就热烈切磋起来了,善。” 红斗要是听到这句话,恐怕会直接泪崩。 这哪里是切磋啊,这是单方面被虐好不好! 自己的孙子被暴揍还说“善”,脑子被驴踢了吧?! 三分钟后。 打爽了的安林,停下了手,喘着粗气。 红斗躺在地面上,鼻青脸肿,身体开裂,极其地凄惨。 它心塞极了,想当年,它还是和安林激战过,一起坐过牢的好对手,如今它却成了个单方面挨揍的沙包…… “红斗,知道你哪里错了吗?”安林居高临下,冷笑着问道。 红斗泪眼朦胧,想了想,忽地眼睛一亮,认真道:“我不应该提起,你被白瑶绿了这件事,因为这戳到你痛处了……” 安林:“……” 蹦蹦蹦……啪啪啪……哒哒哒……噗噗噗…… 红斗被鞭尸了。 这种猪队友,不要也罢! 最终,又一次打爽了的安林,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红斗好好地解释了一遍。 红斗一脸震惊:“原来事情是这样,你早跟我说啊,害我白白挨打了两次,这不是坑我吗?” 安林呵呵冷笑:“我这是高估了你的智商上限。” 红斗:“……” 这话听着好扎心,红斗想要怒起而锤之,但一想到安林那恐怖的实力,它还是默默打消了那个念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红斗穷! 安林自然懒得理红斗,赶紧联系青狐一方,对大众澄清事实,否则这个绿帽子就摘不下来了。 一众宾客恍然大悟,原来安林没有被绿! 处理完这些繁琐的事务后,太阳已经渐渐落山。 本来,这场婚礼到了晚上才是重头戏,会有各种烟花和仙法覆盖全城,全民欢庆…… 如今新郎和新娘都跟别人跑了,那个重头戏自然也就不了了之。总不能继续欢庆活动吧?狐族丢不起那脸啊! 就这样,远道而来的一众生灵,简单聚一聚,再看一看狐狸妹子唱歌跳舞,今晚就这样过去了。 其实这些表演,对于一众生灵来说,都已经变得索然无味了。 因为,大戏在白天已经演完了,剧情比它们预料的要精彩百倍,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难以忘怀…… “来得不亏啊!” “何止不亏啊,简直是血赚好不好!” “太初异事录里面的故事,都没这个好看。” “不知为何,我最喜欢白瑶公主和丑猴子这一对。” “我也是,别的不说,单单那一个吻,我就知道他们是真爱。” “听说丑猴子,是四九仙宗的长老,安林来这里,就是为了帮他的兽宠。真是没想到啊,我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度化尊者的本尊。” “我还以为安林被绿了,害我白激动了。” 宴会上,各大宗门的代表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 很显然,主要的讨论话题,都集中在白瑶和小丑身上,毕竟他们给众生灵的冲击是最大的,就好像美女与野兽,很容易挑起g点。 至于蓝小倪和陈南,也有生灵谈论,不过多数集中在灵鱼族和狐族的关系上,狐族内部的矛盾肯定会因这件事而激化。 安林,缇娜,大白,拿着令牌,在白狐族的皇宫内闲逛。 这一次闲逛,和上次不一样,光明正大多了。 心情也不一样,安林现在看着这皇宫,就像看自家人的产业一样。 “诶诶诶……说你呢,漂亮的小男狐,你把这棵树给挪走了,这树风水位置,不符合元气调和之理。”安林指手画脚道。 一个长相清秀的白狐狸瞪大了双眼:“人类,你谁啊?” 安林昂首挺胸:“我的兽宠将和你们的二公主结婚,你说我是谁?” 小男狐震惊了:“是你!那个差点被绿了的男人。” “噗嗤……” 大白和缇娜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安林绝望了,这尼玛,什么叫差点被绿啊! 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好吗!根本就没有的事情啊! 他气得又想锤红斗了。 靠!名声都被红斗毁完了。 小男狐得知了安林的身份后,果然十分乖巧地将那棵树挪走。他虽然对安林的认知方面有误区,但这并不妨碍安林在他心中的威望。 安林有些郁闷地继续往前走,进入了一座规模比较大的宫殿内。 白暮雨早已在宫殿之内,看到安林等人便起身相迎。 她们白狐一族势力强大,但四九仙宗同样不弱。 甚至有传闻,在某条灵矿纠纷上,宗主安林仅仅一人,就把东海龙庭的龙王和第一强者怼得要死要活。 也正因为如此,白暮雨作为白狐一族的掌舵者,却没有托大,和安林的相处是平辈相交的。 “安林宗主,不知你是否有小女的消息了?”白暮雨急切问道。 安林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你走后,我又打了好几个传音符给小丑,但依旧没有人接听。” 嗯,实际上,他一个也没打,生怕打扰了小丑的春宵一刻。 白暮雨微微颦眉,脸上满是愁绪。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有些心急的。 “哎呀,亲家,你别着急,年轻人嘛,肯定要放飞自我一下,等他们想明白了,自然就回来了。”安林安慰道。 白暮雨横了安林一眼,忍不住道:“我还没答应这事吧?” 安林讪笑一声,他也不敢得寸进尺,只是试探一下这位漂亮的大姐姐而已。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脾气还是相当的好的。 白暮雨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又坐回椅子上。 “怎么了,该不会真的怕他们一去不回吧?”安林有点不懂她焦急的点在哪里。 “唉……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白暮雨轻叹一声,望着安林等人,开口道:“我家小女,现在的身体状况,要是没有了陈南的帮助,可能活不过一个月。”